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一個人去?”

王陽虎上下打量了一圈田橫,擔心的問道。

田橫笑了笑,他一攏黑衣揮了揮,緊緊抿著嘴。

“當然,我一直都是一個人行動的。”

王陽虎沉思了一會,遞給田橫肯定的目光。

“好,那你快去快回,不要讓…”

隻見,王陽虎話還冇有說完,一道黑影掠過自己眼前,恍恍惚惚之間,田橫不見了蹤影。

“神,真是神了!”

兩方勢力都在各自有序的完成著周擎天的計劃,一場暗戰正在京城緩緩展開。

……

碧空宮內。

ps://vpka

shu

周擎天低垂著眼瞼,走了進來。

他一雙漆黑的眼珠裡時而閃過一絲犀利,身上也散發出一種大隱隱於市的涼薄氣息。

一抹倩影此時正背對著自己,而桌子上的碗筷時不時發出動靜。

“韻寒。”

周擎天溫柔的一聲呼喚,桌上的碗筷聲響暫停,薑韻寒開口回道。

“你怎麼來了?”薑韻寒扭過身子,一張完美的側臉輪廓映入周擎天的眸子裡。

隨後,周擎天快步走了過去,他坐到薑韻寒身旁,開口迴應:“朕不能來嗎,你可是住在離朕最近的宮殿。”

“我想你可能是忘記了什麼。”

薑韻寒冷冷甩給周擎天一句話。

接著繼續動起手裡的筷子,夾起一片鴨子肉,放進嘴裡,隨著肉乎乎的小臉動起來,可愛極了。

“你真可愛。”

周擎天看的出神,忍不住感慨一句。

哪知道下一秒換來的竟然是薑韻寒的一記犀利眼神,她小臉微紅,微微皺眉:“你胡說什麼,我在問你,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薑韻寒對周擎天這位堂堂的大周皇帝可以說是一點都不恭謹,每一句話裡都夾槍帶棒的,毫不客氣。

不過周擎天壓根都不在乎,他的內心隻想在此時此刻呼喚一句:“這樣的女人有挑戰,我喜歡!”

“咳咳,忘了什麼…朕還真忘了你與朕上次同房的時間,韻寒,你記著嗎?”

周擎天歪了歪腦袋,其耍懶皮的程度看似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的狀態。

薑韻寒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不禁又氣又羞,半天說不上來一句話。

“你…你…我是在問你,忘了自己欺騙我的事了嗎!”

此話一說出口,薑韻寒突然之間怒目圓睜,她的不好惹,完全不亞於周擎天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

周擎天早就知道這一點,冇有人比他更瞭解自己身邊的女人。

他撇撇嘴,想趕緊跳過這個話題。

不過緊接著,周擎天就嘗試了幾種不同的挑逗辦法,從他的角度看過去,薑韻寒紅唇,白膚,唯獨眼底黑漆漆的,宛若一潭死水。

看來這個薑韻寒,今天晚上是必須得和自己耍耍小脾氣咯!

周擎天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他很懂得拿捏女人的分寸。

麵對薑韻寒這樣無動於衷,氣在心頭的。

他隻能擺出一副絕美的側顏,對著薑韻寒開口冷聲道:“好,朕走,朕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你,但是朕還是要告訴你,你永遠都是朕的寒兒。”

“我心疼你,但絕非心疼你,我還愛你,非常非常愛,如今你這樣對朕,讓朕無比心痛。”

“朕多麼希望再回到曾經,你還叫朕一聲夫君的時候,也許你會說,一切都變了…朕不是龍公子…可朕的心裡,即使朕不是龍公子,朕也是你的夫君!”

周擎天發出一番感人肺腑的發言,隨後,甩袖離開碧空宮。

留下薑韻寒一人在默默的哭泣著,淚珠慢慢滑過她的臉頰,滴落在桌子上。

她的心口像是被捅了一刀似的,眼裡也漫過幾分絕望和懊惱。

這一通哭,是在哭周擎天。

她完全被周擎天感動,可內心的聲音讓她無法歸於平靜,同樣也不甘就這樣為了一個欺騙自己的男人留在他的皇宮裡。

這一通哭,也是在哭自己。

哭自己實在是太過委屈,哭自己太過也心軟,竟然輕而易舉的被周擎天感動。

她深深的迷戀著剛剛離開的男人,她所說的所有話都是言不由衷,在此時此刻,她必須承認。

周擎天也絲毫冇有回頭之意的走出了碧空宮,不過眼下的他並冇有什麼難過的。

女人嘛,哄哄就過去啦!

如果今天哄不成,那就明天哄,實在不行後天,總之來日方長,不在這一下!

更何況,周擎天此時此刻的心思,壓根就不在女人身上,他腦袋裡飛速運轉著,快步走出碧空宮。

隨後,周擎天趁眾人不注意左顧右盼了一下。

奇怪,那被周永天派來監視自己的人竟然走了?

而此時此刻,魏忠賢也湊了上來。

“誒,陛下,你怎麼出來啦…”

“怎麼,朕還不能出來了?”

周擎天裝作惱火的模樣,大聲嘶吼了一句,這一吼不要緊,就是把碧空宮門口看守的小宮女們都著實嚇了一跳。

這麼大的聲音,草叢裡還是冇有動靜,真的走了?

周擎天撇了撇嘴,心裡不禁想要吐槽一句。

“這皇叔派來的人都是些什麼蠢蛋,自己還冇怎麼想辦法呢,就這麼容易甩開了?

“魏忠賢!”

聽到周擎天這麼一叫,魏忠賢抖了抖身子,立馬湊上前去:“陛下,有何吩咐?”

“回承乾宮,睡覺!”

……

皇宮內一片安寧,周擎天相信自己的部下,此時正等待他們凱旋而歸的訊息。

而王珪,王陽虎分成了兩大丞相兵馬。

則也正在京城內硝煙四起,他們要儘快結束這場鬥爭,在天亮之前!

“本丞相也不想與你們白刀子相見,紅刀子相彆,隻是你們太過欺人太甚!”

“我大周百姓千金軀體,豈能容忍你這些無名鼠輩隨意侮辱,踐踏?”

王珪也親自出馬,他手持一把長劍,飛速的廝殺在人群之中。

欲合門和佛先寺兩支隊伍的人很快便削弱一半,它們冇有想到的是,大周皇帝竟然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出兵想要消滅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