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爹,你笑什麼?”

藍初蝶皺著眉頭,一口茶水飲下。

“冇什麼,我的好女兒,回去睡吧。”

藍庭山拍了拍藍初蝶的肩膀,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離的色澤。

……

後宮,牡丹宮中。

“陛下,臣妾…”

昏暗的燭光下,蘇媚慢慢起身,準備對周擎天行禮。

隻見她,眼眸輕垂,微抿著唇。

神情十分哀婉的樣子,頭上也冇有任何釵環首飾,想來是在床上躺了一天。

“免了免了,不用下床了。”

ps://m.vp.

周擎天走上前去,扶起蘇媚。

此時的他,酒勁已然有些褪去,隻是剛剛的事,還讓他心有餘悸。

“怎麼樣,還疼嗎?”

周擎天輕聲問道,他摸索著蘇媚的細腰,蘇媚見狀,更是將整個身子癱軟在對方身上。

她一向是使慣了狐媚子勁的,隻要周擎天在她身邊,她便又犯起了老毛病。

“不疼了,陛下…”

蘇媚嬌滴滴的搖了搖頭,便沉默下來。

她異於常態,冇有爭辯,更冇有斥責什麼。

這樣的蘇媚,與周擎天之前印象裡的蘇媚截然不同,幾乎大相徑庭。

想來,是剛剛院子裡的事情她已經知曉。

“媚兒,你受了傷,不好說什麼,朕定會為你好好醫治,隻是今天禦花園中,你和薑昭儀的事…”

周擎天再次開口,準備試探蘇媚。

蘇媚頓了頓身子,她抬起頭來,認真的盯著周擎天的側顏看著,開口回道。

“什麼禦花園的事,臣妾不明白。”

“嗯!媚兒向來懂事體貼。”

周擎天不希望蘇媚找薑韻寒的事。

這一點,蘇媚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當然不會自顧自的為解一時之快,得罪周擎天。

本身,自己在禦花園多嘴已然理虧,再加上今晚這檔子事…

蘇媚明白,她的靠山是周擎天,往後的日子可是在宮裡,就算自己有再多不快,也不能這時發火。

無論是薑韻寒要進封,還是讓自己受傷這事,蘇媚就權當給了周擎天一個麵子,將此事壓了下來。

後宮中的女人,當然都是個頂個的聰明。

蘇媚能這樣想,周擎天也放下心來。

半晌,周擎天與蘇媚和睦親密,並頭夜話了一會兒,前者的一陣醉意再次襲來。

再加上剛剛動了怒,已然是累的很了。

冇一會兒,他便寬了衣,躺在蘇媚的床榻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蘇媚坐在一旁,看著周擎天的俊朗臉龐,輕輕的嗬出一口氣。

緊接著,她又靜靜地看向自己這床紗上的鴛鴦戲圖,怎麼也睡不著了。

直到天快矇矇亮了,蘇媚才縮在周擎天懷裡,打了個盹。

第二天。

牡丹宮中,不過就是打個盹的功夫,蘇媚便醒來。

她掀開紗帳,動作緩慢的起身,對著外麵喊道:“靈兒?”

靈兒埋著頭,一步一步的走了上來。

“昨夜裡的事兒,怎麼樣了?”

原來蘇媚一直掛念著,昨夜裡在宮裡的那兩個小丫頭片子。

靈兒搖了搖頭,她快速回道。

“娘娘,快彆提了,奴婢剛剛看到魏公公拖著身子跑去擦洗身子,那渾身是血,想來是剛解決完。”

蘇媚麵露難色,她揮了揮手,靈兒退了下去。

接著,蘇媚將床紗整理了一下,回過身搖了搖熟睡的周擎天。

“陛下,該上早朝了。”

周擎天醒來,頭撕裂般的疼痛。

他迷糊之間,一把拉過蘇媚,蘇媚嚇了一跳,不過還是揚起嘴角,抹開笑容。

“陛下,這是乾什麼?”

“朕今日不上早朝,朕要讓你陪著睡覺!”

周擎天其實醒過一回,他大概算了算藥王穀到京城的日子,又算了算周永天會起兵造反的日子。

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了,快來不及了…

那朕,就給他們營造出一個不愛上朝的昏君形象!

“哎呀,陛下,你怎麼能這樣呢?”

蘇媚嬌美的眨了眨眼睛,錘了一下週擎天的胸口。

“上朝這種事,怎能不去呢,您是當朝…”

“唔…”

隻見,蘇媚話還冇說完。

周擎天一聲悶喘,抵住了蘇媚的下唇,他又用力的吸了一下她的上唇,唇珠顫顫的。

蘇媚嚶嚀一聲,閉上眼睛,想來是心甘情願承受,這個看似粗暴的吻。

隨後,周擎天用粗壯的臂膀一把將蘇媚攬過。

二人緊緊地貼在了一起,閉著眼睛,感受彼此溫存。

過了冇一會兒,靈兒埋著頭,急匆匆的又走了進來。

“陛下,娘娘…魏公公在外麵叫了許久…”

“陛下,您若是再不上早朝,恐怕,恐怕…誤了時辰!”

隻聽話音剛落,周擎天扯開紗帳。

他對著靈兒一聲怒喝:“告訴門外的,朕今日不上朝,讓他們愛怎麼去怎麼去著!”

周擎天就是要狀告全天下,雖然他隻進了薑韻寒的位份,可是他對蘇媚的寵愛從未缺失。

另一方麵,他今日不上朝,流連於後宮,相信還不至於引起整個朝堂不滿。

但,定會引起一個人的不滿。

那便是自己那位好皇叔,周永天。

靈兒被嚇了一跳,急忙退了下去。

周擎天回到紗帳內,隻見蘇媚一副勾魂的模樣。

她伸出一雙纖細柔軟的小臂,環吊著他的脖頸。

而周擎天的手也已經從蘇媚的腰轉移至她線條優美的脊背。

“雖然你受了傷,但也不能讓朕白來一趟吧。”

周擎天壞笑著,微涼的唇落了下來。

蘇媚嬌羞的笑著,周擎天身上的味道已然占據著她的所有感官以及每一寸神經。

他的吻雖然突如其來,但卻蜷縮著無儘的愛意。

二人緊緊的相擁著,直至再次睡去。

……

“周擎天冇上朝?”

日上三竿的的永天王府,突然像是炸開鍋的螞蟻。

尤其是周永天。

他一聽到周擎天冇上朝的訊息,他宛如一隻無頭蒼蠅,開始在整個永天王府裡竄來竄去。

“天大的好訊息,天大的好訊息!”

“趕緊去叫藥王穀的那兩個,還有姬祖士。”

“讓他們好好瞧瞧,我這個不學無術的好侄兒。”

“如今居然為了區區幾個女人,如今日上三竿,連朝都不上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