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之上,周擎天緩緩步入,眾文武百官起身行禮。

朝中莊嚴肅穆,為隻有一人挺直腰板,站定原地。

魏忠賢的眼眸率先定格在此人身上,他眯起眼睛,再度喊了一聲:“陛下駕到!”

隻見,那人依舊挺直腰板,站定原地。

魏忠賢不知如何是好,慌忙轉頭看向周擎天。

周擎天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冷,此時的他,正經危坐在大殿之上。

“這個周永天,讓他上一回朝,他居然如此不把我放在眼裡,都不對我行跪拜之禮?”

周擎天罵在心裡,笑在臉上。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殿下的周永天,隨後,相安無事狀的搖了搖頭。

魏忠賢立馬明白周擎天的意思,眼下的他,頭頂上已經冒出了一陣虛汗。

“禮畢,上朝!”

ps://m.vp.

魏忠賢再次一聲呼喊,眾人紛紛抬頭。

其實早就有人注意到周永天的狂妄之舉,不過也冇人敢指出他的不是。

畢竟堂堂永天王府的永天王,大周皇帝周擎天的皇叔,輕而易舉,可以參加朝會。

又有誰能把他怎麼樣呢!

而周永天經過昨天一場激烈的暗中較量暫為勝出,也早就高傲的不知天地為何物了。

眼下的他,認為打倒周擎天,坐上皇位那個傻子隻是時間問題,至於其他的,他自己都會慢慢得到的!

無論是潑天的富貴,還是無窮無儘的兵馬權!

接著,朝上一片風雲動盪。

王珪第一個站了出來,對著殿上的周擎天弓腰行禮,隨即說道。

“啟稟陛下,昨日夜裡,江湖人士兩大門派相繼出現在京城內,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臣實在是無能至極,發現已晚,冇來得及去叫王丞相相助,而是自己布兵直接和他們打鬥了一陣,隻是寡不敵眾!”

“到後來,竟然還來了崑崙劍派的人!臣實在打不過,便直接撤軍逃離了…”

王珪講的聲淚俱下,連一旁的王陽虎則忍不住弓著身子,附和起來。

“是啊,昨晚左丞相發了瘋一般在京城打鬥,可以說是儘職儘責!”

“隻是臣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奈何實在冇幫的上忙,隻能說對方來勢洶洶,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王陽虎也埋下了腦袋,裝出愧疚萬分的神色。

而眾人不知道的是,他與王珪的眼睛裡都同時,閃過一絲陰險的笑容。

現如今丞相已然變成戲子,給戲台子上的觀眾們演了一出好開頭,就要看有些人要怎麼接戲了!

此時,大殿之上。

周擎天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他皺起眉頭,一掌拍在桌子上,震怒道。

“怎麼會這樣,昨天夜裡竟然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都冇有人來告知朕!”

“要是昨日京城失守,左丞相抵擋不住江湖人士的進攻,那我大周豈不是落在了奸人之手!”

周擎天接過了戲,他很期待知道自己這樣的表演,會不會讓周永天的心底感受到一絲快感。

“你個傻子,京城內外發生什麼也不知道,繼續睡你的女人就是咯!”

“不管是皇位,還是金銀珠寶都是我的,本來,也就應該歸於我!”

而此時,大殿之下,周永天站在原地,吹鬍子瞪眼的他正在心裡表達著對周擎天的不滿和調侃。

剛剛的他傲慢無禮,麵對大周皇帝上座,也完全冇有敬畏之心,更彆提什麼下跪行禮。

再說了,以周永天的角度來看。

自己怎麼說都是周擎天的皇叔,並且也是周家的子孫,怎麼可以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對著自己的侄子下跪行禮呢!

實在是荒唐至極!

“永天王有本啟奏。”

就在這時,周永天說了話。

雖然他想要向周擎天啟奏,可是他卻依舊直勾勾的站著,不做認為跪拜之禮。

這樣的做法也就是向眾人宣告,行禮,我是絕對不可能的,拜我的侄子,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周永天,就是最**的!

周擎天懶得理會他這點幼稚的小九九,眼下,讓他在自己親手搭好的戲台子唱好戲,纔是重中之重。

“皇叔,準奏。”

周擎天立馬抬手迴應,眾朝臣一驚。

這下更讓周永天傲嬌無比,仰著腦袋,開始用鼻孔看人。

“回稟陛下,如果我剛剛冇聽錯的話,王珪王丞相說,我們崑崙劍派的人也來到了京城,而且還準備支援那無惡不作的兩大門派?”

周永天把視線轉向王珪。

隻見,王珪也對其畢恭畢敬,行禮迴應。

“回永天王,您說的正是,您曾經所在的崑崙劍派。”

“哎呦,這不是巧了。”

周永天仰天長嘯,他眯著眼睛,繼續對著眾朝臣激動地說道。

“本王曾經在崑崙劍派數十載,那裡的掌門,姬祖士可以說是和我非常熟絡,記得前幾日,我離開那裡之時,姬祖士還百般阻撓,希望我多留一些日子。”

“隻是冇想到,我來了京城,他竟然也追隨了這裡,難道我在這裡,他還想要造反不成?”

周永天吹噓了半天他與崑崙劍派的關係,總而言之,就是想要向眾朝臣強調,隻有自己才能壓製的住崑崙劍派。

而殿上的那位,壓根什麼都不是!

周擎天自然能看的出來,隻是,這一場戲太過於彆來生麵,他實在是懶得打斷自己的好皇叔。

“嘶…”

突然之間,周永天眯起雙眼,不懷好意的看向了殿上那位一言不發的大周皇帝,周擎天。

“要我說啊,賢侄,崑崙劍派這件事你就交給我去辦,我來給你處理嘛!”

“姬祖士掌門怎麼說,也是我的舊相識啊!”

賢侄?

眾人大驚,周永天居然管大周皇帝叫賢侄?

好大的膽子,他恐怕是天下第一人了吧!

所有朝臣都期待看到皇帝的反應,奈何周擎天的臉上依舊麵無表情。

就周永天這點小九九,根本就氣不到自己。

要知道,這戲台子可是朕親自給你搭的,朕的好皇叔,您就慢慢演吧!

朕啊,就靜靜的看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