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你知道…”

薑韻寒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置信。

“對,陛下都和我說了,而且他向我道歉,冇有照顧好你,冇有照顧好我太王妃唯一的親妹妹。”

太王妃的眼眸中滿含淚水,她的嘴唇也跟著抖了起來,眼眶之中陷入一絲淺淺的憂傷。

“韻寒,現如今京城出了這樣的事,既然陛下如此低頭請你回去,那就是說明你幫的上忙。”

“不要因為兒女私情,斷送了大周千萬百姓的命運,爹孃從小是怎樣教育你的,你竟然都忘了?”

說起爹孃,太王妃的聲音像是在發抖,她揚起一隻手來,蓋住了兩隻美目,哭將起來。

“姐,你這是…”

薑韻寒緊緊咬著嘴唇,她臉色發白,渾身微微發顫。

見姐姐竟然連爹孃都搬了出來,她也不禁濕潤了眼眶,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掉落在地。

兩姐妹抱在一起哭了起來,妍兒有些傷神,竟然也店了幾滴淚。

ps://vpka

shu

半晌,太王妃才抬眸,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覺得陛下騙了你,對不對?

太王妃的這句話如同一把利劍,瞬間插進薑韻寒的心裡,正中下懷。

“是,我是這麼覺得,我討厭他,討厭他瞞著我,他是陛下,並不是我的龍公子。”

薑韻寒說到這,不禁也抬起眼來,看著自己的姐姐。

她開始反問起來。

“難道你還知道,他那麼長時間以來一直都在假扮我夫君的身份?”

太王妃當然知道,這些都是周擎天曾經在西廂房裡,口頭告訴過自己的。

不過眼下見薑韻寒如此傷神,太王妃實在是不願意再朝著她的心窩子狠狠愛插刀子了。

“我不知道,我隻是知道他就是龍公子罷了。”

“韻寒。”

太王妃將自己的芊芊玉手蓋在薑韻寒的手上。

開始語重心長的勸說起來:“你聽聽姐姐的話,回宮去,不管你是愛陛下的,還是恨陛下的。”

“總歸是要回到他身邊,為他解憂愁的。”

“就當是為了大周百姓。”

其實太王妃不這麼說,薑韻寒也已經有了這份心。

一直以來她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現在終於有機會可以找個理由回到陛下身邊,何樂而不為呢。

雖然有些心結還是冇有打開,不過就如姐姐說的那樣,就當是為了大周的子民罷了。

太王妃府中,二女繼續促膝長談,相互依存。

而與此同時,熱鬨的皇宮裡,卻是另一番啼笑皆非,爭奇鬥豔的場景。

一張倩影正在大殿之上翩翩起舞,其身型悠然,宛如畫中人一般。

另一旁的宮女忍不住稱讚其為仙女下凡,甚至比其更美,更清新脫俗!

跳舞的人是蘇媚。

此時的她正站在承乾宮正殿內,穿著一身艾紫繡雪季蝴蝶藕絲裙,不停的擺著玉手,給自己扇風。

“陛下怎麼還不來呀,我這一隻舞都跳了好幾遍了,熱死我了,他到底懂不懂的憐香惜玉!”

蘇媚翻著白眼吐槽起來。

她深深地感覺到,是周擎天放了自己的鴿子。

“蘇昭儀息怒,應該一會就來,您的舞宛若驚鴻,宛若遊龍,陛下怎會不愛!”

宮女乖巧的溜著眼珠子,用儘畢生所學使勁說了幾句好聽的,誇讚著蘇媚。

蘇媚耳根子軟,聽了好聽的,便立馬揚起嘴角,再次傲嬌起來:“就數你會說話,那我再來一舞!”

“再來一舞,那我可得看看咯!”

正當蘇媚扭過頭去,準備再次翩翩起舞之際。

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女聲,伴隨著掌聲,那聲線剛勁有力,明顯就是衝著自己來的,想要嘲諷一通。

而就當轉過頭的一瞬間,蘇媚愣了愣。

是劉伊人!

雖然蘇媚壓根不願意和這位名義上的貴妃娘娘搭話,可是奈何尊卑有序,自己還是要做做樣子。

不然的話,到時候傳到前朝去,便是自己這位蘇昭儀的不懂事了!

“蘇媚參加貴妃娘娘,貴妃娘娘安康。”

說出這句話的蘇媚,幾乎是咬著後槽牙的。

行禮時也是微微一蹲,連宮女都看得出來,壓根就冇有什麼誠意。

蘇媚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自己會碰到劉伊人。

按理來說,這位貴妃娘孃的父親可是不詳之人。

她理應好好呆在她的玉玨宮,最好這輩子不出來。

要不然不小心被人取笑幾句,戳了脊梁骨,那可是難看死了!

這位有自知之明的貴妃娘娘,也的確是幾百輩子不出一次宮門。

不曾想…今日居然還能碰到,蘇媚翻起白眼,心想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嗯,起來吧。”

劉伊人畫著鳳凰涅磐妝,是如今大周內宮裡,最流行的妝容,穿著一件金色蜀錦大袖衣,富貴十足。

可以說,眼下劉伊人的身份是後宮所有女人之中最高的,當然穿的也就更華貴一些。

劉伊人滿臉的不屑,蘇媚也是一樣。

兩個就這樣誰也不讓誰的互相對視了一會,各自心懷鬼胎,火藥味十足。

“妹妹剛剛不是說要跳舞?”

“我已經準備好觀賞了,就是不知道這舞什麼時候起啊,好給你鼓掌啊?”

劉伊人的嗓子尖了幾個度,聽起來讓人有些難受。

她的臉上帶著淺淺的嘲諷之意。

如果說,今日蘇媚給她跳了這一舞,那明天傳出去,她就變成宛如歌姬一般,在自己這裡駁了麵子。

可她要是不跳的話,便是對貴妃娘孃的大不敬,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總而言之,現在的蘇媚,可以說是騎虎難下。

而正在太極殿上開會的周擎天,還不知道自己的寢殿裡,發生這樣一幕後宮爭鬥,熱鬨非凡的修羅場!

“我…貴妃娘娘,您剛剛聽錯了吧,我是說,讓我身邊的靈兒來一段舞,我給她指導指導罷了。”

蘇媚的反應極快,不愧是周擎天身邊狐狸主子一般的存在,她輕而易舉的將這件事哉到婢女身上。

而婢女會不會跳,跳的好不好,值不值得鼓掌,在劉貴妃眼裡,瞬間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