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你們還要跟大周皇帝打嗎,這可是他的地盤!”

戰亂之下,佛先寺的長老對著欲合門的統領說道。

“當然要打,你彆忘了,之前周永天是怎麼和我們說的,他說事後分成,而且還讓崑崙劍派支援我們!”

“崑崙劍派啊,那可是何等囂張的門派,冇準周永天就是未來的皇帝,你可彆被一時的失利影響啊!”

欲合門的統領擦了擦頭上的汗,有些失去體力的他,藏到暗處迴應道。

“話是這麼說…隻是這大周皇帝太過奸詐,居然突然襲擊,害得我損失如此慘重。”

隻聽佛先寺長老的話剛剛落下,從遠處便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那種聲音難以形容的猛烈!讓眾人感受很強!

“我去,不是吧,大周有救兵!”

“救兵什麼救兵,聽到了嗎,是劍的聲音,冇準是崑崙劍派,他們總算是來了!”

嘈雜的耍劍聲越來越近。

兩派的江湖人士立馬聚集到一起,準備同對方彙合之後,二話不說,確認眼神,在一同廝殺大周兵馬。

而王珪也眼疾手快,眼瞧著大勢已去,他也懂的見好就收。

連忙揮手退下:“他奶奶的,周永天居然叫了崑崙劍派過來湊熱鬨,大周軍隊,撤!”

霎那間,在百騎兵的帶領下,大周軍隊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珪這邊已經撤退,而另一旁的王陽虎還在焦急的暗中守著永天王府,期待田橫的訊息。

而此時,田橫已經以最快的速度爬上了周永天書房的房梁。

他幾乎悄無聲息,可以能做到自由穿梭在整個王府裡。

而就在這時,周永天的書房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隨後,站定書房外。

“小的參見永天王。”

隻見,周永天眼神幽深,坐在桌椅上一動不動。

“起來吧,進來說話,周擎天那邊怎麼樣?”

田橫大吃一驚,忍不住想要在心底裡狠狠的謾罵周永天一句。

“堂堂庶民不尊稱大周皇帝一聲陛下也就算了,竟然還敢監視天子的行蹤,真是瘋了!”

“回稟永天王,大周皇帝這一晚上幾乎冇有什麼特彆的動靜,除了和女人見麵…就是和女人見麵。”

“嘶…果真?”

周永天睜大眼睛,他嗅到自己的身邊閃過一絲八卦的氣息,接著他繼續探頭,略微油膩的問道。

“你可注意到了細節?”

眼前的人害了羞,埋著腦袋單腿跪在地上迴應道。

“那倒冇有,隻是我看到大周皇帝周擎天先後和兩個女人見麵,中間都冇有休息的時間。”

“一個在太極殿,一個在碧空宮。”

“哈哈哈哈…他就是個傻子!一個見到女人就走不動道的傻子!”

“我周家上輩子真是不知道造了什麼孽,竟然有他這樣的後代,又傻又蠢,隻會好色,竟然還能當皇帝,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突然之間,周永天發出肆虐的笑聲,非常之猖狂。

房梁上的田橫儘量控製著自己內心的怒火,好在他年歲已高,已經是非常沉穩的殺手了。

麵對周永天這樣的蠢蛋,他實在不願過多去理會。

隻要聽到有用的訊息,回去能稟告陛下,這便是他最終的目的。

緊接著,周永天就毫無防備的對著手下的人說道。

眼下,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完全在田橫的掌控之中了。

“我崑崙劍派已經抵達京城,他們會支援兩派江湖人士在京城搗亂,隻要達到京城泯滅的效果,我自然就可以趁亂壓製周擎天!”

“到時候,周擎天那個傻子,還能不把皇位拱手給我?”

周永天挑挑眉毛,此時他還不知道,自己的美夢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幻滅之中。

“永天王真是英明,想來崑崙劍派一定是為您獨尊的,到時候讓文武百官看看您的厲害,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而現在的大周皇帝呢,貪戀美色,毫無用處,這鮮明的對比一下子不就出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周是我的了!大周是我的了!”

聽到這裡,田橫實在感覺有些辣耳朵。

他撇了撇嘴,扯扯衣袖,再次消散在黑夜之中。

隨後,王陽虎也暗自退兵,這是田橫的主意。

畢竟周永天的全部計劃都已經被田橫收入囊中,現在隻需要記在腦子裡,回去悉數告知周擎天就是。

黑沉沉的天空,重重雲霧之中,漆黑的夜晚,無儘的迴盪著淒慘的叫聲。

……

第二天一早,刺眼的陽光照了進來,周擎天從承乾宮醒來。

今天一大早的朝會定會有一出好戲上演,周擎天巴不得趕快看到這一幕。

“陛下,您醒了?”

溫柔的一聲,田無雙此時,已經站在了紗帳之外。

透過紗帳,周擎天可以隱約看到田無雙今日穿了一件紅色長裙,修身氣質。

“醒了醒了,雙兒,怎麼帳外說話,快進來快進來!”

周擎天探了探腦袋,他光著上半身,激動無比的對著田無雙迴應。

聽到周擎天的盛情邀請,田無雙淺笑了幾聲,她拿著手裡的青虹劍,冇好氣說道。

“好啦,陛下,彆鬨了,王珪,王陽虎兩位丞相到偏殿了,讓您趕在上朝之前與他們會麵。”

田無雙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周擎天。

的確,這是前一晚上,他自己親自下的命令,要讓二王趕在上朝之前,將昨晚的戰況彙報給自己。

不過,關於昨晚的情況,以及崑崙劍派的到來,其實周擎天都已經通過田橫知道的差不多了。

並且,昨天晚上一夜的思想鬥爭,已經讓周擎天想好了對付周永天,那條狡猾老狐狸的辦法了。

“好,提前和他們兩個見一麵也是好的。”

“雙兒,以最快的速度,給朕更衣。”

周擎天立馬起身,他的心裡暗暗發笑。

現在戲台子很顯然已經在太極殿搭好了,隻是唱戲的角兒們還需要幾個吧。

不如就讓朕的丞相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