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媚冷哼道:“切,薑妹妹的身子好多了,說話也不結巴了。”

“估計再過幾天,她的眼睛就恢複了。”

眼睛要恢複了?

太好了!

再過幾天,韻寒就能恢複了!

光是想到這裡,周擎天就感到無比的激動,剛纔的心情瞬間消散一空。

不過,要是薑韻寒發現他並不是龍公子怎麼辦?

這一點,周擎天暫時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難道要讓薑韻寒傷心欲絕不成?

周擎天又不是冷血動物,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絕對不能讓薑韻寒再受到任何傷害了。

在思考的同時,周擎天已經和蘇媚走到了寢宮門前,他的步伐頓時一滯,神情有些猶豫不決。

周擎天不知道該不該推門而入,他甚至在擔心,薑韻寒此時就已經恢複了,睜著眼睛等著他。

而在這時,蘇媚卻是好笑道:“彆擔心了,薑妹妹還冇恢複呢。”

說罷,蘇媚一把就推開的門,並且將周擎天也推了進去。

這一推,周擎天猝不及防的就進來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薑韻寒。

寢宮的門立即被推開,薑韻寒一下子就聽到了外麵的聲音,她連忙轉過身,麵向門口。

薑韻寒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裙,衣裙垂至於地麵,她那坐姿,將優美的曲線身材完美勾勒了出來,而其絕美的麵容,帶著一絲絲尋常女子冇有的柔情。

如此美貌的容顏,她的眼睛卻無法睜開,這讓其顯得有些楚楚動人。

嘎吱!

不知道為何,剛看到薑韻寒的第一眼,周擎天就忍不住被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深深吸引。

一想到自己將其傷害成這樣,周擎天就暗自愧疚,他快步跑到薑韻寒身前,雙手大張,直接將其抱住。

深深的抱住,感受其身上的溫度。

被周擎天一把抱住,薑韻寒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不過轉瞬之間,她就明白了。

這個熟悉的觸感,熟悉的呼吸聲,以及微微顫抖的身軀。

除了周擎天,再冇有其他人了!

薑韻寒緩緩吸氣,隨後也抱住了對方,在周擎天的耳邊柔聲說道:“你…回來了?”

聞言,周擎天毫不猶豫的回道:“嗯,我回來了。”

這一句話,直接觸動了薑韻寒的心絃,讓其不禁流下了濕潤的淚水。

看著懷中哭泣的柔弱女子,周擎天並冇有多想,他單純的以為,對方是因為太久冇見他,所以才哭的。

畢竟,他去古梨城也有些時日了。

這幾天,他也該好好陪陪韻寒了,至於周永天?

他算個什麼東西,難道還能讓自己感到困擾?

周擎天心中暗自嘲諷,同時,他嘴上卻是溫柔的安慰道:“冇事了,為夫在這裡。”

說著,周擎天輕輕的拍著對方的背部,一邊感受那嫩滑的肌膚,一般撫摸著對方。

這時,門口的蘇媚想了想,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也到了他們的獨處時間。

哎……

真是羨慕,薑妹妹可以一直享受周擎天的照顧,而自己現在卻不行了。

蘇媚暗自歎氣,不由得搖了搖頭,心中有些難受。

明明剛被滋潤過,可在周擎天離開她身邊後,她卻感到一陣空虛。

薑妹妹,說起來算是她的姐姐了,在崑崙劍派時,就經常照顧她,教她練劍。

對方現在正與愛人親熱,她明明應該感到高興,但心中為什麼卻如此不舒服,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奪走一般,有種沉悶的感覺。

蘇媚抿了抿嘴,雙眉微微凝起,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不知道自己的這種心情叫什麼,但她知道,現在不是打擾兩人的時候。

或許,蘇媚心中是覺得,看不見他們親熱,心情就會好點吧。

對此,她悄悄的推出寢宮,順手將門關上,並散去了寢宮門前的侍女,讓其離去。

這樣就好,明天再過來找周擎天吧。

想到這裡,蘇媚心情略微好了些。

但就在她準備離開之際,卻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聲音。

“夫君,你愛我嗎?”

“當然,為夫最愛你了。”

“那你會一直陪著我嗎?”

“放心吧,夫君會一直陪著你的。”

一直…嗎?

聽到屋內傳來的對話,蘇媚下意識閉上了雙眼,靠著門的身子緩緩下沉,最終坐到了地上。

坐在地上的蘇媚,感到屁股傳來一陣冰涼,但她的內心,卻是一陣燥熱。

那是種無法理解的煩躁,她不由自主的將手放入胸口,感受心中的異狀。

她知道,現在的薑妹妹,是把周擎天當做龍公子,所以才如此深情。

而她自己,卻不能在薑妹妹的麵前與周擎天做些什麼,甚至不能表現出愛意。

蘇媚頭一次感到如此難受,她搖了搖頭,強撐著身體,離開了此處。

同時,她心中感慨,

哎,這個周擎天……

到底要傷多少女人的心,才甘心……

在蘇媚傷心,而周擎天卻在和薑韻寒親熱之際,京城內的某處。

永天王府內,周永天卻是感到心驚膽戰,背後都被汗水浸濕。

他心中大驚,皇上這是怎麼了!

周擎天現在模樣,和幾年前的傻子皇帝完全不一樣,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如果說,在冇見到周擎天時,他還覺得對方是在用慕容婉兒的錦囊妙計。

但是現在,他卻毫不猶豫的否定了這點。

他有兩個根據,第一,他已經在慕容婉兒的玉蟬宮周圍,安排了手下。

但凡有人進出,或是慕容婉兒送出錦囊妙計,他定然會發現。

可這麼長時間過去,他卻什麼都冇發現,彆說人了,就連一隻蒼蠅都冇進出過。

如此一來,能夠否定慕容婉兒是幕後黑手的想法嗎?

當然不能,如果說,慕容婉兒將錦囊妙計全部交給了周擎天,所以玉蟬宮纔沒有人進出的話,他倒還可以理解。

但是,第二,周擎天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傻子。

隻有與周擎天對話過的人才能知道,他的那雙眼神,就像是要將他看透一樣。

那一身的帝王之氣,完全就不像是傻子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