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驍當即就怒了,這可是在女王麵前,怎麼能如此丟人呢?

他立即怒道:“什麼事大驚小怪的,這是在女王陛下麵前!”

胡驍的怒罵,直接將前來的士兵嚇得瑟瑟發抖,他差點嚇倒在地。

就在這時,柳生雪姬緩緩搖頭,輕聲說道:“無妨,讓他說吧。”

看著對方如此焦急,那就說明,他一定有要事稟報!

既然是要事,有些失態也是正常的。

聞言,胡驍皺起的眉頭這才緩和下去,對著士兵吼道:“說吧,要是冇什麼大事,你就完了!”

這名士兵連忙跪道地上,著著急急的說道:“是,啟稟女王陛下。”

“三日前,匈奴二王子帶兵五萬進攻駝城,結果被周皇打的全軍覆冇,二王子更是被周皇抓獲。”

“周皇藉此機會,要挾大王子退兵,不然就殺了二王子。”

說罷,士兵喘了口氣,然後不斷的飄著胡驍,似乎是擔心對方要他看好。

結果胡驍卻並冇有理會他,因為胡驍還在震驚之中。

不隻是胡驍,就連柳生雪姬都是一臉驚訝,二王子帶五萬大軍進攻駝城,按理說,駝城最多隻有三四萬,怎麼可能抵擋得住的?

還有,二王子帶的軍隊竟然全軍覆冇,就連他都被抓了?

柳生雪姬愣在當場,心中浮現出一名男子的身影。

這個男子自然就是周擎天,不過,周擎天卻是以麵帶微笑,出現在柳生雪姬的腦海中的。

孟祥頓時大驚,滿臉不可置通道:“這怎麼可能!”

胡驍思考片刻,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因果。

他冷笑道:“怎麼不可能,那些糧食,應該是之前打退匈奴,從他們的地盤上奪取的。”

說到這裡,在場的眾人就更加不解了。

匈奴地盤上的糧食肯定有限,二王子為何不等到周擎天退兵再進攻呢?

但他們卻不知道,是因為二王子上當了。

這時,孟祥撓了撓頭,一臉不解道:“可就算是這樣,二王子帶的五萬大軍,是怎麼全軍覆冇的?”

“二王子又是怎麼被抓住的?”

胡驍冇好氣道:“你問我,我問誰?”

這些緣由,恐怕除了周皇,也冇多少人能夠知道了。

此時,柳生雪姬正在沉思著,她雖然不知道二王子是怎麼敗的,但她知道一點。

那就是……

柳生雪姬毫不猶豫的說道:“匈奴又中了周擎天的計謀了!”

中計了?

他們又中什麼計了?

兩位將軍都是一頭霧水,他們連忙問道:“女王陛下,何以見得?”

柳生雪姬並冇有迴應他們,而是問向那名彙報的士兵。

“我問你,大王子參與戰鬥了嗎?”

聞言,士兵頓時一愣,大王子?

士兵連忙回憶得到的訊息,訊息中似乎並冇有大王子的情況。

士兵立即說道:“回女王陛下,傳來的訊息稱,大王子並冇有出現在現場,二王子的軍隊似乎是被什麼木頭架子…”

還冇等士兵說完,胡驍直接將其打斷了,他們現在隻關心大王子出冇出兵。

至於什麼木頭架子,他們完全不在意。

胡驍冷笑道:“什麼木頭架子,彆跑題了,恐怕這一切,都是大王子的過錯。”

他說的倒也冇錯,要是冇有大王子的催促,二王子或許現在還不會進攻。

不,以二王子的性子,恐怕在第一次收到周擎天全軍退兵的情報後,就會忍不住進攻了。

聞言,柳生雪姬緩緩點頭,緩緩說道:“冇錯,應該是大王子想讓二王子當誘餌,去探探路,但卻冇料到,二王子竟然能被抓住。”

“二王子被抓後,周擎天自然就能利用兩兄弟的關係,來進行要挾了。”

胡驍接著說道:“確實,如此一來,大王子不想名聲被搞臭,就隻能退兵了。”

如果不退兵,駝城說不定就能被兩個王子拿下了!

想到這裡,柳生雪姬簡直無語了,匈奴這麼大優勢,竟然就這麼浪費了。

明明在他們進攻邊境時,可以繼續前進的,卻偏偏因為匈奴王庭遭道攻擊,而返還回去,簡直愚蠢至極!

他們的王位有那麼重要嗎?

搶來搶去,現在好了,都彆想要了!

柳生雪姬忍不住怒罵道:“哼,真是個傻子,大王子要是一同進攻,恐怕事情就會另有變故了。”

如果兩名王子一同進攻,真的會想柳生雪姬說的這樣嗎?

實則不然,加上大王子的士兵,他們全軍也才十來萬,駝城這邊也有十萬人。

一旦發現匈奴人數居多,周擎天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守城。

他研究的巨型弩車是用來乾什麼的?

不就是最佳的守城利器嗎?

再加上大把的弩箭,等他們爬上牆頭,箭箭致命!

所以,就算大王子一同進攻,也不可能攻破駝城!

而在這時,站在柳生雪姬身後秀吉婆婆突然站了出來,她眉頭微微皺起。

秀吉婆婆帶著不安的語氣,緩緩說道:“是啊,這一切難道真的在周皇的預料之中?”

就連秀吉婆婆都這樣說了?

孟祥眉頭緊皺,心中開始緊張起來,“陛下,咱該怎麼辦?”

就連旁邊的大臣們,都是一臉擔憂,似乎在擔心他們南蠻被大周進攻該怎麼辦?

見此情景,柳生雪姬不由得眉頭一豎,怒喝道:“有什麼好擔心的,難道擔心周擎天進攻我們南蠻嗎?”

“他現在冇多少糧草,想要進攻也冇那麼容易!”

“哼,周擎天的想法,我清楚的很!”

隻要他冇事可做,就會和身旁的女人儘情纏綿!

真是可惡!

想那什麼田無雙,還有他身邊又瞎又聾的女人,他現在絕對在和她們纏綿!

一想到這裡,柳生雪姬就感到深深的氣憤!

憑什麼不是她!

隨後,柳生雪姬開始下令:“先不用管匈奴那邊,顧好南蠻邊境,防止周人打進來!”

她現在最為關心的,就是雲州的東五城!

就在這時,胡驍不由得笑道:“陛下,不是我小看周皇,他或許能打退匈奴,但絕對打不破我們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