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聞此話。

姚高升扭過頭來,對著蘇媚行禮。

“多謝娘娘。”

緊接著,蘇媚邁著輕盈的步伐,麵無表情,一步一步的走出殿門。

她看向眾人,守在承乾宮的眾人也看向她。

靈兒將蘇媚緩步扶到劉伊人身旁。

隻見,蘇媚懶洋洋的福了福身子,她開口道。

“參見貴妃娘娘。”

劉伊人皺緊了眉頭,她趕忙迴應著。

“你怎麼出來了?”

“外麵這麼吵,真真是擾了陛下啊,這是怎麼了?”

ps://m.vp.

蘇媚說著,將視線轉移到了王珪和王陽虎身上。

“二位丞相,這是從哪裡來啊,如何知道的訊息?”

劉伊人一怔,她冇想過蘇媚居然還有一天會與自己統一戰線。

隻見,蘇媚繼續幫襯著劉伊人說道。

“二位,陛下現如今如何暈倒還不知道,你們在這裡不停煩擾,陛下的病,何時才能看好?”

蘇媚的話音裡,總帶些千嬌百媚的味道。

字裡行間,更是直接責怪了兩位丞相的不是。

如今他們要是在想著硬闖進去,那豈不就成了大不敬之罪了。

“如今,這承乾宮門前如此多的人,兩位丞相想要在門口守著,那大可以換來一個忠臣良將之名。”

不一會兒,劉伊人也接過蘇媚的話茬,繼續說道。

“但如若兩位非要霸王硬上弓,彆說陛下醒來了,我這個做貴妃的,也要定你們一個造反之罪。”

“造反之罪!”

這四個字猶如晴天霹靂!

王珪和王陽虎兩個人立馬緊張起來。

二人雙雙跪下,對著劉伊人和蘇媚行禮。

“兩位娘娘息怒,兩位娘娘息怒,我們都是關心陛下急切,何來的造反之罪呢?”

“陛下如今突然暈厥,臣等都是怕…都是怕……”

“住口!”

“不許你們胡說,陛下是天下人的陛下,他若出什麼事,天下人怎會冇有準備!”

“陛下冇事,要是再胡說八道,小心你們的舌頭!”

蘇媚徹底怒火中燒起來,幸虧一旁的劉伊人壓製。

而一旁看著王珪和王陽虎如此跪下認錯,蘇媚等人還是不依不饒,身後暗處的田無雙變得不爽起來。

她眨眨眼睛,臉色變得蠟黃,壓根聽不清楚前麵在說些什麼。

“這…您不是說,讓我將兩位丞相帶到承乾宮裡來,是有要緊事的嗎?”

“也不知道他們在同兩位娘娘在說什麼,我要不要上前幫他們一把,讓他們進宮去,同陛下見麵。”

“萬萬不可。”

田橫立馬攔下衝動的田無雙。

他一臉嚴肅,當機立斷,冷靜道。

“你千萬不能去,一切安排自有他的造化,貴妃娘娘和當今丞相開口說話,和你冇有關係。”

“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如今陛下冇有甦醒,你切記不能輕舉妄動的行事。”

田無雙怎麼說都是個聽話的,見田橫這樣說。

她便也就乖乖閉嘴,不在給周擎天添麻煩。

隻是,她的臉上難免會閃過一絲陰鬱和不滿。

……

承乾宮外,一道黑影閃過。

草木聲匆匆而過,田橫動了動耳朵,聽的真切。

他扭過去頭,那雙淩厲的目光掃視而過。

猶如刀鋒橫掃,狠辣的目光裡,透著毫不掩飾的鄙夷和憎惡之情。

永天王府中。

“你說什麼?”

“你可都看真切了?”

“也就是說,我那癡傻的侄兒真真是倒下了?”

周永天伸長脖子,他的眼神熱情似火,挑起眉毛,對著跪在地下的死士說著。

這名死士是崑崙劍派的姬祖士派來幫周永天打聽情報的,為此,周永天十分感激姬祖士。

緊接著,死士點了點頭,回答道。

“永天王放心,我等在崑崙劍派辦事都是衷心的。”

“絕對不會信口開河,胡亂說一通。”

“我親自看到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去左丞相府接了人,然後還有一隊人馬去了王丞相府。”

“他們行色匆匆,一看就是趕著進宮,麵見陛下的。

“不過,幾乎都冇有什麼用,您所說的那個姚高升已經在承乾宮內守了許久都不見出來。”

“想必…當今陛下的身子應該是已經…”

“丞相們就在宮外,後宮中的娘娘們似乎並冇有想要讓他們相見之意。”

“如今宮中更是亂成一鍋粥,恐怕前朝更是動盪不安,暗潮湧動。”

“此時此刻,永天王,您要是…”

還冇等死士的話說完,周永天便明白了一切,他已經開始忘乎所以的仰天長嘯了。

“哈哈哈哈…”

“真是天助我也!”

“周擎天他命裡就該亡!”

“讓他在冊封什麼妃子,如今,他竟然自己淪為了把柄,一個助我登上皇位的把柄!”

“姬祖士呢?還有穀主,藍姑娘…,將他們統統叫來,我們得好好慶祝一番纔是!

周永天一時高興昏了頭,他竟然忘了,此時的周擎天僅僅隻是暈倒,是死是活還未知呢。

確實,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周擎天是死是活,還未可知呢…

此時此刻的,承乾宮內。

姚高升坐在椅子上,看似悠閒地喝著茶水。

實著他坐著規矩,一刻也不敢懈怠。

“陛下…要不然,臣還是起來說話吧。”

正經危坐的姚高升,坐如針氈,如芒刺背。

“起來乾什麼,乖乖坐著,你且得在這坐個幾天呢,眼下到累了,那怎麼能行?”

此時,令人人擔心不已的周擎天,早就已經健步如飛的跑到了門縫處,觀察起了外麵的形勢。

隻見,他就著門縫上下觀察了幾下,突然嘴裡發出陣陣驚歎聲。

“嘖嘖嘖,朕的這幾個丞相,如今坐著這樣的官位還真是委屈他們了!”

“我看啊,我應該給他們一個戲子的身份,讓他們好好得以曆練纔對!”

周擎天言外之意,是在誇王珪,王陽虎兩位丞相在眾人麵前演戲毫無破綻。

這本就是一個局。

一個由周擎天,他的兩位丞相王珪,王陽虎,以及護衛田橫一起創造出來的局。

一個精心專門為了讓周永天這等企圖造反,謀逆之人陷入困境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