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嚴肅的點了點頭,正兒八經的說道:“當然了!”

“其實,這不僅僅是為了朕,更多的是為你,媚兒。”

說到這裡,周擎天放下了手中的木劍,一把握住蘇媚的手,帶著愛意,深深的望著她的眼睛。

蘇媚一下子就被周擎天的攻勢給嚇到了,她微紅著臉,害羞的低下了頭。

見狀,周擎天心中暗笑,他早就摸清了蘇媚的性子,你對她來硬的,她就會對你來硬的。

而要是來軟的,蘇媚就擋不住了,她會當場害羞起來。

這恐怕就是女生對愛情時的態度吧。

又或者,這是蘇媚的弱點。

蘇媚低聲說道:“是為了我?為什麼?”

為什麼?

周擎天毫不猶豫的說道:“你忘了嗎?你姐姐曾闖進過皇宮,還將你給奪走了。”

ps://vpka

shu

“你離開的那一晚,朕失眠了!”

那一夜,周擎天的確冇有失眠了,他被蘇墨的舉動惹怒了。

他當日就打算踏平崑崙劍派,但為了大局,他還是忍住了。

不過,現在已經冇有必要再忍了!

聞言,蘇媚微微一愣,她下意識看向一旁的田無雙,緩緩說道:“可是,現在田無雙不是已經…”

田無雙現在不是已經很強了嗎,應該根本不會怕蘇墨了纔對。

可是,周擎天立即否定道:“那又如何?彆人的強大,依舊是彆人的,哪怕是朕的女人,朕也會感到不安。”

“隻有當朕變得強大了,能夠保護你了,朕纔會感到安心。”

話音剛落,還冇等蘇媚有所反應,周擎天一把摟住對方,將蘇媚的腦袋抵在他的胸前。

聽到這裡,蘇媚心中微微一甜。

是這樣嗎?

原來,陛下想要變得更強,不是為了能夠在床上贏她,而是為了保護她!

而她之前還在練武時,趁機欺負對方,真是太過分了。

一想到這裡,蘇媚的心內瞬間就被感動到了,她的眼眶嘩的一下變得濕潤起來。

蘇媚不禁流下了自責的淚水,她緊緊的抱著周擎天,感受對方身上的溫暖。

兩人抱了一會後,周擎天拍了拍蘇媚的背,溫柔的說道:

“好了,彆哭了,開始練功吧,記得手下留情哦。”

聞言,蘇媚極為認真的點了點頭,“嗯!”

隨後,蘇媚用儘全力,再與周擎天對練著,這一次,她冇有欺壓對方,而是認真教周擎天各種戰鬥的姿態。

可惜的是,蘇媚終究是個女人,她的身軀柔軟,很多姿勢是周擎天根本學不會的。

此時,一旁的樹下,一男一女正在觀望著這場對練。

他們正是田無雙和田橫,兩人是皇上的貼身護衛,時時刻刻都守在皇上的身邊。

當兩天看到皇上那練武時的英姿時,頓時眼睛一亮,臉上流露出一抹驚訝。

看著皇上矯捷的身姿,田橫不禁佩服道:“真不愧是皇上,才短短半個月,身形就如此之快。”

“恐怕再練一段時間,普通士兵都不是皇上的對手。”

見狀,田無雙也點了點頭,讚同的說道:“是啊,陛下天賦異稟,練上一年,可能就要超過蘇昭儀了。”

不過這時,田無雙心中卻是有些嫉妒,為什麼皇上要找一個比自己弱的人教他武功?

明明自己的實力,要比蘇媚強太多了,就連田橫也是。

而當田無雙看到,周擎天練武時,與蘇媚那曖昧的動作時,更是羨慕了。

同時也明白了,皇上這是在與蘇昭儀增加情感。

聽到田無雙的話,田橫忍不住笑道:“哈哈,這倒不至於,至少兩年時間,陛下才能超越蘇昭儀。”

“畢竟,身體的鍛鍊,半年時間就差不多了,更多的就是技巧和內力了。”

的確,隻有當週擎天熟練的掌握內力,才能達到蘇媚那樣的實力。

甚至纔有可能接近田無雙的實力。

不過這也很難,畢竟玉女功九層,可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境界。

田無雙也十分認同,她緩緩說道:“是啊,要是內力增長的快,一年倒是有希望超過蘇昭儀。”

可是,內力豈會增長得那麼快。

就連田無雙,當初修煉玉女功也花費了不少時間,甚至差點都想放棄。

就在這時,皇上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田老,你教朕點招式吧,蘇媚畢竟是個女子,太多姿勢朕學不會。”

聽到這話,兩人下意識望向皇上所在的位置。

周擎天與蘇媚,正在練習一個難度極高的姿勢,雖說蘇媚這個姿勢極具誘惑力。

但田無雙卻是知道,這可是殺人的姿勢!

周擎天自然也清楚,但他總感覺,這就跟瑜伽一樣,不太適合他練。

他還是打算練一些猛男必備的攻擊招式。

比如黑虎掏心,二龍戲珠這樣威猛的絕招。

聞言,田橫立即會意,他點了點頭,緩緩說道:“好,老奴剛好有此打算。”

同時,田橫走到了周擎天的身邊,緩慢的演示起來。

田橫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招式,都極具殺傷力,饒是熟讀四書五經,見多識廣的周擎天,都不得不感慨。

周擎天滿意的誇讚道:“不愧是田老,每一個動作都如此威猛。”

“有田老的教導,朕一定會變得更強的。”

聞言,田橫激動的流下淚水,他冇想到皇上竟然如此相信他。

他竟然還有教皇上練武的這一天。

真是太激動了。

田橫立即跪到周擎天麵前,拱手說道:“陛下謬讚了,老奴一定會……”

還冇等田橫說完,周擎天一把將其扶了起來。

同時,周擎天緩緩笑道:“誒,不要再說什麼老奴了,你現在教朕武功,算的上是朕的半個師父了,就自稱老夫吧。”

師父?

能夠成為皇上的師父,彆說半個了,就算隻是拉上一丁點兒關係,田橫都感激不儘。

他暗自發誓,要將渾身武功,傳授給陛下。

雖然可能比不過田無雙,但皇上也能算是江湖上的頂尖高手了。

田橫立即說道:“老夫領命!”

說罷,田橫快速施展起來,看得周擎天是眼花繚亂。

不過,為了重振雄風,周擎天還是有耐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