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在匈奴營地內。

大王子收到了從駝城傳來的訊息,二王子被大周抓獲。

原本在得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大王子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但接下來,他就感到一陣惱火。

為什麼呢?

隻見,謀士緩緩說道:“殿下,周皇還說,要用一萬兩黃金,才能將二王子給贖回去。”

一萬兩黃金?

那是什麼概念?

大王子手中連一千兩黃金都冇有,更彆說一萬了!

大王子不屑的冷笑道:“贖那個廢物?還要花一萬兩黃金,他怎麼不去死?”

“做夢,本王子連一兩黃金都不會給他!”

說罷,大王子笑著坐在椅子上,大搖大擺的喝著茶水。

ps://m.vp.

但謀士的樣子,卻顯得有些猶豫,以及深深的不安。

察覺到謀士的異常,大王子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難道還有什麼糟糕的訊息?

隻見,謀士緩緩說道:“殿下,還有一件事。”

“周皇傳訊息,如果殿下不將大軍撤離此處,他們就要殺掉二王子。”

好啊!

大王子巴不得二王子早點死,死的越慘越好。

這樣一來,他就能輕鬆的當上匈奴的首領了!

大王子笑道:“這不是很好嘛,有什麼…”

話音未落,大王子也終於明白了,謀士為什麼會如此焦慮。

大王子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他立即問道:“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

謀士低聲說道:“駝城全部百姓都知道,營地中也有不少人知道。”

這訊息已經傳播的這麼廣了嗎?

這下糟了!

現在恐怕全軍都知道了這個訊息,說不定連匈奴王庭的那些傢夥,也知道了。

要是大王子還不退兵,不將二王子贖回來,匈奴王庭的那些老傢夥,一定會藉此機會。

大肆宣揚他是一個連親弟弟都不愛惜的人,這樣的首領,如何能愛惜自己的士兵?!

說不定何時又會拋棄自己的人民。

一旦被傳出去,彆說當首領了,這些士兵恐怕都不會跟隨他了。

大王子開始頭疼起來了,他捂著額頭,不斷的沉思。

到底怎麼樣,才能脫離這個困境呢?

就在這時,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連忙說道:“如果我說,要為了營救二王子,集結大軍進攻駝城,會怎麼樣?”

隻要用振奮人心的話語,對所有人說,他是為了拯救二王子,才帶兵進攻的駝城。

那他們會不會士氣高漲?

但是,謀士卻一語否定,反駁道:“王子殿下,這樣不現實,二王子的五萬大軍都敗了,咱這七八萬的士兵,恐怕也難以攻下駝城。”

“而且,周皇也說過了,一旦我們進攻,二王子必死無疑。”

一旦二王子因為他死的,就算他攻破了駝城,也會很難贏得人民的心。

這種因小失大的事,他是不會去做的。

隨後,大王子歎了口氣,心中滿是不甘,他好不容易纔送掉二王子。

冇想到,這次卻因為他,而無法正麵進攻!

大王子唉聲歎氣道:“哎,難道隻能拋下這個營地了嗎?”

等等,為什麼周皇如此著急。

他之前甚至還引誘他們進攻,這不就是因為,周皇那邊冇糧嘛!

大王子立即激動起來,連忙說道:“對了,隻要再等幾天,等駝城那邊冇糧了,再進攻不就……”

可是,就在大王子神情激動之時,謀士再次說出一句打擊人的話。

隻見,謀士低落的說道:“殿下,我們的糧食也不多了,堅持不了幾天了。”

嗡!

大王子感到腦子嗡嗡的在響,是啊,他們在此待得時間,太長了。

前前後後的戰爭,他們的糧食也快不多了。

要是一個勁的往前線運糧食,那後方就缺糧了呀。

隻為了一個駝城,實在太不值了!

大王子咬了咬牙,憤怒的吼道:“好一個周擎天!”

“本王記住你了,等我大軍壓境的時候,一定要徹底除掉他!”

“現在,全軍撤離!”

謀士點了點頭,將訊息傳了下去。

…………

之後,不到一天的時間,匈奴陣地的所有士兵,統統撤離了此處。

當週擎天收到訊息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了。

此時,周擎天正在與蘇媚進行著練功,情況依舊是周擎天遭受著捱打。

蘇媚似乎是抓住了機會,立即嗬斥道:“不對,腿不能這麼放,要踢出來!”

“你的身體太弱了,還是多練練吧。”

聽到蘇媚的嘲笑,周擎天感到十分的不爽,他可是皇上,平時忙的要死,哪有時間鍛鍊身體。

他能有時間在這裡練武,就已經是很難的了好吧。

周擎天立即反駁道:“切,我平時處理那麼多事,哪有時間鍛鍊身體。”

之所以不說朕,是因為薑韻寒就在一旁的樹下坐著,傾聽著周擎天與蘇媚的對話。

當她聽到夫君要練功時,整個人都傻了。

龍公子這個文弱書生,竟然要練功,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薑韻寒轉念一想,難道是因為夫君要保護她,所以纔有了想要練武的想法嗎?

想到這裡,薑韻寒心中就像吃了蜜一樣的甜,她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臉幸福的笑容。

練武嗎?

薑韻寒定住心神,她感受著體內的經脈情況,在藥物的治療下,她體內的經脈都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按照這個程度計算,再過一個月左右,她就能恢複說話的能力和視力了。

到了那時,她就能親眼見到夫君了!

不過,有一點讓她感到不解,為什麼她體內的經脈,每天都在增強?

她明明已經武功儘失,但她卻有種預感,當她恢複視力後,原本的實力,將突飛猛進!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身體帶給她的感覺,就是如此。

再薑韻寒陷入思考的時候,田橫一步一步的來到院內,看著正在練武皇帝,他感到一陣欣慰。

皇上終於要練功了!

不過,他還是不得不打斷周擎天,田橫連忙對著兩人說道:“公子,有情況!”

“匈奴那邊,大王子的士兵已經撤退了,不過他們卻並冇有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