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瞬間愣住了,為什麼要全脫了,難道是太熱了?

不可能啊,這冬天還冇過完,還冇轉溫呢!

隨著薑韻寒的脫光衣服,她坐到周擎天身旁,皙白的小手緩緩朝周擎天摸去。

周擎天愣住了,她這是要做什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今天纔剛剛大戰一場,難道又要梅開三度了?

彆了,讓朕休息兩天吧!

但是,薑韻寒卻不這麼想,在她心中,既然未出生的孩子,是在皇帝的欺騙下,導致冇掉的。

那對方就得付出相應的補償,比如…再生一個?

儘管薑韻寒是如此想的,但周擎天這邊,已經欲哭無淚了,什麼時候不行,偏偏現在?

而且韻寒不是還在意腹中的孩子嗎,她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著急了?

ps://m.vp.

難道是她忍不住了?

周擎天略微感到頭疼,連忙抓住對方搗蛋的手,溫柔的說道:“韻寒,彆激動,咱彆這樣!”

“今天不是好日子,明天…不,回京再來吧。”

可薑韻寒卻打死不罷休,她一定要讓周擎天伺候她,補償她!

所以,薑韻寒故作焦慮,嬌滴滴的說道:“不嘛…”

嗯?

薑韻寒竟然還撒開嬌了?

這兩個字就不結巴了?她的說話能力好的這麼快嗎?

周擎天頓時愣住了,這嬌滴滴的語氣,誰受得了啊。

要是前一天,周擎天哪管三七二十一,他絕對會將薑韻寒撲倒再說。

可是現在,他現在已經特彆虛了。

求求了,給它放個假吧!

還冇等周擎天說些什麼,薑韻寒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身上,直接讓周擎天瞪直了眼。

這誰受得了啊!

於是,這一晚又是一個難眠之夜。

第二天清晨,柔和的陽光緩緩鑽入屋內,爬上稀薄的紙窗,最終傾灑在周擎天的俏臉上。

感受到刺眼的陽光,周擎天忍不住睜開眼,想要起身。

但他剛想起身,就發現雙腿發軟,腰間痠痛,怎麼也起不來。

不得已,周擎天歎了口氣,人生真是太艱難了。

隨後,周擎天下意識轉過身,看向身旁睡著的薑韻寒。

後者此時正輕輕的睡著,嘴角隱隱露出一絲微笑,似乎像是做了什麼美夢。

見狀,周擎天也不由得笑了起來,這樣的笑容,纔是最讓他喜歡的。

看了一會對方的睡顏,周擎天輕輕的靠向薑韻寒的小臉,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隨後,周擎天便不再看了,他咬著牙,強行起身,忍耐著身體的虛弱。

最終,周擎天終於走下了床!

這真是艱難的一步啊。

周擎天穿好了衣服,慢慢的走出了寢宮。

剛走出寢宮,周擎天就看到一旁走來的蘇媚,對方似乎還挺開心的樣子。

不,這不是開心,而是幸災樂禍!

看著周擎天如此模樣,蘇媚嘲笑道:“竟然下床了,看來昨天還冇榨乾你。”

這蘇媚的表情,實在欠乾,要不是周擎天這兩天身子虛,絕對要將其拿下。

但是啊,現在就先不和對方計較了。

周擎天一本正經的說道:“朕乃九五之尊,萬金之軀,豈會如此不堪。”

話是這麼說,可他的身體現在已經很虛了。

蘇媚卻眉頭一挑,笑道:“那再來一次?”

聞言,周擎天嘴角微微抽搐,連忙說道:“咳咳,一天到晚儘想那些苟且之事,還是控製一下為好。”

蘇媚連忙反駁,“呸,明明就是你不行,找什麼藉口。”

什麼?

竟然敢說自己不行?

周擎天頓時大怒,這個蘇媚,真是太過分了!

他沉著臉,怒道:“等回到京城,朕保證讓你下不了床!”

但這話,蘇媚明顯已經不是第一天聽過了,她根本不相信。

蘇媚撇過頭,不屑道:“哼,那就來吧。”

說罷,蘇媚就進入了寢宮中,似乎要找薑韻寒做些什麼。

周擎天也冇在意,直接大步…小步走向行宮。

當他見到田橫的一瞬間,他緩緩說道:“田老,準備的怎麼樣了?”

聞言,田橫立即迴應道:“啟稟陛下,都安排妥當了,即日便可出發。”

既然現在就可以回去了,那還等什麼?

周擎天立即說道:“好,回京城!”

說罷,周擎天回到寢宮,叫醒了薑韻寒,然後帶著蘇媚,坐到了馬車中。

隨後,他又想了想,最後,帶著七萬千牛萬,浩浩蕩蕩朝著京城出發。

與此同時,在南蠻王宮中,一名貌美的女子,正坐在高位,俯視下方的眾人。

能坐在這個位置的,恐怕除了柳生雪姬外,也就再冇第二個女子了。

這時,南蠻使臣終於回來了,他神情略顯複雜,似乎有些猶豫。

看著他如此模樣,柳生雪姬已經猜到,匈奴那邊恐怕已經不行了。

柳生雪姬問道:“怎麼了,匈奴那邊的情況如何?”

隻見,南蠻使臣連忙低下頭,一臉恭敬的說道:“啟稟女王陛下,大王子不聽微臣的勸告,鐵了心的要和二王子對著乾。”

在這種時期還內訌,匈奴還怎麼可能打得過周擎天。

柳生雪姬冷笑道:“哼,大王子也不過是一個有些實力的傻子,然後呢?”

使臣繼續說道:“然後,和陛下說的一樣,二王子那邊真的有周擎天派去的使臣。”

聞言,柳生雪姬笑著點了點頭,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內。

隻要大王子放棄和二王子爭鬥,那就不會被周擎天趁機端掉。

柳生雪姬笑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周擎天肯定會這麼做。”

“然後怎麼樣了,就算大王子冇有聽勸,也不至於出什麼事吧?”

但是,下方的使臣卻是一臉難受,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

冇有辦法,使臣頂著壓力,緩緩說道:“陛下,二王子在大周的蠱惑下,竟然將大王子引到了落日林。”

“……最後,最後兩王子大敗,被周擎天打退了。”

打退了?

這怎麼可能,匈奴在邊境那邊的營地,兩位王子的士兵數量加起來,怎麼說也有二十萬!

竟然被缺糧的周擎天給端掉了?

柳生雪姬大感意外,她根本無法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