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為了得知真相,薑韻寒還是屏住了呼吸,緊張的向前摸去。

她探出的小手在空氣中微微顫抖,就像在抓什麼會移動的東西一般。

明明隻是一小段距離,但薑韻寒卻不由得流下了冷汗,一想到心中的猜測,她就有種恐懼感。

憑藉之前的聽到的,她猜測,自己的夫君龍公子,就是周擎天假扮的!

那個讓她討厭的皇帝,難道一直都在假扮成她的夫君?

在薑韻寒想著的同時,她的手也終於觸碰到了周擎天的臉!

摸到了!

這種觸感,是鼻子,然後是嘴巴。

為了不將對方吵醒,薑韻寒的動作特彆的輕,像是在撫摸周擎天的臉一樣。

僅僅是一瞬間,薑韻寒便有種渾身進入冰窟的感覺一般,全身冰涼。

為什麼會這樣?

這種感覺,為何如此陌生,和上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明明在之前,觸摸夫君臉頰時,那種熟悉的感覺,纔是她的夫君。

但現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夫君的臉,會如此的陌生?!

這也難怪,薑韻寒上次摸到的,其實是周擎天偽裝成龍公子的麵具罷了。

一直以來,周擎天都是再用龍公子的麪皮,來跟薑韻寒接觸了。

所以薑韻寒隻記住了龍公子的臉,哪怕每一個細節,她都記在心中。

但現在,她手中的麵,卻完全不是龍公子的,不是她夫君的!

薑韻寒快速鬆開雙手,她一刻也不想觸碰對方,甚至不想坐在床上。

她的身體不由得顫抖起來!

此時,她腦海中閃過一道道曾經聽過的話語,那是龍公子與皇上的對話,以及龍公子對她說的話。

“陛下,您怎麼過來了?”

“朕過來看看,你妻子恢複的怎麼樣了?”

“回陛下,我娘子已經好很多了,謝皇上關心。”

“娘子,我去和皇上交談一會,你先在這裡坐一會,蘇媚會陪著你的。”

這是在進入駝城時,夫君與皇帝的對話,那是的她,聽力還不是特彆好,但也能勉強記住兩人的對話。

為何薑韻寒會覺得當時聽力不是特彆好?

因為她聽到的這兩段對話,似乎是同一個人說出來的,還有那來回移動的腳步聲。

然後是……

“娘子,夫君回來了!”

“娘子,小心燙,慢點喝。”

“娘子,是我啊,你的龍公子!”

……

每一句話,都是夫君對她關心,愛護時說的。

在當時,薑韻寒甚至覺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竟然能享受到夫君對她的特彆照顧,餵飯,喂水,走路時被對方攙扶。

不管乾什麼,夫君都能會對她特彆關心,薑韻寒甚至覺得,她這身傷也是值得的。

但是現在,薑韻寒卻發現,那一句又一句的話語,如同騙局一般,充斥在薑韻寒的腦海中,讓她感到深深的恐懼。

薑韻寒突然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心裡難過至極,她此時有種想要自殺的念頭。

她到現在才發現,她一直厭惡的皇帝周擎天,竟然就是她深愛的龍公子!

如果隻是這樣,她或許還能接受,但是……

為什麼夫君和皇帝要一直催促她,讓她去崑崙山拯救蘇媚呢?

為什麼蘇媚又會叫她為薑妹妹?

這一切的一切,恐怕都是為了騙她去救蘇媚,而設計出來的圈套!

等等!

就在這時,薑韻寒突然想到,當初她和龍公子成親的那一天,在床上的點點滴滴。

難道這也是假的嗎?!

原來這一切,都隻是為了騙她去救蘇媚!

她中了皇帝的圈套!

中了她夫君的圈套!

一想到這裡,薑韻寒控製不住的流下了傷心的淚水,她再也不想看到龍公子了。

不,再也不想看到皇帝了!

等一下,既然龍公子就是周擎天,那當時在姐姐那裡時,她為何要說那樣的話?

為何太王妃當時會如此,難道說,姐姐早就知道了?

嗡!

薑韻寒瞬間感到,大腦彷彿在顫抖。

原來就隻有她自己一個人不知道,所有人都將她矇在鼓裏!

啪嗒…啪嗒…

薑韻寒的淚水猶如斷線了一般,全部落在了手上,以及那皺巴巴的被子上。

乾巴巴的被子,被薑韻寒的淚水所浸濕,她強忍住淚水,試圖擦乾眼眶中的所有淚水,可她發現,她根本做不到。

淚水就像不要錢一樣,控製不住的往下落。

薑韻寒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和皇帝騙子在同一張床上,她簡直感到厭惡。

但是,就在薑韻寒即將下床時,她才意識到。

她現在還冇恢複視力,什麼都看不到,就連與人對話的能力,她也無法做到。

等等,薑韻寒突然想到,既然她當時已經成為了廢物,為什麼周擎天還要一直裝著龍公子的身份,陪在她身邊?

難道當今的皇帝,也會有內疚之心?

就算內疚,他大可找人照顧自己,冇必要一直裝作龍公子,陪在她身邊啊?

薑韻寒也不是冇想過,對方或許饞她的身體,但轉念一想,當時她五感儘失,基本已經是廢人一個了。

誰會對這樣的廢人感興趣?

就算有,哪怕強行動手,薑韻寒也是冇有絲毫反抗之力的。

但就算這樣,周擎天還是裝作她的夫君,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這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

難道是為了她腹中的孩子麼?

薑韻寒忍不住摸向腹部,感受體內胎兒的動靜。

自從上次在雪山上,她感受到孩子在腹中作祟後,就再也冇感覺到他的動靜了。

而在現在,當薑韻寒摸向腹部時,卻突然發現,她的腹部竟然如此平滑。

和之前微微發鼓的肚子完全不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她的孩子呢?

難道是在雪山時,被那些長老…

為什麼!

為什麼她現在才察覺到!

薑韻寒捂著嘴,強行忍住抽泣的聲音,低聲哭泣著。

但是,哪怕她強忍著,聲音和顫抖的身體,依舊將身旁的周擎天給吵醒了。

周擎天迷糊的睜開眼睛,好奇的看向薑韻寒,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又是什麼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