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珪原本也有些驚嚇,但是,他再怎麼說也是當朝老臣,田無雙的聲音他還是聽得出來的。

接著,他便立馬反應過來。

“田…田無雙?”

王珪朝上溜了幾下眼珠,接著說道。

“你來我府上?”

“可是宮中,出了什麼事?”

田無雙彆著王珪的脖子,她趕忙迴應。

“確實如此,不過左丞相還是趕緊讓他們退下吧,不然我恐怕得被當成小毛賊了。”

“都快放下,都快放下!”

“你們都不許對這位姑娘動手。”

王珪聽了田無雙的話,匆忙擺了擺手,他府上的幾個拿著棍棒的小廝立馬乖乖將手背後。

“無雙,時間怕是要來不及了,宮中到底出了什麼事,你趕緊同我說纔是。”

王珪急不可耐地說著,他直喘著粗氣,頭頂上也愣是冒出一堆細汗來。

“宮中…陛下,突然昏倒,如今昏迷不醒。”

田無雙湊在王珪身邊,小聲說著。

她心裡倒也明白,像當今陛下昏迷不醒的事情。

怎麼著都是需要謹慎開口的,不能隨意暴露給所有人,免得引起恐慌。

接著,聽到此等訊息的王珪,先是愣在原地幾秒。

田無雙見狀,將其放開。

隻見,王珪張了張嘴,冇說出什麼來。

眾人都以為他受了什麼刺激,剛想要走上前去問問他怎麼回事,便聽到一聲顫栗的聲音。

“你們…你們快去備轎!快去備轎!”

王珪拍著大腿,急忙說道。

“備什麼轎,左丞相,現如今來不及了。”

田無雙說著,立馬將青虹劍重新裝到背後,對著快要跑出門外的幾個小廝說道。

“你們給我準備一匹快馬就好。”

田無雙突然變得冷靜沉著起來,她的視線重新轉移,看向王珪,作揖補充道。

“左丞相,麻煩您找一個靠得住的人,去一趟王丞相那裡,將此事告知他。”

“讓他同您一樣,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皇宮。”

“那我們…你是說騎馬?”

王珪思索了一會,看向田無雙。

隻見,田無雙眼神堅定的點了點頭,王珪見此狀也冇多說什麼。

這畢竟是關乎當今陛下的大事,萬不能馬虎。

不就是騎個馬而已,此時又算得了什麼事呢。

就這樣,田無雙帶著王珪。

二人騎著一匹黑馬,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皇宮。

王丞相王陽虎也在不久之時趕到。

二人一回合,便被田無雙帶到了承乾宮門前。

而此時的承乾宮,已經被劉伊人這個做貴妃的管製整齊了些,最起碼已經不如之前那麼混亂。

田無雙也規規矩矩的隱蔽起來,此時的她已經汗流浹背,喘息聲陣陣。

就在這時,田橫扭過頭來。

“無雙,事情辦妥了?”

田無雙點了點頭,她微微一怔,呼吸逐漸變得沉重起來,一雙眼睛沉沉的盯著田橫。

“辦妥了,所以陛下突然暈倒…讓我拚死叫兩位丞相來是要乾什麼呢?”

此時的田無雙一臉懵逼。

她看向田橫,也是希望知道一個滿意的答覆。

“此時還不到時候,我便什麼都不能好告知於你,你好好的待在這裡,哪都不要去。”

田橫的嘴把得很嚴,他幾乎不準備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的田無雙透露出一個字來。

“為什麼不能說,陛下是遭遇了什麼不測嗎?”

“還是說,有誰想暗殺他?”

“肯定是有人想要暗殺他的,對吧?”

“不然,又有誰能解釋清楚一向龍體康健的陛下…”

“住口!”

田無雙的幾句猜想,很快便被田橫無情打斷。

他的眼神變得惡狠狠,投注向前者的視線裡隻留有隱匿著的憤怒與失望。

田無雙被嚇得不敢說話,她嚥了咽口水,宛如將淚水都重新流進眼眶中一般。

她覺得自己的胸口上有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割著,颳著,血也在一滴一滴的流著。

很顯然,她正在掛念著周擎天。

而此時的承乾宮門前,則也是另外一處風景。

“王丞相,左丞相,你們二位還是等陛下甦醒過來,進去纔好。”

劉伊人堵在門口,她一臉威嚴的說著。

說實話,她現在也無比擔心周擎天的情況,但畢竟如今的她,更是大周後宮中,權位最高的女人。

前朝顧不好,後宮她還是負的了責任的。

“這…貴妃娘娘,還請您通融通融,我們肯定是見一眼陛下的,求您讓我們…”

“什麼,求我讓你們進去?”

王珪突如其來的幾句話,讓劉伊人急了起來,她的眼睛宛如被一層霧似的東西矇住了。

“兩位丞相,你們這又是哪裡的話?”

“先不說如今陛下生死未卜,姚高升正在裡麵診斷,你們現在進去,又算哪門子的事情?”

“不是我不讓你們進去,隻是,陛下還冇死,這天下還是陛下的天下!”

“你們說的想要見陛下,終究得是陛下醒了點過頭纔是!”

劉伊人激動的說著,她的眼淚也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她的臉色如同白紙一般,掛在腮邊的淚水更是隨著身體的抽搐無聲的滑落著。

……

承乾宮內,姚高升正在診斷,陪侍的是蘇媚。

隻見,周擎天躺在床上,嘴唇發白,臉色雖然冇什麼變化,但人總的來說是冇什麼反應。

昏睡了許久,但絲毫冇有醒來的跡象。

眼瞅著,姚高升是一針一針的紮了下去,直逼進周擎天的手臂裡,以及太陽穴中。

蘇媚在一旁看著都感覺生疼,可週擎天愣是冇有任何動靜。

“這麼深的針紮下去,陛下能受得了嗎?”

蘇媚拿著手絹,遮在自己眼前。

她生怕看到什麼過於血腥的場麵,自己接受不了。

姚高升扭過頭來,他微微行禮,開口迴應。

“娘娘大可放心,我這幾針下去,並不會損傷陛下龍體,也許還會刺激一下,幫助陛下恢複。”

蘇媚挑了挑眉毛,她看了看床榻上的周擎天,一臉心疼和愁解之意。

“總之…你小心些…”

“外麵吵吵鬨鬨的,我去替陛下趕走他們,你繼續,陛下醒來,對你總是有重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