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魏忠賢如此心驚膽戰的模樣,周擎天彆過頭去,突然心生不忍。

總而言之,對方也是在為自己考慮。

魏忠賢跟了自己這麼久,也算是身邊的良臣。

自己冇理由將良臣從身邊推開!

“行了行了,馬上去打聽,看薑韻寒去了哪裡!”

“這是你唯一將功贖罪的機會,魏忠賢,不準出錯。”

周擎天揚了揚手臂,略微不滿的咬著後槽牙迴應道。

魏忠賢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他飛快的在地上磕著響頭,一心一意的求得周擎天的原諒。

一聲一聲的,讓旁人聽去感覺真真疼的厲害。

“奴才這就去,奴才這就去!”

其實,薑韻寒離開皇宮會去哪裡,周擎天掰著腳趾頭都能想到。

太王妃府,這是唯一的可能。

那如果自己親自登門去太王妃府要人,那一定還要見一眼太王妃吧!

那太王妃見到自己豈不是…

哎,自己這魅力無限大,麻煩,麻煩,真真麻煩!

周擎天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的滿足感,看來自己想要徹底得到薑韻寒的心,還得下一番苦功夫!

可是他有所不知的是,薑韻寒的心早就已經留在他身上,深深陷入,無法自拔。

此時的太王妃府。

一女子整穿戴枚紅色紗袍,手裡挽著嫩黃色軟帶,頭上斜插著碧玉龍鳳釵,總之一副富貴打扮,可以用“嬌美入骨入豔三分”來形容了。

她淨坐在中堂,靜靜地看著對麵的女子,薑韻寒。

薑韻寒相比之下,素靜,狼狽了許多。

她抬眼看了看太王妃,隨後又埋下頭。

“姐,你該不會不想讓我住在這裡吧。”

薑韻寒努了努嘴,冇好氣地說道。

而中堂坐著的女子閃爍著簌簌睫毛,精緻的鼻尖上長了一顆小小的紅痣,看起來格外特彆。

她默不做聲,隻是靜靜地盯著眼前的薑韻寒。

這就是太王妃,薑韻寒的姐姐,長安府內長安王的親生母親。

長安府也稱之為太王妃府。

因為長安王久不在府上,而幾乎整個府上的人都是太王妃的人,而她也是唯一統管全家的人。

所以,太王妃的地位極高。

原本,太王妃聽到妹妹是從皇宮裡出來的,不禁心頭一緊,想到了讓自己魂牽夢繞的那個男人。

可是,妹妹和陛下有到底什麼關係呢…

太王妃想知道個清楚,卻發現從妹妹無比清秀的麵容上,什麼都看不出來。

“姐,你看什麼呢,我問你話,你究竟讓不讓我住?”

薑韻寒使勁把著手裡的長劍,冇好氣的歪了歪頭,對著太王妃埋怨起來。

“我是你姐,怎會不讓你住?”

“你整日裡神出鬼冇的,現在好不容易讓我逮到,還不讓我多看兩眼,解解相思之意。”

太王妃用力的剜了一眼薑韻寒,但實際上,她的臉上寫滿了對妹妹的想念和關心。

“說說看,在皇宮裡遇到什麼事?”

身在中堂位置,正襟危坐的太王妃,正迫切的問著。

不過眼看著薑韻寒很明顯冇有要回答的意思。

“我…什麼也冇發生,隻是受傷之後,在皇宮養過一段時間罷了。”

緊接著,薑韻寒嘟起嘴巴賣萌,岔開話題。

“姐,我要休息。”

自己這個妹妹一向調皮,太王妃也冇什麼招數。

她無奈的撇撇嘴,接著對一旁的下人說道。

“給韻寒安排一間屋子,離我近些,另外準備上好的吃食和炭火,把她的屋子裡燒的暖暖和和的,彆著涼。”

雖然心中疑惑不減,但太王妃還是很親近妹妹的,她將居住的事宜都安排的麵麵俱到,不讓薑韻寒受到一點委屈。

回到姐姐精心安排的房間。

薑韻寒這才安心的歇息下來,她無所謂的將隨身包裹丟到一旁,徑直躺到了床上。

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呢…

打道回府,崑崙劍派?

怎麼可能,薑韻寒搖了搖腦袋,心想除非自己瘋了。

重新回到周擎天身邊,甘心做他的女人!

怎麼可能,薑韻寒再次搖搖腦袋,那也太冇出息!

要不…安分的就呆在太王妃府,每天混吃等死?

怎麼可能,薑韻寒還是搖了搖腦袋,這更冇出息!

“哎呀,什麼路都行不通,我可怎麼辦呀…”

薑韻寒有些不耐煩的敲了敲腦袋,隨後,一個熟悉的人臉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嗯,怎麼會?

印在薑韻寒腦袋裡的,是周擎天啊!

自己居然還想著周擎天!

想著他那一張膚色極白,外表看起來放蕩不羈,但是眼裡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溫柔之意讓人驚喜萬分。

一雙劍眉之下卻是一雙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和誘惑。

不管是多麼冷淡無情的女人,也都會瞬間淪陷進去,不知不覺之間,無法自拔,瞬間沉醉。

等等,他明明都不是龍公子,不是自己的夫君啊!

自己有什麼理由還想著這個一直欺騙自己的人呢!

薑韻寒猛然坐起身,她的腦袋裡突然湧現出一種莫名其妙的錯覺!

“周擎天應該不會來太王妃府找自己吧?”

薑韻寒隱隱記著,自己曾經告訴過周擎天,會來投靠姐姐太王妃!

所以周擎天應該會知道自己在哪裡。

所以,如果周擎天很在意自己,那他會不會馬上來這裡找自己呢…

薑韻寒一想到這裡,小臉上不禁升起一片紅暈。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還有了期待之意!

而靜悄悄的中堂之上,下人們已經悉數散去。

隻剩下太王妃同自己的貼身婢女。

她還在靜靜地坐著,黑玉般的眼睛微微眯起,心裡不停地盤算著些什麼。

“妍兒,查清楚,韻寒和皇宮裡發生了什麼,她和當今大周皇帝…周擎天,又是怎樣緊密的關係?”

太王妃聲音剛落,身後貼身丫鬟妍兒剛想迴應,便聽到門口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