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王妃還是那麼聰穎機智。

她猛然抬起頭,盯著周擎天的黑玉雙眸,定定地看道:“陛下,我妹妹這次住在皇宮,得到您的庇佑,應該不單單就是養傷那麼簡單吧?”

周擎天一怔,他也同太王妃對視起來。

“那你覺得,她是為了什麼?”

這兩姐妹真是一個比一個難搞,周擎天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和蘇媚那樣的笨蛋美人在一起呆久了,出來領教領教這些心機深沉的成熟美女,屬實是有些不習慣!

太王妃掙脫開周擎天的手,她嬌嗔起來。

“我覺得,她是為了你!”

“你堂堂大周皇帝,讓我妹妹無故在宮裡養傷,陛下,你為什麼連一個有夫君的女人都不放過呢?”

聽了太王妃突然之間的一句質問。

周擎天停頓了一會,他隨即意識到,太王妃還不知道自己就是薑韻寒的龍公子,名正言順的夫君。

ps://vpka

shu

不過也是,按理來說自己是薑韻寒的夫君,現在居然和她姐姐在一間廂房裡孤男寡女的相處!

這關係…多少有點亂啊…

“咳咳咳…”

周擎天清了清嗓子。

他眉眼之間儘顯溫柔,為了打斷其思緒,再次強行將太王妃拉入自己懷裡,根本不問對方的意見。

被周擎天這麼強勢的一拉,太王妃驚嚇住了。

她嚥了咽口水,緊張的不敢大聲喘息。

“你做什麼…陛下…我…有些喘不過…”

“彆說話,難道你忘了嗎?”

周擎天垂下眼眸來,盯著懷裡的太王妃,深情無比的開口迴應道:“你曾經也是彆人的女人,可是那又如何,難道這世上還有朕得不到的女人?”

這一句話,不禁讓太王妃有些怒氣爆發。

她抬起眼眸,正麵同周擎天交鋒起來。

彆人的女人?你的女人?

太王妃怎能容忍彆人這樣隨意侮辱自己!

“那早就是過去的事,是我曾經冇出息與你有了瓜葛,是我不好!”

二人目光相撞。

隻覺得對方的眼睛裡都暗藏著些許熾熱的火焰,這熊熊燃燒的炙熱感讓彼此都感覺到及其的不舒服。

“你這是在詆譭我,陛下!”

太王妃極其守護自己的自尊,這也是周擎天感覺,她與自家妹妹薑韻寒最相像的一點。

“冇有,我是在告訴你事實。”

周擎天的嘴依舊不饒人,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麵前的女人,二人的距離僅僅隻有不到一米!

“你和你妹妹,的確都是朕的女人,那又如何!”

“太王妃,朕明確告訴你,朕就是龍公子,你妹妹的夫君。”

“如若你不服氣,覺得朕侮辱了你,朕親身讓你體會,什麼叫做真正的壓迫!”

周擎天心中的怒火被太王妃的抵抗徹底燃燒。

他有些控製不住自己,他緊緊的擁住對方,無視著她的掙紮,開始貪婪的索取她身上的每一處風景…

太王妃哪裡抵抗得過周擎天!

畢竟,她也深愛著眼前的男人!

雖然有些接受不了妹妹薑韻寒也同自己一樣,掉入了這愛情的深淵之中。

但將周擎天將濕軟的唇印在自己胸脯之上時,她在也抵擋不住,竟然還感覺到一絲滿足!

“輕一點…”

隨著,太王妃發出陣陣的喘息聲,周擎天進行的更猛烈了些,二人逐漸交織在一起。

霎時間,整個素靜清雅的佛堂之上變成了春色滿園的曖昧之地。

門外的婢女聽到幾聲動靜,趕忙起身,在外詢問道:“太王妃,妍兒在外麵呢,您冇事吧?”

一開始太王妃還在享受之中,壓根冇有時間理會門外的婢女。

還是周擎天在無情泄憤之間,偶然提醒道:“門外有人問你,迴應…”

“我…冇事…”

太王妃眯著眼睛,恍惚之間開口回道。

“大聲些!”

他再次湊在她的耳邊,壓低聲響再次提醒。

隨後,周擎天用力咬了一下太王妃的耳垂,隨即懷裡的後者用力大叫了一聲,發出連綿不斷的顫音。

“啊!”

“我冇事,額…妍兒…好好守著…”

妍兒聽著裡麵的迴應聲,疑惑的歪了歪頭。

想著應該冇出什麼事,可能大周皇帝是在和太王妃是在商議什麼江山社稷的大事吧!

身為小小婢女的自己恪儘本分,還是彆參與的好!

就在這時,門外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

隨後,正在激烈進行著的周擎天突然靈敏的聽到了這些天以來,讓自己深感熟悉的聲音,薑韻寒。

“妍兒?”

門外,薑韻寒換了一身嫩黃的長布裙,比起之前在皇宮之中,總歸多了些鮮亮。

“你怎麼在這,是我姐在裡麵?”

薑韻寒說著,隨後,無意朝廂房瞥了一眼。

“回薑小姐…”

在開口迴應對方之前,妍兒突然想到,大周皇帝臨進廂房門時對自己的警告。

要是自己不乖乖聽話,拿多少也得是個殺頭的罪過吧,一想到這,妍兒忍不住發了幾下顫。

“嗯,太王妃的確在此,不過她在抄錄佛經,任何人不得打擾,薑小姐還是一會再來吧。”

妍兒麵不改色心不跳,總之薑韻寒是完全相信了。

聽著門外二人的對話,在屋子裡喘息聲不斷的太王妃埋進周擎天濕漉漉的懷裡。

她忍不住開口,帶著哭腔低聲說道:“陛下,過去這麼久,我還是輸給了你。”

周擎天也趴在太王妃的胸脯之上,他嚥了咽口水,享受著片刻寧靜。

二人褪去了衣衫,身體裸露在外,躺在佛身麵前。

“朕又何嘗不是,太王妃。”

隨即,又是幾聲腳步聲。

周擎天明白,是薑韻寒離開了。

他忍不住再次向太王妃發起進攻,二人在檀香透過鼻息的片刻之中,享受著纏綿悱惻的甜蜜。

半個時辰過後,門外的妍兒打著瞌睡,有些忍不住,便坐在地上閉目養神起來。

屋子裡,周擎天和太王妃靠在一起,二人一臉甜蜜,之前針鋒相對的氣勢已然消散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