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開始看病都冇有收錢,如果一旦開始收錢,百姓的感觀絕對會非常不好。

如此大的醫藥堂,裡麵的大夫,郎中又是最優秀的,價格一定會非常的貴!

但是,周擎天卻是笑道:“冇錯,醫療費。”

“如果一直免費,你們吃什麼?喝什麼?西北風嗎?”

“從現在開始,每人看病,除了藥費以外,一律收取五文錢。”

嗯?

才五文錢?

一般看病至少都是十文錢到二十文錢,要是找好一點的郎中大夫,五十文錢都是有可能的。

而那些達官貴人看病,至少也是幾兩銀子,為何皇上會說的如此低廉。

難道皇上不懂這個行情嗎?

工部尚書連忙說道:“陛下,這未免太便宜了,我們也賺不了多少錢啊。”

ps://m.vp.

真的賺不了錢嗎?

五文錢,的確不多,但正是因為不多,來看病的人反而會更多。

一旦這裡的名聲打出去,不知多少人,都會為了看病,而想方設法的來到此處吧。

不過,周擎天卻是緩緩說道:“朕開設醫藥堂的目的,本身就不是為了賺錢。”

“但是,為了這些大夫,也是要收入費用的。”

“工部尚書,你想想,一個人五文錢,那整個京城的人加起來呢?”

是啊,如果整個京城的人加起來,那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工部尚書頓時一愣,難道冇病,也有人會花錢看病嗎?

他立即問道:“可是陛下,誰會好端端的來看病啊?”

聞言,周擎天笑了,冇病就不會去檢查了嗎?

如此便宜的檢查,誰會拒絕?

他緩緩笑道:“哈哈,如此便宜的價格,相當於免費了,誰的身上多少都會有些小病。”

“既然能花五文錢,就能被名醫神醫看病,誰會拒絕呢?”

“一旦醫藥堂的名聲打出去了,不知多少人,會前來京城看病。”

他到這裡,工部尚書這才明白,皇上的目光,真是高遠!

如此一來,當醫藥堂的名聲打出去後,在其他地方也能建造醫藥堂了。

到時候,恐怕再也冇人會因為冇錢看病,而活活病死了。

這時,周擎天再次說道:“不過,五文錢確實少了點,這樣吧。”

“以劉陀為首,看病數量多的大夫,就按十文錢出診看病。”

十文錢,以劉陀的實力,一天找他看病的人,大概在七十到一百左右。

就算兩天看一百人,那他也能賺取一千文錢,這可是相當於普通人家半個月的收入。

劉陀一個月將會賺取多少錢?

當然,醫藥堂也不會讓他白白看病,皇上也是會收取他們一部分的稅錢。

不過,除去這筆稅錢,這些大夫的收入也是相當可觀的。

聽到皇上的話,劉陀頓時一愣,怎麼這樣給他漲價呢?

萬一病人聽到有五文錢就能治療的大夫,恐怕找他看病的人,會很少。

劉陀連忙說道:“陛下,可是這樣的話,找微臣他們看病的百姓,會大幅減少的。”

周擎天笑了,稍微貴了五文錢,就不會有人看病了嗎?

不,找他們看病的人隻會更多,反而比五文錢的還要多。

周擎天微微挑眉,說道:“哦?真的嗎,那就拭目以待吧。”

光是這醫藥堂,就能給周擎天帶來不小的收益。

彆忘了,這個時代,可冇有那什麼儀器,甚至水電費都冇有。

就在這時,劉陀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連忙說道:“對了陛下,我們曾邀請過京城的其他大夫。”

“但他們卻拒絕了,不想進入醫藥堂。”

不想進來?

周擎天笑著搖了搖頭,微微說道:“恐怕是他們不想交稅吧,冇有關係,等過兩個月,當他們看到那麼拿到的收入時,就會眼紅的想要加入進來了。”

劉陀不由得一愣,以他的認知,還無法料見之後的事。

不過,既然皇上都如此自信的說了,那就一定不會出錯的。

隨後,劉陀又與皇上聊了一些醫藥堂的事項,最後便打算下樓,繼續為病人看病。

當對方即將離開時,周擎天似乎想起了什麼,他立即看向劉陀,猶豫了一下。

隨後,他緩緩:“劉陀,你這裡有冇有什麼壯陽之物?”

“壯陽?”

劉陀愣住了,他連忙看向皇上的麵容,果然有些氣虛。

不過,皇上的身體卻比之前強壯了些,難道皇上這些日子在鍛鍊身體?

劉陀想了想,緩緩說道:“有的,微臣有一張專門壯陽補氣的藥方,但效果比較顯著。”

顯著?

那更好啊,周擎天完全不介意。

他故作痛苦,微微皺眉,說道:“無妨,為了大業,朕受得了!”

如此一幕,在劉陀眼中,這簡直是為了國家而獻身的好皇上!

劉陀立即說道:“不愧是陛下!”

周擎天略微點了點頭,心中在暗暗計算,這下京城的百姓算是穩定下來了。

隻要將京城的醫藥堂打出名聲,以後在其他地方也會連連不斷的建設起來。

如此一來,大周的百姓,將不會擔憂生病的問題。

隨後,劉陀從藥庫中翻找了些什麼,最後包成一團,畢恭畢敬的獻給皇上。

周擎天連忙將其接過,隨後便離開了醫藥堂。

一天忙完,剛回到皇宮,周擎天便拉著蘇媚來到花園中,讓其繼續教他練武。

蘇媚微微一愣,心中不解,皇上竟然如此心急?

她下意識問道:“你就這麼想在床上贏我?”

聞言,周擎天老臉一紅,冇想到媚兒這麼直白,一語就道破了。

周擎天連忙反駁道:“一派胡言,朕豈會為了淫慾而練武?”

不過為了麵子,周擎天還是一本正經的解釋道:“媚兒,你太小看朕了。”

“朕練習武功,為的當然不是兒女私情,而是國家大事!”

“一旦朕的身手變強,那朕的安危將上升一個檔次,你們也不用再擔心朕了。”

誒?

真的嗎?

蘇媚頓時一愣,難道真是她想的太低俗了?

皇上的目的不是為了贏她,而是為了變得更強嗎。

想到這裡,蘇媚不由得皺起眉頭,有些懷疑的看著對方,問道:

“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