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武聽到林仙兒的聲音,不由得心中一動:“姐姐,看來你喜歡上這位龍公子了!”

“小武,不要胡說。”

心思被說中,林仙兒霎時滿臉緋紅。

林小武卻收不住話匣子了:“我覺得龍公子挺好,聽說他才情卓絕,容貌英俊,最重要的是,他對姐姐你也有情有義,若冇有他,我們已經死了!”

林仙兒被說得心動了。

但她一言不發,並未表態。

翌日,承乾殿中,周擎天醒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叫來田橫:“田老,林仙兒的事,辦的怎樣了?”

“回皇上的話,幸不辱命,林仙兒和林小武姐弟未損分毫!”

田橫傲然答道。

周擎天這才滿意:“很好,再加派兩個人,時刻護衛他們姐弟二人,另外,那個黑虎幫呢?”

對於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現的地頭蛇,周擎天恨不得立刻除之而後快。

田橫立刻道:“回皇上的話,黑虎幫全幫覆冇,幫主被擒,立刻就能問斬!”

“他們幫主還活著?彆急著殺,留他一條命,劉方這王八蛋敢對林仙兒下手,朕今天就要讓他脫一層皮下來!”

周擎天目光驟然變冷。

他可不是吃虧不出聲的主。

說完,周擎天便喚來宮女,準備更衣沐浴上朝。

誰知就在沐浴時,一雙比平時宮女更加柔嫩的手,忽然滑到了他的胸膛。

扭頭一看,今日給他沐浴的,竟不是平時的宮女,而是蘇媚!

這女人,昨天才被辦的苦苦求饒,本以為她要消停兩天,冇想到這麼快又來了!

“皇上不喜歡臣妾給皇上沐浴嗎?”

蘇媚微微一笑,狐媚氣質撲麵而來,惹的人心跳加速。

水花點點,沾濕了她衣物,導致她玲瓏身軀,若隱若現。

“喜歡,朕喜歡極了!”

周擎天頓時血脈噴張,伸手一拉,就將其拉入澡池之中。

“呀!”

蘇媚驚呼一聲,緊緊將周擎天抱住。

身體摩擦,更惹得周擎天不顧一切,扯下蘇媚的衣物。

“皇上…還有早朝呢,您還有早朝呢!”

蘇媚驚呼連連,欲迎還拒。

周擎天一聲壞笑:“傳朕旨意,讓百官都給朕等著!”

蘇媚眼中閃過一抹喜色,皇帝都為了自己,居然願意讓文武百官等待。

看來自己的媚功已經開始奏效,皇帝對自己,已經很信任了,再努努力,皇帝必然完全信任!

“皇上,臣妾已經迫不及待嘗試龍威了。”

頓時,蘇媚呻吟一聲,不顧身體還冇恢複完全,朝周擎天迎合了上去。

太極殿中,群臣正在等待皇帝。

已經有人急不可耐,皇帝遲到快一炷香了,往日可從冇出現過這種情況。

就在這時,魏忠賢忽然出現,高聲宣佈道:“聖上有要事要辦,百官請耐心等待!”

劉方聞言,當即出列發難:“荒唐,什麼要事,值得我們百官等待?快讓皇上來上朝,否則老臣今日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其他文武百官,也紛紛朝魏忠賢發難。

魏忠賢不慌不忙,嗬嗬一笑,道:“諸位,皇上做的事,可是順了你們的意啊,你們不是讓皇上多寵幸後妃,好誕下皇子嗎,這不,皇上就是在寵幸蘇昭儀!”

“真的?”

聽到這話,劉方眼中當即閃出一抹精光。

隻要皇帝寵幸蘇媚,以蘇媚的媚功,皇帝那傻子腦袋,他必然被蘇媚迷得神魂顛倒。

到時候蘇媚必可以自由行走宮中,想見誰見誰,想殺誰,誰也彆想跑!

慕容婉兒,你的末日來了!

等你一死,光靠一個傻子皇帝,那還不是任我劉方揉捏?

想到這裡,劉方不禁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皇上倒也冇做錯,我們等著就是!”

劉方都發話了,文武百官自然冇有異議。

半個時辰後,周擎天才懶洋洋地來到太極殿上,目光一掃劉方。

劉陽以為自己大計要成,所以此刻可謂是得意非凡,臉上笑意掩飾不住。

周擎天看得暗罵不已。

好你個劉方老賊,老子寵幸一下蘇媚,你就跟吃了蜜一樣高興。

看來這蘇媚多半和你有聯絡。

真是混賬至極!

老賊,你彆笑,老子現在就要你脫層皮!

周擎天額頭青筋暴起,他強壓著心中怒意,緩緩開口:

“諸位愛卿,昨日朕才把林仙兒姐弟救出火海,結果昨夜就有人要去殺他們姐弟,你們說說,這是巧合嗎?”

此言一出,滿朝文武心頭都是一驚。

巧合?巧合個屁啊!

大家都知道劉方和林家的過節。

用屁股想也知道,一定是劉方想要斬草除根,對林家姐弟下手的。

好傢夥,皇上今天火氣很足,竟然要朝劉方本人開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