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製作出十幾個,那這簡直就是戰場上的大殺器。

以括機和滑輪的威力,箭矢足以洞穿鎧甲,甚至將人帶出幾米遠。

巨型弩車的威力,可比普通的弩箭距離遠多了。

好點的弩車,射程能夠達到八百米到一千米。

試想看看,敵人在那麼遠的距離,就遭受到數十發箭矢的攻擊,他們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這樣一來,彆說進攻了,光是防守都成問題。

要是將這等連弩排滿城牆,還有誰能攻破城牆?

如果帶著十幾個連弩車上戰場,光是開戰前,便發射出這麼多的箭矢,就足以擾亂敵軍士氣。

周擎天連忙問道:“現在製作出了幾個?”

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有多少個成品,如果數量足夠多。

那麼在這個時代,他就掌握了極大的優勢。

ps://vpka

shu

聞言,魯方升立即說道:“回陛下,還在試驗階段,所以隻有兩個。”

兩個?

還行,放在城牆上足夠抵擋一會了。

隨後,周擎天想了想,緩緩說道:“夠了,你先下去,將那兩個新弩車帶上,一同前往雲州。”

說罷,周擎天命人停下了馬車,將魯方升帶了回去。

待得對方離開後,周擎天暗自思考,除去新弩車,他手中還有十幾箇舊的巨型弩車。

也足矣了。

而在這時,一旁的田無雙好奇的問道:“陛下,您這麼關心的弩箭,是為什麼啊?”

為什麼?

周擎天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以後的主流,將不再是近戰,而是遠距離戰爭。”

現在的人們都還無法知道,但等到以後,他們就會發現了。

聞言,田無雙歪著腦袋,緩緩問道:“遠距離?為何?”

隨後,周擎天摸著對方的腦袋,笑道:“雙兒,你以後會明白的。”

話音剛落,周擎天便將對方摟在懷中,嗅著對方身上的芳香,同時享受田無雙身上的柔軟。

如果不是時間太過緊急,周擎天還打算和蘇媚纏綿一會。

但現在時間明顯不夠了,得儘快前往雲州。

對此,周擎天也隻好和他的貼身護衛,田無雙纏綿了。

光是撫摸田無雙的背脊,對方的麵色便升起一縷微紅,呼吸略微急促。

汗水不斷從額頭上冒出,打濕了垂落的髮梢。

周擎天的兩手,從田無雙的背脊緩緩摸到她的兩臂。

田無雙露出來的手臂,以及她那肩背,和普通女子的柔軟無骨不同,而是帶有一股自然的肌肉輪廓,均稱中又帶著一絲絲堅韌的美感。

啪嗒!

似乎是周擎天太過用勁的緣故,田無雙直接被推到了龍輦中的床上,光滑的兩腿緩慢映入周擎天的眼簾。

那光滑的大腿,簡直讓周擎天心神盪漾。

僅僅是片刻,周擎天便忍受不住,直接撲了上去。

刹那間,整輛龍輦中,充斥著春光之色,以及曖昧的香氣。

龍輦中很快便發出了動靜,如果有人在龍輦附近,便能清楚的聽到。

車內有著一段一段的喘息聲,令人無法理解。

接下來的幾天旅程,基本都是如此度過的,等到達東五城之中的古梨城時,周擎天都感覺自己瘦了一圈。

眾人纔剛到來,慕容軒轅便帶著數完金吾衛,在城門等候多時。

田橫緩緩來到了龍輦前,說道:“陛下,到古梨城了。”

到了嗎?

周擎天立即回過神來,他拉開簾子,立即看向車外。

這裡的確是古梨城,旁邊還有慕容軒轅,以及眾多金吾衛待命。

見狀,周擎天緩緩點了點頭,看來南蠻今日並冇進攻。

難道說,這是他們故意的?

嗯?

就在這時,周擎天突然發現,慕容軒轅的臉色不太對勁,就好像是吃了屎一樣。

見狀,周擎天原本想跟慕容軒轅交談一番的,但很明顯,這裡並不是交談的地方。

所以,眾人立即進入到了古梨城的行宮之中。

看著周擎天略帶疲憊的神情,田橫不忍勸道:“陛下,這幾天的日夜兼程,您已經累了,還是儘早休息吧,有什麼事明日再談便是。”

光是看到周擎天的臉色,田橫滿心的不忍,怎麼能讓皇上如此勞累呢。

其實,周擎天這幾天之所以如此疲憊,很大的原因是在田無雙身上。

可能是後者太過優秀了吧。

聞言,周擎天老臉一紅,他總不能說是你女兒身體太好了吧?

無奈之下,周擎天強忍著睏意,說道:“無妨,古梨城的事要緊,叫慕容軒轅過來吧。”

“是!”

冇有辦法,田橫還是將慕容軒轅帶到了行宮之中。

當慕容軒轅進入行宮時,周擎天剛想問些什麼,卻不料,前者大步向前,直接跪到地上。

慕容軒轅自愧道:“陛下,是末將失職,丟了兩座城池,還請陛下責罰!”

原來如此,周擎天這才明白,對方為什麼之前會一直苦著個臉。

隨即,周擎天緩緩說道:“責罰是一定會有的,但不是現在,你先起來吧。”

有錯自然要罰,如果現在周擎天說冇什麼,反而會讓慕容軒轅一直愧疚著。

慕容軒轅立即說道:“是!”

同時,他臉上的難受,也消散了幾分。

周擎天立即開口,“跟朕說說,這幾天的戰況如何了?”

這是周擎天現在最想知道的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慕容軒轅立即說道:“回陛下,在七天前,南蠻大軍突襲東一城。”

“吳濤的手下,在東一城暗中聯絡,將城門打開,這才失守的。”

哦?

原來是吳濤派人潛入城池,將城門打開,所以南蠻才如此迅速的嗎?

周擎天微微皺眉,那第二座城池呢?

隨後,慕容軒轅再次說道:“至於東二城,它的位置是在南蠻和吳濤的中間,所以……”

原來如此,周擎天算是明白了,他口中的東二城,是因為地理位置不好,才失守的。

這麼看來,這兩座城池的失守,其實並不怪慕容軒轅。

但誰讓他是將軍,職責隻能是他承擔。

周擎天緩緩說道:“朕明白了,但這些並不是藉口,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