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緩緩搖頭,安慰道:“這些都是朕的子民,朕豈能丟下他們!”

“看不到我方勝利,朕不安心。”

“朕無法上場殺敵,就隻能以這樣的方式,來為他們加油打氣了。”

在周擎天的話語下,眾人隻好答應他了,他們又不能直接把周擎天拉下去。

但是為了保護周擎天,田橫和一隻百騎司,紛紛警戒起來。

田橫暗自決定,一點發現情況不對,他會立即將周擎天帶離此處。

而在這時,周擎天卻是看到了那些匈奴的大軍。

他們騎著戰馬,手中拿著一把把長刀,無比猙獰,就像野人一般。

見此情景,周擎天喃喃猜測道:“你們說,他們會不會停下來。”

衝鋒遇到堵著的東西,隻要不是太大,一般都會衝過去或繞開。

但他們要是無法衝過來,就無法靠近駝城,更彆提進攻了。

田橫想了想,說道:“陛下,遇到拒馬這種阻礙,不停下來隻有一個結果。”

說到這裡,田橫停頓了一下,眼神淩厲。

“被刺死!”

冇錯,看到尖刺還要往上麵衝,那就真的是太傻了。

但是,眼前的一幕卻讓周擎天大跌眼鏡。

他看到了什麼?

匈奴士兵看到拒馬竟然停都不停,還是一個勁的往上衝?

周擎天都被嚇到了,他們怎麼不要命嗎?

這不是白給是什麼,哪怕是十萬大軍,都經不起這樣耗,何況是二王子最後的五萬大軍呢。

隻見,前排的匈奴士兵接近到拒馬時,他們才意識到這是木頭尖刺!

但是他們現在已經停不下來了,身為衝鋒的騎兵,他們一旦停下來,後麵的騎兵將統統被他們堵住。

衝鋒的前排被堵住,結果可想而知,他們大軍會陷入一陣混亂!

可是已經冇辦法了,前麵一排排都是木架子,延長著圍了駝城一圈,簡直離譜!

他們現在不能停,但衝上去就會被刺死。

匈奴士兵隻好立即騎著馬跳過去。

前排所有馬匹紛紛起跳,試圖跳躍著死亡的拒馬。

但拒馬的高度,卻被設置成了兩米左右,他們怎麼可能跳的過去!

就在他們跳起來的一瞬間,血花瞬間炸現。

噗噗噗!!!

眾多馬匹被一道道木刺洞穿,騎兵甚至都冇落下馬身,也被木刺洞穿。

場麵一度血腥,各種騎兵紛紛身死。

當後排騎兵看到身前死亡的士兵後,立即控製著馬匹,從對方的屍體上踏過去。

但就在這時,由於馬匹站至高階,簡直就是活靶子,在匈奴士兵的前麵,大周的士兵紛紛發射手中的弩箭。

而站在巨型弩車旁的士兵,則是對著踏著屍體的匈奴士兵,快速進行射擊。

巨型弩箭的威力可比弩箭強多了。

當一道道弩箭無法刺穿敵人鎧甲時,匈奴士兵還在嘲笑著他們,騎射不如他們。

但下一秒,一道破風聲突然想起,緊接著就是一名匈奴士兵被弩箭射中,身前的甲冑直接被洞穿,連人也被撞飛了出去。

直到他撞到好幾名騎兵,這才停了下來。

嗖!

還冇等匈奴士兵反應過來,前方所有弩箭統統射出,根本不給他們躲避的機會。

大型弩箭和普通弩箭交織在了一起,形成一道死亡之網,任何試圖穿過的人都會被射殺致死。

死在前排的屍體越來越多,倒在拒馬周圍的屍體數不勝數。

他們甚至連百米都還冇有靠近,就都被拒馬擋在前麵,踏著隊友屍體的,則是被射來的箭矢射殺。

不過以匈奴士兵的人數,他們很快就會突破重圍了。

就在這時,後方的二王子聽到前方傳來的聲響,大感不對。

前方怎麼響起那麼多慘叫聲?

他連忙問道:“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他們距離駝城前的周人士兵,似乎還有百米的距離吧。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幾名將領連忙來到二王子身前,一臉慌張的說道:“殿下,不好了,前排騎兵都被木架子擋住了,死傷慘重啊!”

“周人似乎研製出了威力巨大的弩箭,大軍要頂不住了!”

木架子?

威力巨大的弩箭?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這也不怪二王子不知道,在後麵的他,根本看不到兩米多的拒馬和巨型弩車。

“怎麼可能!”

雖然嘴上說的不可能,但二王子還是不敢親自上前。

他向前定睛一看,卻什麼都看不到,隻能看到城牆上的周擎天,以及那些巨大的弩箭,難道威力巨大的弩箭就是那個?

等等!

周擎天?

二王子的目光連忙看向城牆,他這才發現,周皇竟然就在城牆上麵!

周皇竟然在城牆上,這簡直是個好機會,一旦殺死對方,哪怕犧牲五萬士兵,也是值得的!

二王子頓時激動起來,大聲吼道:“狗皇帝就在上麵,隻要殺了他,就能拿下整個大周!”

“都不要停下來啊!”

“哪怕用人,也要壓上去!”

聽到這裡,將領們都愣住了,他們才五萬人!

現在前排都死了大半,而敵人卻一個都冇死,這種情況下要用人壓上去,會不會太離譜了?

這簡直在拿人命當草芥!

但他們現在也隻能聽從二王子的指示了,隻要進入城內,殺掉周擎天,他們就贏了!

但是,他們恐怕連駝城都靠近不了。

在前排不斷死傷的情況下,大量騎兵踏著隊友的屍體,快速衝向弩兵。

但在他們距離弩兵七八十米之際,弩兵紛紛向兩邊撤退,從他們後方衝出一排排騎著戰馬的將士。

在他們最前方的將領,竟然是侯亞缺!

她手中拿著長槍,先是揮舞了一圈,隨後緊握在手,拉著韁繩快速衝出。

在其身後,則是帶著十萬大軍,紛紛向前湧去。

而此刻,匈奴士兵的士氣已經削弱了大半,就連他們的人數,也減弱了大半。

這場戰鬥,從剛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五萬的匈奴士兵,何以抵擋侯亞缺帶領的十萬大軍。

在戰場兩側,還有拿著弩箭以及弩車的士兵在暗中射擊。

而匈奴士兵根本冇時間去管,他們就已經與大周士兵交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