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天剛矇矇亮,遠處東方升起一抹淡淡的魚肚白色。

承乾宮內,周擎天被一陣吵鬨聲吵醒。

他掙紮著起了床,猛的拉開床簾。

“來人呐!”

周擎天眯著雙眼,迷迷糊糊地開口吼叫。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掠過,田無雙走到周擎天麵前,一身豆青圓領清紋袍衫穿在身上,秀氣十足。

她身上的味道也是極好聞的,猶如剛剛剝皮的水蜜桃一般沁香。

雖說是個貼身護衛出身,整天打打殺殺,不同於閨閣裡的女子,如沁蘭淡菊。

可田無雙卻總會在這些心思上花點功夫,畢竟是為了引起周擎天的注意。

“陛下,怎麼了?”

ps://m.vp.

“現在什麼時辰,外麵怎麼這麼吵?”

周擎天皺起眉頭,頗為不滿地疑問。

要不是穿越當了皇帝,日日還得上朝處理國事,他還真想將頭埋在被被子裡,睡上他個三天三夜。

“回稟陛下,此時離上朝還有一個時辰。”

“不過文武百官已經早早的在門外候上,不過我見您還睡著,便讓他們在太極殿門口等著。”

“想來,應該是承乾宮和太極殿隔著不遠,陛下聽著,心煩意亂,免不了頭疼。”

隨後,田無雙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她眨眨美目,抬眼補充道:“另外…永天王也一同來了。”

這麼早就來上班啊,這員工也太內捲了吧!

這老闆一點都不好做!

周擎天撓了撓頭,突然之間,他腦袋裡閃過一絲疑惑,等等,朕的好皇叔也來了?

難道是因為京城內兩大門派和百騎的事情而來?

越想越興奮,免不了想要看這場好戲,將昨兒的開心再續上,周擎天懶得再繼續睡下去。

他揚起被子,起了身。

隔著紗簾,周擎天的身上露出一片瓷實而又厚重的肌肉,魁梧健碩。

那種朦朧之美,讓眼跟前的的田無雙看著,難免俏臉一紅,略感羞澀。

“無雙,替朕更衣,今日朕就早上它一個時辰的朝,看看這些文武百官到底有何事,著急啟奏!”

周擎天很明顯,要耍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把戲!

田無雙緊接著上前,謹慎的幫周擎天穿戴好一身隆重威嚴的紅色紗羅圓領大袖,上麵繡著絲龍圖案。

隨即,周擎天猛然抬首,他那一雙黑玉一般的雙眸定定的目視前方,眉宇之間儘顯正義之情。

田無雙看著慌了神,一不小心踩到椅子腿,絆了一腳,使得二人親密接觸,一大早便身子貼上了身子。

“陛下…”

田無雙連忙躲開。

哪怕已經和周擎天有過那麼多次夫妻之實,可她依舊羞紅嚶嚶的,像是第一次還冇給出去的姑娘。

“好啦,總是害怕什麼,朕還能吃了你不成?”

周擎天歪了歪頭,他的膚色也一樣同女人般白皙透亮,相貌清雋入骨,眼尾上挑,戲虐般的媚意。

“冇有,無雙這就送陛下去太極殿。”

田無雙岔開話題,連忙開口迴應。

對啊,周擎天突然意識到。

今天在太極殿還會演一齣戲呢,自己可得準時點到,不能出了錯,誤了最好的時辰,看最好的角兒。

過去半個時辰,周擎天身後跟著魏忠賢,幾名侍衛。

幾人闊步走進太極殿中,文武百官已然到齊,統統站定原地,俯首稱臣。

“恭請陛下安康。”

“嗯,眾愛卿平身吧。”

周擎天走上殿上,大袖一揮。

文武百官紛紛抬起眼來,將視線對準朝堂之上。

隻要一到太極殿上朝,隻要開始麵對這些人。

周擎天便會裝作一副淡然處之的模樣,隻管著玩弄手裡的佛珠,至於江山社稷…

你們說著,我聽著!

能處置就處置,不能處置嘛…就改日裡處置!

我,周擎天一向都是感受派的,隨意一點更好!

周擎天剛坐定不到一會兒,便伸著兩條懶洋洋的胳膊,仰著頭,打了個哈欠。

這在百官麵前如此隨意,可是完全失了天子風範!

過了半晌,殿下的文武百官默不作聲。

周擎天有些煩躁,率先開頭說道。

“眾愛卿今日竟來的這樣早,遠遠冇到上朝時辰,不知道你們所位何事啊!”

“既然有事,便快快啟奏,如果冇事,朕還要下朝去陪陪劉貴妃呢!”

哎!

殿下,眾人紛紛皺起眉頭,齊刷刷的將頭埋下。

他們都惱恨自己早應該明白,如今的皇帝是個癡傻之人,腦袋裡裝著的也隻是些情情愛愛的。

至於江山社稷,大周百姓…

這位皇帝恐怕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而此時此刻神情最為複雜的,便是永天王,周永天。

他盯著殿堂之上的周擎天,不禁心生怨恨,頗為不滿:“就這樣的醃灒潑才居然也能坐上皇位,老天爺,你到底是瞎了眼!”

霎那間,周永天的思緒回到了昨晚。

昨日夜裡的京城,腥風血雨,恐怖如斯!

原本以為江湖兩大門派有了崑崙劍派的幫助會逐漸擴大勢力,將京城這一鍋混粥攪得天翻地覆。

最好是餓殍遍野,民不聊生!

可現在看來,完全是自己想錯了,想輕了。

昨夜裡,突然不知道從哪竄出幾百名穿著黑衣的神秘人,眼疾手快的利劍出鞘。

短短冇過去幾個時辰,便飛速將兩大門派攻打的支離破碎!

其殘的殘,傷的傷,總之是冇留下幾具全屍!

那殺傷程度,可以說是血肉模糊,傷亡枕籍!

一開始,周永天還以為是周擎天發現了什麼。

所以特地秘密派了大周軍隊,在夜裡喬裝打扮,要將兩大江湖門派的人都格殺勿論呢!

可現在看看殿堂之上,周擎天那副拎不起來的傻模樣,他便立馬笑意盈盈的打消了這種念頭。

“這樣傻的人,怎麼會有這種頭腦呢?”

“陛下,臣有事啟奏!”

就在這時,準備將戲台子搭起來的王丞相王陽虎,率先第一個開了口。

“準奏!”

周擎天的嘴角揚起一抹壞笑,又飛快平靜下來。

他揚起手臂,目光鎖定在王陽虎身上。

朕的好丞相,千萬要開個好頭。

好讓在這太極殿上的各位都知道知道,昨夜裡發生了怎樣精彩絕倫的好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