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勝雲氣的咬牙切齒,他心中對柳生雪姬的恨意,真是太大了。

但饒是如此,他依舊毫無辦法,隻能無能狂怒。

麵對南蠻的女王,他也隻能憤恨的瞪著對方,除此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這時,一旁的吳濤察覺到了他兒子的情況,心中自然也是有了些許的不滿。

他麵露凝重,冷笑道:“柳生雪姬,這次慘敗,為什麼我的士兵死的最多?”

還能因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柳生雪姬這邊的人都在後麵觀望。

一旦有情況發生,或是局麵不對,胡驍會立即派人撤退。

因為,柳生雪姬早就有預感,對上週擎天,肯定會有危險。

而這種預感,果然應驗了!

隻不過,麵對吳濤的質疑,柳生雪姬卻是笑著說道:“我怎麼會知道,隻能說明你的人,不擅長上戰場吧。”

不擅長上戰場?

這種話她都說的出口?這臉皮也太厚了吧。

難道他的士兵都是過去送死的?

“什麼!”

這一次,吳濤也安耐不住了,一巴掌拍在桌上,直接站了起來。

他的人擅不擅長戰鬥,吳濤心中能不清楚嗎?

聽到柳生雪姬的話,吳濤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見狀,一旁的士兵立即上前,將手中的武器紛紛指向柳生雪姬這邊。

胡驍和孟祥也毫不示弱,直接拔刀,擋住了士兵擊過來的武器。

雙方的頓時劍拔弩張起來,似乎馬上就要打起來了一樣。

就在這時,柳生雪姬緩緩站起身,對著吳濤說道:

“現在並不是內鬥的時候吧?”

“與其在這裡廝殺,不如好好談談,該如何奪回古梨城。”

的確,現如今該討論的,肯定不是在這裡內鬥,而是奪取古梨城,擊破周擎天的防禦。

但是,該如何去做呢?

吳濤也重新坐了下來,陷入了沉思。

兩天後。

在京城城門前,皇上坐著的龍輦,浩浩蕩蕩的朝著皇宮駛去。

當皇上的軍隊進入皇宮時,眾多大臣連忙出來迎接,臉上都帶著恭敬之色。

不過,最讓周擎天感到疑惑的是,王珪和王陽虎兩人的表情,則是一副無奈。

見狀,周擎天頓時皺起眉頭,難道這些天,發生什麼事?

皇叔真的有那麼厲害不成?

還冇等周擎天說些什麼,一名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這名男子,正是周擎天的皇叔,周永天。

他的長相,讓周擎天感到一絲熟悉,對方的眉宇間,與皇兄有著些許的相似。

周永天連忙說道:“恭迎陛下回宮!”

“皇叔?你怎麼回來了?”

見狀,周擎天故作震驚,連忙走下龍輦,快步走到對方身前。

眼中帶著深深的激動,就好像是見到許久不見的親人一樣。

在眾人的眼中,這一幕認親屬實淚目,簡直太感動了。

許久不見的皇叔,現在終於見到了。

但是,聰明人卻是知道,雙方心中早就知道對方的事了,現在不過是在演戲罷了。

而且還演的如此逼真,他們真是厲害。

周擎天一把抱住周永天,感動的說道:“皇叔,既然你回來了,那就不要走了。”

“皇上說的是,我以後不會離開皇宮了。”

說罷,周永天點了點頭,緩緩笑道,同時,他心中暗道。

哼,當然不會離開了。

隻要一天冇坐上皇位,他心中就很是不爽。

哪怕不清楚周永天心中所想,但周擎天還是猜的**不離十。

在眾人的歡呼下,周擎天終於回到了承乾宮。

原本週擎天是打算先看望一下薑韻寒和蘇媚的,但情況不容許他這麼做。

剛回到承乾宮,王珪和王陽虎就要覲見。

無奈之下,周擎天隻好點頭,畢竟,現在的情況,還是畢竟複雜的。

屁股還冇坐熱,周擎天就聽到兩人的抱怨。

王珪一副鬱悶的樣子,立即開口說道:“陛下,您不在的這幾天,永天王爺簡直太猖狂了。”

王陽虎也同樣如此,“是啊,他太明目張膽了,絲毫不在意百姓的安慰。”

嗯?

什麼情況?

發生了什麼事,周擎天一臉懵逼,他都冇聽明白。

周擎天壓了壓手,示意兩人靜下心來,緩緩說道:“不要著急,慢慢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區區一個周永天,難道還能讓他翻天不成?

聽到皇上的話,兩人這才放鬆下來,是啊,現在有皇上在,不怕周永天做什麼。

王珪連忙說道:“陛下,是這樣的,在他回到京城後,就有好幾名自稱是欲合門弟子,在京城胡作非為!”

嗯?

周擎天皺起眉頭,心中疑惑不解,都這樣了,還不讓百騎司將其抓起來嗎?

難道京城的官兵都是吃乾飯的?

周擎天不解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將他們抓起來?”

還冇等周擎天繼續說些什麼,王陽虎歎了口氣,緩緩說道:

“陛下,本來是要抓的,但永天王爺卻說,他們是江湖人士,冇有犯大錯,就冇有理由抓他們。”

冇有犯下大錯?

周擎天心中重複了一遍,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江湖人士。

這難道是巧合嗎?

周擎天問道:“哦?那他們到底如何胡作非為的?”

王珪連忙說道:“是這樣的,他們調戲良家婦女,還將她們抓到自己家中進行侵害!”

什麼?

這還不算大錯?

周擎天下意識重拍扶手,差點將扶手打斷,怒罵道:“這難道還算冇有理由不成?”

“直接抓起來!”

如此憤怒的樣子,王珪和王陽虎不是冇見到過,這就是皇上的怒火。

但是,這樣對付周永天並不是正招。

見狀,王陽虎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陛下,萬萬不可,永天王爺他……”

他還能說什麼?

周擎天大怒,立即看向一旁的魏忠賢,大聲喝道:“哼,又何不可,去將周永天叫過來,朕親自和他辯論!”

“是!”

還冇等兩位大臣說話,一旁的魏忠賢立即退下,去傳周永天了。

見此情景,王珪和王陽虎也隻好作罷,畢竟皇上都回來了,不信周永天還能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