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朕的話,讓薑韻寒回宮。”

“你知道的,朕不是為了兒女私情,還要讓朕再同你講一遍嗎?”

早在剛剛纏綿過後的片刻休息時,周擎天已經悉數將京城內的情況告知了太王妃。

“眼下京城內處於一片水深火熱,這是你如今最清楚不過的,韻寒已經練成雪神劍,她冇有不回去的道理。”

“挽留大周百姓,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職責。”

周擎天說著有些激動,他緊緊的環抱住了太王妃,與她那冰肌如玉的肌膚親密接觸著。

“嗯,讓她回去吧。”

突然,太王妃開了口。

眼下,她的身體十分虛弱,她癱軟在周擎天粗壯的臂膀之下,輕輕的呼著氣。

“她原本就是個有主見的,向來不聽我管教。”

頓了頓,太王妃再次開口補充道:“可是,她又是最看重我的,我是她的姐姐,說話總歸是管用的。”

接著,太王妃伸出自己嫩白的玉手,朝周擎天的俊朗麵容摸去,從眼睛到鼻梁,再到軟唇。

一陣酥軟的感覺貫徹周擎天的全身,他享受著。

“陛下,你吃定了我,無論如何,我都會幫你。”

兩個人含情脈脈的眼神交織在一起,周擎天突然感覺,太王妃對自己也是情深非淺啊!

……

離彆之際,天空已經陰沉下來。

周擎天此次出宮,壓根冇有帶任何人隨行。

京城現下的情況已經非比尋常,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隻有田老以及三名百騎兵守護自己左右。

周擎天的裝扮是一身素衣,的確也不容易被注意。

眼下百騎兵都被叫去支援京城內外,同兩大門派的江湖人士瘋狂對抗,實在是分身乏術…

在太王妃的帶領下,周擎天從太王妃府後門出入。

“陛下,路上慢些,此次你走後…我又不知何時能與你重逢,真的捨不得你。”

太王妃滿眼眷戀,什麼姐妹情深,什麼母慈子孝,此時都被她無情拋之腦後!

周擎天纔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好,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朕得先走了!”

說實話,周擎天打心眼裡捨不得眼前這位,畢竟是生過孩子的女人,身上到底擁有一味成熟韻味。

周擎天坐上轎輦,布簾抵擋住了他俊朗的容顏,可太王妃的視線從未從其身上抽離。

“陛下,一定要小心,你放心,我會讓妹妹回宮的。”

太王妃雖然嘴上這麼堅定的說著,但實際上,她十分豔羨妹妹薑韻寒。

畢竟皇宮之中,就算再孤獨,還好能有周擎天的陪伴,那樣的感覺…豈不美哉!

總好的過自己天天獨守空房的好吧!

“好,朕靜候佳音!”

周擎天壓低了聲音,迴應著太王妃,他生怕引起周圍不必要的騷動。

隨後,轎輦輕而易舉被三位百騎兵抬起!

嗖的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太王妃站在原地,失神了很久。

直到妍兒開口說道:“太王妃似乎很捨不得陛下。”

“當然捨不得,我…”

太王妃伸出芊芊玉手,順勢將剛剛流出眼眶中的一滴淚抹去。

隨即,她抬起眸子來,眼神堅定的看向前方。

“剛剛是韻寒來找過我?”

“回太王妃,來過,隻是之前陛下不讓說,我便謊稱您在抄寫佛經。”

“去她屋子裡,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同她說,你去小廚房裡準備些糕點以及花茶來。”

妍兒眨眨眼,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乖乖點頭,應聲道:“奴婢這就去。”

……

回宮的路上,周擎天兩手一抱,閉目養神著。

今天一下午可以說是高於自己在後宮裡兩個晚上的運動量!

畢竟…嘿嘿…熟女…嘿嘿…流口水…嘿嘿…

“陛下,陛下!”

轎輦之外,突然傳出田橫的聲音。

“田老,有話就說。”

周擎天立馬恢複神態,不再回憶些有的冇的,睜開眼睛,開口回道。

“啟稟陛下,今日您在忙時…臣一整天都在監視著京城內的情況,想要和您彙報一下。”

田橫想了想,還是決定用“忙”這個字眼。

“趕緊說,朕正好想知道。”

其實,周擎天的心裡有一些小緊張。

他有些害怕,生怕從田老嘴裡知道,關於百騎兵同兩大江湖門派對戰,最後不慎慘敗的訊息。

不過仔細想想,那可是朕的百騎兵啊!

那可是大周最厲害的軍隊啊!

戰敗,壓根不可能!

果不其然,下一秒,田橫激動的迴應起來。

“陛下,欲合門和佛仙寺兩大門派的人雖然不少,但敵不過我們百騎兵不多而精!”

“百騎兵在今天一天時間內,將兩大門派的人秘密處死一半,且根本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周永天下令將崑崙劍派的人提前撤了下去,應該是想保護姬祖士他們…可是欲合門和佛仙寺,好像壓根冇有被他保護過!”

“您之前下令將他們殘忍地趕儘殺絕,百騎兵們統統聽令,不敢有一點馬虎!”

“所以不是將其斬的皮開肉綻,就是渾身捅成重傷,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如今兩大門派的掌門,分彆叫章五格和宇文覺。”

“他們二人都不禁對我們百騎兵聞風喪膽起來,隻剩一半人馬的他們輕易不敢隨意出兵,再欺壓百姓!”

田橫不停的彙報些,好訊息一茬接著一茬。

在轎輦中,聽到此等訊息的周擎天瞬間興奮起來,不禁感到大快人心!

原來,果然冇有人能敵得過朕的百騎兵!

賞,重重的賞!

“不過,田老,一定要低調的賞,切勿不能讓大家發現,尤其是朕的那位好皇叔。”

周擎天笑容滿麵的提醒著。

隨後,他想了想,再次繼續激動的開口補充道:“還有,讓百騎兵們趁勝追擊,那些亡命之徒不是喜歡欺壓朕的百姓嗎?”

“好,那我們就讓他們知道知道,死在百姓的手底下,有多容易!”

周擎天下令。

將百騎兵的眾多高手隱匿在百姓家中,隻要一遇到風吹草動,他們便挺身而出。

在一瞬之間,將其狠狠消滅,不留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