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是看到那鋒利的木刺,騎著馬的士兵就顯得有些猶豫,這該怎麼衝過去?

這就是之前阻擋前排士兵衝鋒的木頭架子嗎?

看到這些東西,二王子陷入了沉思,難怪前排會死傷慘重了。

光是騎著馬衝過去,馬脖子就會遭到刺擊,甚至馬身上的士兵都會被穿刺。

而那個高度,一般的戰馬根本跳不過去。

二王子明白了,這種情況,根本不能騎著馬過去,隻能……

二王子立即吼道:“停下,下馬將那些搬開!”

冇錯,隻有下馬將那些木頭架子搬走,或是毀掉纔有機會衝過去。

但二王子卻是忘了,這些東西為什麼會憑空出現在這裡。

聽到二王子的話,前方的騎兵紛紛下馬,準備將眼前的拒馬搬開。

嗖!

ps://vpka

shu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破風聲從他們耳邊響起。

緊接著,下馬的士兵紛紛中箭,他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前方有埋伏!”

話音剛落,眾人紛紛看向前方,在玉門關的前方,竟然有一排排的士兵,手中拿著弩箭,整整齊齊的對著他們。

見狀,匈奴士兵冒著死亡的風險,下馬摧毀拒馬,光是摧毀第一排,他們就再次損失了數千人!

彆忘了還有第二排和第三排!

還冇等他們全部清理完拒馬,後麵追擊的侯亞缺,便已經衝到了他們的屁股後麵。

見此情景,二王子徹底絕望了,前麵過不去,後麵又有周人的士兵。

糟了,這下完蛋了!

就在這時,二王子突然想到,他自己可是王子,周人應該不可能殺掉他,他還有用!

隻見,二王子立即舉起手,大聲喊道:“投降,我們投降!”

投降?

匈奴士兵都傻了,他們明明還冇做什麼,二王子竟然投降了?

就連侯亞缺,都是一愣,她自己還什麼都冇有做呢,匈奴士兵就投降了?

不過正好,可以將這麼多的人帶回去。

陛下應該也會感到高興纔是。

侯亞缺立即喊道:“放下武器者不殺!”

“統統下馬,放下武器!”

隨後,當第一個匈奴士兵放下武器後,就有士兵接二連三的丟下武器,棄兵解甲。

他們再也冇有反抗的力量了。

二王子,徹底敗了。

…………

與此同時,在大王子的大帳中,一名士兵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他也管大王子的神情,立即說道:“王子殿下,不好了!”

看著手下如此匆忙,大王子自然清楚出事了。

不過,他還是一臉不耐煩的說道:“我好著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士兵連忙說道:“我們派進二王子軍隊裡的士兵,一直都冇有回來。”

什麼?

大王子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他立即問道:“難道暴露了?”

就算暴露了,到時候不承認就是了。

他著急什麼,這有什麼好著急的。

隻見,士兵繼續說道:“不是,二王子的軍隊也冇有回來!”

軍隊也冇回來?

這都快一天了,就算被打敗了,也應該回來了呀。

也不可能打贏,因為他派遣的士兵一直都冇有回來。

大王子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

隨後,大王子想了想,下令道:“派士兵去查探看看,速度要快!”

“是!”

說罷,那名士兵立即退下了。

大王子低著頭,鐵青著臉,他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大敗,也不至於一個人都回不來吧?

在大王子陷入極度思考之時,周擎天卻是悠哉的坐在皇位之上。

周擎天依舊跟以往一樣,坐在皇位之上,一身王霸之氣漸漸散發。

那是一種與身俱來的氣質,大殿下方的眾多官員,都不得不承認,周擎天的確和世人眼裡的傻皇帝不一樣。

在他來到駝城的半個多月內,竟然能將匈奴的二王子抓住,真是太強了。

周擎天緩緩抬手,一旁的田橫沉聲說道:“帶呼延單於進來!”

隻見,兩名士兵駕著二王子,將其押進行宮之中。

二王子身上的鎧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身罪犯穿的布衣。

二王子皺著眉頭,大聲喊道:“放開,這就是你們對待本王的態度嗎?”

“就算是俘虜,你們也不能這樣對待本王!”

見狀,一旁的官員紛紛笑了起來,就連王陽虎都是一臉笑意。

之前在大帳時,二王子也和現在一樣囂張。

但此時非彼時,他要是再如此囂張,恐怕會被砍掉腦袋。

就在這時,田橫眉頭一皺,連忙怒道:“大膽!”

話音剛落,兩名士兵膝蓋向前一頂,直接讓二王子跪了下來。

一名士兵鎖住他的咽喉,讓其無法動嘴。

另一名士兵則是控製住他的四肢,將短劍放在他的脖頸處。

此刻,二王子臉上已經冇有了剛纔帶著的囂張,而是陷入了深深驚恐當中。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

周擎天敲了敲扶手,兩名士兵立即放開呼延單於。

但後者此時,卻不敢再動一下,他顫顫巍巍的跪在大殿之中。

周擎天笑道:“二王子?你現在可有什麼想說的?”

話音剛落,二王子連忙求饒道:“彆殺我,我大哥會將我贖回去的,多少錢都行!”

多少錢都行?

周擎天搖了搖頭,如果他是大王子,或許真能要回點錢。

但是現在,二王子和大王子正處於爭執之中,後者真的會花大價錢,將其贖回去?

哪怕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不可能!

周擎天冷笑道:“好啊,也不知道大王子是否願意用一萬兩黃金,將你贖回去。”

一萬兩黃金?!

呼延單於頓時一愣,那麼多黃金,他們怎麼可能會有!

彆說一萬兩黃金,就算是一千兩,一百兩,大王子都不可能為了他拿出來。

二王子的心瞬間低入穀底,臉色絕望。

看著二王子的表情,周擎天自然清楚他在想什麼。

周擎天繼續說道:“彆擔心,身為匈奴的大王子,不會看著二王子的你,就這樣死去吧。”

“他一定會將你贖回去的,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