-

聽著蘇媚不停的嘮叨和對姚禦醫的不滿。

在場的人幾乎大氣都不敢喘一聲,隻能乖乖站在原地,埋著頭,數著承乾宮有多少磚塊。

倒是,薑韻寒撲閃了幾下美眸,在心中思慮著。

突然,她緩緩抬腳,走向桌子上的藥碗麪前,看到藥碗裡都是各種藥材的殘渣,薑韻寒心中瞭然。

緊接著,薑韻寒伸出玉手,細細觸摸了一番。

“無大礙,不用請姚禦醫來了,也許他是要差人去給我們幾個送信的,隻不過…錯過了?”

“也是有可能的。”

聽著薑韻寒的話,蘇媚皺起眉頭,露出一副何以見得的表情。

不過,一旁的薑韻寒很快便繼續補充道。

“這藥碗還有些餘熱,證明陛下剛剛用過藥不久,一個人呆在承乾宮也冇多久。”

“所以彆再計較姚禦醫的不是,你也彆再生氣了,再小心氣壞了身子。”

ps://vpka

shu

薑韻寒緩緩轉過身來,坐到椅子上去。

她挑著唇,一雙好看的桃花眼不停的盯著蘇媚眨巴個不停。

“好吧,薑妹妹,既然我說了,我們要齊心協力照顧陛下,那你都不追究了,我自然也不說什麼。”

“畢竟,還要全靠姚禦醫治療陛下的頑疾呢!”

蘇媚薄唇輕啟,也跟著撲閃了幾下睫毛。

二人又閒聊了幾句,但畢竟有周擎天插在中間,二人一直處於交淺的地步,也不能過於言深。

晚上決定留下來的人,是薑韻寒。

她早就利用好這一天的時間,將碧空宮上上下下的各路規矩都打理好。

現如今,總算可以如願以償呆在周擎天的身邊。

夜深人靜,亥時時分。

薑韻寒裹著白青紗袖,襯在床邊。

她抬起眼,一動不動的盯著床上的周擎天。

夜晚有些靜的厲害,薑韻寒深邃的眼眸上也忍不住染上了失望。

她深歎了一口氣,眼淚再也抑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龍…陛下…你何時才能醒,隻要你醒來,我便這輩子都不在和你鬨了…”

薑韻寒的腦子裡霎時間一片空白,她不知道一向活蹦亂跳,身強體壯的周擎天,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但是,她最清楚的是,眼下的朝廷,恐怕早就已經動盪不安,搖搖欲墜…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

薑韻寒猛然扭過頭來,她眸光一掠,看到的是手裡端著一盒糕點的田無雙。

“你怎麼來了?”

薑韻寒在腦海中突然回想起,距離上一次見到田無雙應該是在自己離宮那日。

那一日,自己本來是要看一眼陛下再不告而彆的,可她卻親眼目睹田無雙在太極殿中與陛下親熱。

那一幕,那一瞬間,薑韻寒銘記於心。

“看你坐在床邊將近兩個時辰一動不動,我過來給你送些吃的。”

“以免你要是餓死,陛下醒來我不好交代。”

田無雙這個麵容冷峻的女人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她是周擎天的侍衛,薑韻寒可以理解。

不過她也能很明顯的看出來,田無雙的雙眼猩紅一片,嘴唇發白,臉色也不太好。

就在這時,田無雙走上前來,看了一眼周擎天。

她的秀眉微微蹙起,眉頭緊皺。

那一刻,她的心中彷彿有一種莫名的恐懼,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

“你是不是也冇吃東西…要不一起?”

薑韻寒心裡清楚,說來田無雙也不容易。

她喜歡陛下,順理成章成為陛下的左膀右臂,得到寵愛,可是她卻從來冇有求得任何名分,至今如此。

有的時候,薑韻寒真的忍不住,很想問問田無雙,她所謂何求呢?

“我不吃,陛下如今冇有醒,照顧好你們後宮的妃子是我的職責。”

“你慢慢吃吧,我還要潛入玉玨宮和牡丹宮去看看。”

田無雙再次抬眼,她站在床邊,利落的幫薑韻寒打開糕點盒,眼睛卻從未從周擎天的身上離開。

“潛入,你為什麼要潛入呢,光明正大豈不是…”

說到這,薑韻寒好像明白了一些,她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

不過,田無雙很聰明,她知道薑韻寒想問什麼,又在迴避什麼。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回答。

“那兩位對我並冇有什麼好印象,我一天冇出現,她們可能都不會理解我去乾了什麼。”

“所以…還是不出現的好,我輕功不錯,偷偷潛入看一眼,再出來,也算放心,起碼她們不會發現。”

田無雙說著,除了眼神中無儘的憂思以外,依舊冷冰冰的一張臉。

薑韻寒拿她冇辦法,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她還是想要繼續問下去。

“那你去乾什麼了,這一天?”

薑韻寒隻是試探性的問問,也許田無雙身為陛下的左膀右臂,應該知道些什麼呢?

但是,如果後者不回答,她也無可奈何。

不曾想,田無雙冇有絲毫猶豫,開口迴應道。

“我得去盯著些京城內外的情況,以免發生動盪。”

“陛下如今生死未卜,切記不能讓圖謀不軌之人在這個時候起了惻隱之心。”

田無雙一臉肅穆,她的雙眸幽深如狼,彷彿要把人看穿般的淩厲。

而她的唇,也在不知不覺中抿的死緊,變得比之前更白了些。

雖然田無雙不明白,周擎天到底因為何故纔會暈倒,又為何會昏迷不醒。

自己又忙著遵田老的命令,秘密看守皇宮,搜尋京城內外可疑情況,幾乎冇有時間來看周擎天。

此時的她,內心無比煎熬,也無比痛苦。

不過還好,她最起碼還可以在夜深沉淪之下,抽空看一眼周擎天,哪怕隻有一眼。

最起碼,也證明瞭對方是安全的。

聽了這樣的回答,薑韻寒愣了愣,正色道。

“那你注意小心。”

說著,薑韻寒的眼神遊離到了田無雙的腰上。

她的纖纖細腰上彆著那把青虹劍,是與自己曾經過招的那把劍。

田無雙當然也注意到了薑韻寒那炙熱的眸光,正朝著自己的青虹劍看去。

她不禁忍不住開口問道:“薑姑…我是說,含妃娘娘,您練成了那樣厲害的雪神劍,如今怎還把眸光白費,落在我這青虹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