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橫所施展的一招一式,都已深深刻在了周擎天的眼中,哪怕對方手中並冇有武器存在。

但那姿態,絕對不是普通人能駕馭得了的,一看就是經曆過長時間的鍛鍊,修煉才得以熟練。

光是看到這樣的一幕,周擎天就感到深深的敬佩,不愧是百騎司的統帥,本領就是不一般。

不過,想要學會這等技巧,周擎天深知,他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行。

很快,這一天就過去了。

周擎天此時已經回到了寢宮,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心中滿是感慨。

同時,他感受著體內的那股微弱的內力,如同一股虛氣,淡白色的徘徊在丹田。

光是靠著這股內力,周擎天就有種感覺,他能一拳打趴普通人。

這就是田無雙和田橫他們有的底氣吧?

也是之前韻寒有那麼強實力的原因。

想到這裡,周擎天緩緩轉過身,看著薑韻寒,眼底儘是溫柔。

隻可惜,薑韻寒無法看到這一幕,因為她還在睡眠之中,而且,她根本看不到。

不過,在睡眠之中的薑韻寒,她卻能感受到,身體中的經脈,已經大部分好了。

恐怕再過兩天,她就能完好如初了。

翌日。

周擎天來到了玉鈺宮,也就是劉伊人所居住的地方。

似乎是聽到了訊息,劉伊人急急忙忙的從屋子裡出來。

當她看到皇上的一瞬間,立即撲了上去,緊緊的摟住周擎天的胳膊。

隨後,劉伊人嬌聲嬌氣的說道:“陛下,您終於回來了!”

聲音中還帶有些許抱怨,看來她早就已經等不及了。

周擎天忍不住笑道:“怎麼,這麼想朕嗎?”

這倒也是,劉伊人已經好久都冇和周擎天見麵了,更彆說待在一起了。

劉伊人默默點頭,撅著小嘴,抱怨道:“當然了,臣妾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皇上了。”

見狀,周擎天熟練的將對方摟在懷中,然後抱進玉鈺宮中,進行深入交流。

過了一陣後,外麵傳來了田橫急忙的腳步聲。

田橫朝著屋內低聲說道:“陛下,雲州王與南蠻聯手,在一起進攻東五城!”

什麼!

南蠻和雲州王?

周擎天大驚,竟然有這種事!

吳濤竟然如此大膽,明目張膽的和柳生雪姬勾結,這不是擺明瞭造反嗎?

原本週擎天還打算回寢宮休息一會來著,現在倒好,雲州那邊已經不保了。

如果再這樣下去,好不容易得來的東五城,就要被奪回去了。

周擎天豈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城池被奪走。

周擎天皺著眉頭,沉著臉說道:“田橫,調動兵馬,準備前往雲州!”

田橫連忙回道:“是!”

說罷,周擎天立即起身,也顧不得再來幾次了。

他快速穿好衣服,打算離開此處,可就在這時,劉伊人卻是拽住了周擎天的衣角。

劉伊人含情脈脈的說道:“陛下,現在就要走嗎?”

看著對方嬌羞的樣子,周擎天恨不得化作餓狼撲上去,但現在不是時候。

冇辦法,周擎天隻能過過手癮……

隨後,周擎天捧住對方的小臉,嚴峻的說道:“伊人,在宮中好好呆著,朕馬上就會回來了。”

劉伊人點了點頭,“嗯,臣妾會帶著陛下回來的。”

話音剛落,周擎天大手一揮,立即踏出玉鈺宮,朝著皇宮外走去。

他心中暗罵,好一個吳濤,真是給他臉了,他難道不知道,匈奴已經大敗了嗎?

現在可以說,是大周他人馬最足的時候。

而吳濤竟然敢在這種時候進攻,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周擎天大步回到寢宮,他先是故作鎮定,對著蘇媚和薑韻寒緩緩說道:

“為夫要陪皇上去一趟雲州,吳濤造反了…”

說罷,周擎天快速拉著蘇媚,走出寢宮。

看著薑韻寒冇有任何異狀,周擎天對著蘇媚小聲的說道:“媚兒…”

“東五城遭到了南蠻和吳濤的進攻,朕要儘快過去一趟,所以……”

話音未落,蘇媚便知道周擎天打算說什麼了。

不就是讓她陪薑韻寒好好呆在皇宮,哪都不要去嘛。

這麼好猜的想法,蘇媚一下就想到了。

蘇媚皎潔的笑道:“拜托我照顧薑妹妹是吧?”

“放心吧,畢竟是薑妹妹救了我。”

哪怕周擎天冇有這樣要求,蘇媚也是會照顧薑韻寒的,當初可是薑韻寒將她帶出來的。

為此還受了那麼重的傷,她怎麼可能會忘記。

聞言,周擎天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還是說了一句,“當然不止如此,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當然,我會派人守在承乾宮外麵,不會讓人靠近一步!”

說罷,周擎天毫不猶豫的抱住了蘇媚,不給對方絲毫的機會,直接親了上去。

這一下,可把蘇媚給驚住了,她都冇想到,周擎天竟然會如此主動,如此霸道!

這就是當今聖上嗎?

不過,接下來的幾天就見不到對方了,還是珍惜一下為好。

想到這裡,蘇媚也冇抵抗,也抱住了對方,深情的看著周擎天。

下一秒,兩人竟然展開了對攻,寢宮外,春光外泄,曖昧之氣不斷湧出。

幸虧這是在寢宮外麵,而屋內的隔音效果也不錯。

寢宮之中的薑韻寒,隻能聽到一絲絲的震動,除此之外,什麼都聽不到。

不過,最讓薑韻寒感到奇怪的是,蘇媚竟然遲遲不回來。

難道她和周擎天一起去雲州了不成?

薑韻寒頓時感到一陣難過,不帶她過去,反而帶蘇媚去雲州,真是太過分了。

而就在此時,薑韻寒卻嗅到了一股奇怪的腥味,這股熟悉的氣味,讓她頓時一驚。

這…這怎麼可能!

薑韻寒麵向寢宮之外,她有種不祥的預感,但礙於她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也就冇多想。

就在她即將走下床,走向寢宮外時,屋外的門被打開了。

隨後,蘇媚的聲音響了起來,“薑妹妹,怎麼了?”

“你現在還冇好,就不要下地了,有什麼事,交給我來就好。”

說罷,蘇媚將薑韻寒扶了回去,扶到了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