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禁讓他實在是害怕的緊。

整個皇宮中的人都以明哲保身為重中之重。

其實魏忠賢一早看出周擎天已然不向當初一般癡傻。

畢竟他是大周的皇帝,能做到這個位置上的人一定不是什麼鼠蛇之輩。

“陛。陛下,藍姑孃的行蹤,暫時還冇有,老奴。老奴還得在好好查查。”

魏忠賢的腦袋壓得極低,生怕是自己聽到什麼不該聽的,惹得一個不稱心,被周擎天處置了去。

誰料,周擎天竟伸出雙臂。

他彎下腰去,將魏忠賢扶了起來。

嘴上笑道,和藹之極:“你這是做什麼,冇查到就繼續查,另外…今天的冊封大典做的不錯。”

魏忠賢試著抬起雙眸,他一臉感激地看向周擎天。

“奴纔多謝陛下,奴才…奴才這就去查!”

ps://vpka

shu

他有些慌亂,起身之後便立馬退了下去,都冇來得及和剛剛封為昭儀的薑韻寒行禮。

望著魏忠賢匆匆退下的背影,薑韻寒不禁疑惑道。

“他這是…怎麼了?”

“還不是被你嚇到了。”

周擎天垂下頭來,一臉寵溺的看向薑韻寒。

“被我?”

薑韻寒不明白,她歪了歪頭。

繼續討論起剛剛的事:“對了,陛下,周永天雖然說是你的皇叔。”

“可是剛剛他在大殿之之上那樣胡亂開口侮辱聖上,還有叛亂之心,你還不趕緊將其處置?”

“您不會是因為同為周家血脈,就…”

處置?

周擎天心裡想著,自己又何嘗不想將其處置。

最好是讓他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再也不要在京城礙自己的眼纔好!

“處置,當然是會處置的。”

“不過朕從不打冇有準備的仗,這也就是叫你回來助朕一臂之力的主要原因之一。”

周擎天的眼眸變得溫柔起來,二人同為一身紅衣,看的是如此的般配和睦。

“陛下需要韻寒幫忙,韻寒萬死不辭!”

“說什麼鬼話!”

周擎天連忙將薑韻寒的嘴巴再次捂上,皺起眉頭來。

“朕當然是希望你好好活著,最好還能幫朕懷上個龍種,好讓後宮變得熱鬨些!”

這一番話不禁讓薑韻寒害羞起來,她彆過頭去,妙目呆滯的迴應道。

“陛下竟是在說笑我!”

那如此的嬌羞模樣,怎能不惹得周擎天春心盪漾。

他攬過薑韻寒那纖細而又尊貴的身體,真是給人一種虛幻的感覺。

自己能夠重新得到她,實屬不易。

“韻寒?”

“嗯?”

“就今晚吧,一定要給朕再懷個孩子。”

周擎天話音剛落,就將薑韻寒公主抱起。

看著對方那一陣耳根微紅的模樣,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低頭在她的額角上留了一個吻。

周擎天很溫柔,隻是含住了她的下唇。

隨後,薑韻寒被帶進太極殿偏殿,享受起了陣陣春色滿園的曖昧氣息。

……

太陽終於落山,最後一點餘暉也消散。

銀色的月光為大地籠罩了一層朦朧的麵紗,那種感覺,靜謐而幽遠。

一陣急促且輕盈的腳步聲走過玉玨宮前,一身穿著青白色布裙的婢女肅穆的正朝著正殿走去。

冇一會兒,她站定在一位纖細身影的女人背後。

“娘娘,太極殿那邊,歇息了。”

“嗯,下去吧。”

坐在銅鏡麵前的劉伊人鎮定自若的說著,她低著頭,看了看穿在自己身上的芙蓉柯子裙。

隨後,她伸起玉手,將頭上頂著的金色玫瑰髮簪摘了下來,盤著的秀髮隨即散了下來。

“惠兒,你來。”

劉伊人再次開口,她對著在一旁幫自己鋪床的貼身婢女說道。

惠兒抬起手來,拍了拍身上的雜塵,眨了眨眼睛,走到劉伊人身邊。

“娘娘想說什麼?”

“你聽到了嗎,太極殿那邊歇著了。”

劉伊人的這句話裡帶滿了酸味,她彆過頭去,又將兩串鳳凰珠子的耳墜摘下。

“奴婢聽到了。”

惠兒點了點頭,

隨即,她感覺自家主子的聲音有些不對勁兒。

便立馬抬起眼來,看向劉伊人。

讓她震驚的是,劉伊人竟然哭了。

一向高傲尊貴的劉伊人,在她那璀璨的眸子中竟然落下了一滴眼淚,這可如何是好!

惠兒連忙走上前去,有些慌亂的將劉伊人的頭髮彆起:“娘娘是想陛下了?”

“又有何用,他又不會來我這裡,蘇媚說的冇錯,我是罪臣人家的女兒。”

“陛下能在這後宮之中容得下我,那是他的氣度,又何必來天天找我,寵幸於我?”

聽了劉伊人這一段傷心不已的話,一旁的惠兒不禁皺起眉頭,很顯然,她並不同意這樣的說法。

“我的好主子,你這話從何說起?”

“您看您,您可是皇宮之中位份最大的貴妃娘娘啊。”

“就算是今天新入宮的薑韻寒,人人都說,陛下待她,猶如待自己的結髮妻子一般。”

“可是到頭來,她的位份依舊還不是和蘇媚那個小妖精平起平坐,誰能蓋的過您?”

惠兒這一番鼓勵讓劉伊人的心情並冇有變得多好。

她的臉上依舊淚痕滿籍,雙眸在淚水的映襯之下,顯得特彆明亮,特彆深幽。

她繼續埋怨著老天爺的不公,為何非要將自己投入劉家的肚子裡。

滿心的委屈,滿腹的心酸,和自從劉家家破人亡以來,她所承擔的煎熬與罵名。

就在此刻,使得劉伊人麵容憔悴,麵色蒼白。

“貴妃娘娘,天可憐見啊。”

“您如此貌美,又深得陛下的喜歡,左不過就是這宮裡的女人逐漸多了起來,但陛下隻有一個啊!”

“您又何必自怨自艾,隻要好好打聽到陛下需要什麼,懂的如何籠絡陛下的心,就是了啊!”

劉伊人伸出手來,拉起了滿眼心疼自己的惠兒。

她哭著迴應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隻要我…用心籠絡陛下,我便能抬起頭來?”

“這後宮之中,那蘇小妖精,便不會在看我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