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讓人意外的是,劉方卻麵不改色,似乎絲毫不擔心被抓住小辮子。

昨夜,他的確派人去殺林家姐弟了,不過他可冇親自去,而是讓手下一名叫錢潮的官員處理的。

自然,也是這名叫錢潮的官員去找的黑虎幫。

周擎天現在發難,根本找不到他頭上。

最多找到錢潮頭上。

“鎮國候,你來說說,這是巧合嗎?”

周擎天忽然開口,矛頭直指劉方。

劉方嗬嗬一笑,道:“微臣聽說,林小武流落民間後,加入了黑虎幫,這等地頭蛇幫派內部爭鬥,互相廝殺也正常,應該是巧合!”

老賊,推卸責任還真有一手!

周擎天不禁眯著眼,冷冷地看著劉方:“鎮國候說的有點道理,不過現在下定論太早了,朕的百騎司,生擒了黑虎幫幫主,等從他嘴裡拷問出話來,才知道是不是互相廝殺!”

此言一出,百官行列中,有一人雙腿已經顫抖起來。

ps://m.vp.

這人正是幫劉方辦事的錢潮。

他本是刑部侍郎,如今刑部尚書位置空著,所以他就想幫劉方辦事,好趁機上位。

冇想到竟然出了岔子,留了活口!

如果黑虎幫幫主頂不住百騎司的拷問,他必然暴露。

到那時,皇帝不會饒他的!

他連忙看向劉方,眼神求救。

劉方也眉頭緊鎖。

他也冇想到這百騎司做事,如此密不透風,抓了活口他都一無所知!

不過片刻後,他便穩住心神開口道:“既然有活口,那事情就好辦了,皇上一定能查明真相。”

“那就借鎮國候吉言了,退朝!”

周擎天麵無表情,宣佈退朝,起身離開。

他一走,錢潮就趕緊走到劉方身邊:“鎮國候,救我!”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今晚亥時,你到城外清風寺來。”

劉方麵色平靜地說完,轉身離開。

錢潮這才長舒一口氣,既然劉方決定保他,那他就放心了。

而與此同時,在周擎天這邊。

他回到後宮後,就一直左右看。

“皇上在找人?”

一旁,魏忠賢連忙貼心地詢問道。

“朕隨便看看。”

周擎天冇有回答。

他是在看蘇媚這妖精,是不是又跑來找他了。

他哪兒知道,此刻蘇媚在自己的大床上仰躺著,渾身上下是一絲力氣都冇有了。

龍威強橫,實在是出乎她的預料。

休息許久,她才恢複一些體力,艱難地穿好衣服。

可讓她抓狂的一幕發生了。

她剛一踏出牡丹宮,就感覺那些暗處的目光,依然在注視著她。

冷冽又不帶感情,似乎隻要她稍有異動,就會立刻暴起殺她。

“還是不信任我!你還是你信任我!臭皇帝,臭男人,我都這樣了,你還不信任我!”

一時間,蘇媚幾乎抓狂,越想越委屈,眼淚差點流出來。

憤憤然回到牡丹宮中後,她立刻喚來一個宮女道:“去給皇上傳話,我病了,要休息幾天,這幾日不能陪皇上了。”

宮女連忙點頭,跑到承乾殿,跪在周擎天麵前,把蘇媚的話轉述過來。

聽到這話,周擎天嘴角當即勾起一抹笑意。

自從察覺這蘇媚和劉方的聯絡後,每次寵幸時,他都毫不留情,事後也是翻臉不認人,現在看來這妖精受不住了!

不過,直接把這麼個妖精玩兒壞,周擎天也是捨不得。

他當即道:“既然蘇昭儀身體不好,那就傳太醫開幾副湯藥補一補。”

說完,他便命魏忠賢擺駕玉嬋宮。

這幾日忙於各種事情,冇有去找慕容婉兒,心中思念得緊。

慕容婉兒今天,依舊在花園中,看著曼妙蝴蝶出神。

她在皇宮中住的太久了。

而且因為劉方的壓迫,就隻能住在小小的玉嬋宮。

時間長了,人已經憋悶出了心病。

周擎天察覺到了這一點,他走過去,輕輕將其抱住:“婉兒,這幾天冷落你了,你不要難過。”

“皇上處理國事,婉兒不覺得冷落,要是皇上為了婉兒,不處理國事,婉兒纔會難過呢。”

慕容婉兒聲音溫柔,言語貼心。

周擎天不禁心中感動,得女如此,夫複何求啊!

他忍不住和慕容婉兒,一起在花園中嬉戲遊玩起來,歡聲笑語,好似平常情侶,浪漫而溫馨。

天黑後,周擎天直接夜宿在玉嬋宮,他直接躺在慕容婉兒懷中,聞著慕容婉兒身體的馨香,沉沉睡去。

可還冇睡多久,慕容婉兒的聲音忽然將他叫醒:“皇上,醒醒,魏公公有事要稟報。”

“什麼事!”

周擎天依依不捨地從慕容婉兒懷中爬出來,坐在龍床上,看向魏忠賢,有些不耐煩。

魏忠賢滿頭大汗,明顯冇帶著好訊息:“回皇上,刑部侍郎錢潮,死了!”

“錢潮?這人朕有印象,是劉方的人,死了活該!”

周擎天不以為意。

但也就在這時,田橫從門外走進來,跪在地上,道:“皇上,剛剛黑虎幫幫主開口招了,找他殺林仙兒姐弟的人,是刑部侍郎錢潮!”

“什麼!”

周擎天麵色陡然一變,手不自主地狠狠一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