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在一旁的暗處,悄然聽到了這名字。

猛然之間,他清醒過來。

什麼醉酒,難道還比得過慕容婉兒來的重要。

魏忠賢也聽得清楚,他瞠目結舌,嚥了咽口水。

他心裡清楚,一場暴風雨怕是馬上就要襲來,便立馬看起了一旁的周擎天,那黑壓壓的臉色。

隻聽草叢之中,立馬傳來一陣噓聲。

“你胡說什麼,慕容婉兒?”

“慕容婉兒的名諱也是你我之間能隨便說出口的!”

“這有什麼的,眼下已經是深夜,醜時時分,連我們的昭儀娘娘都睡下了,難不成陛下還能醒著偷聽我們說話不成?”

草叢之中,二女討論的越來越激烈。

周擎天強壓心中怒火,但實際上他的一張臉已經變得鐵青,再加上再來之前,吃了冷茶。

ps://m.vp.

現如今,更是如同木樁子般僵硬。

隻覺得四周空蕩蕩,這兩名婢女的話,壓根就是如同鋒利的劍,一刀一刀的捅在了他的心窩裡。

慕容婉兒,周擎天又何嘗不想念自己的婉兒。

隻聽,草叢之中的對話還在繼續…

“慕容婉兒自然是配得上皇後稱號的,畢竟她跟著陛下的時間是最久的。”

“再加上,她又是個心懷天下之人,如若她做了皇後,自然是會善待後宮人的。”

“可是,說歸這樣說,她已經冇理由成為皇後了。”

“嗯?這話從何說起,她不是向來很受恩寵的嗎?”

“假如有一天她重返宮中,我和你賭二十貫錢,陛下一定恩準,必定允她做當朝皇後。”

“胡說八道,你趕緊呸呸呸!”

“有什麼好事,你能不能想想咱們的蘇昭儀,讓她做皇後,我們可就是皇後身邊的婢女,自然和那些普通婢女不同。”

“更何況,你還不知道吧,傳聞慕容婉兒之前是陛下親哥哥的女人,如此**,怎麼做當朝皇後?”

隻聽得,婢女話音剛落。

暗處的周擎天再也控製不住自己。

他的胸口如同壓著千斤巨石,每每呼吸一次,都顯得格外困難。

“豈有此理,魏忠賢,給我抓住那兩個賤人!”

“老奴遵命!”

隻見,周擎天一聲怒吼。

整個牡丹宮到處亮起了火光。

十幾名禁衛軍聞聲衝進牡丹宮來,太監…婢女…以及蘇媚也一瘸一拐的,都從宮裡跑了出來。

蘇媚散著頭髮,看樣子是已經歇息下了。

她披著一件黃色繡著鳳凰的碧霞羅,翠水薄煙紗。

容貌依舊姣好,冇有什麼外傷,眉頭緊緊皺著,向來今天的事應該是還有些計較著。

而她那纖長濃密的睫毛簌簌抖動著,如同輕顫的蝴蝶,慌張著,惴惴不安。

“陛下,你怎麼會…”

一聽到這樣的話,周擎天再也控製不住,他將怒火沖天,傾訴在蘇媚的身上。

畢竟慕容婉兒,便是他心中的底線。

“你看看你身邊的好婢女,滿嘴噴糞,汙衊朕的人,這都是你教出來的結果?”

“竟然落得個自己被宮裡的宮女胡亂調侃,做不了皇後的閒言碎語!”

蘇媚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她聽著周擎天對自己說的話,一頭霧水。

出了宮門就被罵的她,不禁眼神變的淩厲起來。

隻是,剛想反駁些什麼之時…

隻見周擎天已經好久冇有發過這麼大的火,這句話一出口,眾人紛紛跪拜,不敢多吭一聲。

稍有些做的不妥的地方,惹怒當今聖上,那便是滿門抄斬的死罪。

蘇媚被人扶著,也一同跪在了地上。

她不由地臉色一變,從茫然無知到幾分怒意。

那兩個躲在草叢中,竊竊私語,妄議慕容婉兒,侮辱當今聖上的兩個婢女被拉扯出來。

當場,魏忠賢快速拿過禁衛軍的劍,用劍鞘狠狠的錘了她們幾下。

“該死的醃灒東西,咱家可真是聽真切了!”

“你們居然敢侮辱當朝陛下,貴妃娘娘,甚至還有即刻便要封妃的薑昭儀和你們主子?”

“最重要的是…”

魏忠賢本來是想說出慕容婉兒的名諱,可細想想,瞥了眼在場的周擎天,便冇理由的跳了過去。

“這幾個人讓你們隨便侮辱,你們是有幾顆腦袋等著被砍呀。”

“如若是在宮中呆膩了,儘可跟我說,大不了把你們發賣到南曲班子裡就是!”

“用你們兩個人的臟嘴說出這幾位主子的名字也就算了,居然還要妄議皇後之位,咱家竟不知,這後宮主位是由你們兩個婢女做主選成的!”

魏忠賢說起話來,尖嗓尖音的,聽得讓人彆扭。

不過,他說的這幾句話,到底是把那兩個膽大包天,妄議皇後之位的婢女嚇了個半死。

如今,她們的主子也是個受不得風寒和疲倦的昭儀罷了。

奈何蘇媚有在強勁的手段,難不成還能保得住議論慕容婉兒,朝周擎天傷口上撞的區區一介婢女?

蘇媚冇在原地,受著冷風冇呆多久,便被已經冷靜下來的周擎天下令送回宮裡。

“我問你們,慕容婉兒的事,是怎麼知道的,何時知道的,又是誰告訴你們的?”

半晌過去,周擎天總算是開了口。

他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兩名下跪的婢女,她們二人之間的額頭上已經或多或少嗑出了血印子來。

不過眼下的周擎天,是萬萬不會可憐她們了。

“奴婢…奴婢…”

“剛剛不是挺厲害的,如今陛下問你們話,怎好的吞吞吐吐?”

魏忠賢又一句話將二人送上風口浪尖。

其中一名還算會耍些小聰明的,連忙跪著往前行了幾步,跪到了周擎天麵前。

“陛下,陛下,奴婢完全就是無心之舉。”

“什麼慕容婉兒,什麼當今皇後,奴婢是真真晚上吃醉了酒,胡亂開口啊!”

“閉嘴,還敢再提她的名字!”

“啪嗒”一聲巨響,在場人發了愣。

隻見,周擎天朝那婢女的臉上狠狠甩下一巴掌,惹得那婢女臉上火辣辣的生疼。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

“陛下要打要罰,隻求留奴婢一條活路吧!”

“活路?”

周擎天的臉上掛著一絲生硬的冷笑。

“還敢跟朕,求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