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這纔想起來,這裡並不是京城,而是駝城!

姚高升也不在這裡。

周擎天失聲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哦對,已經不需要姚神醫了。”

自從藍太陰將藥方改進之後,不管到了哪裡,周擎天都會命人帶上幾個月的藥包。

每天都會按時喂藥,一日兩次,時間把控的很完美。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薑韻寒纔好的如此之快。

周擎天連忙看著薑韻寒的雙眼,緊緊抓著對方的雙手,一刻也不想鬆開。

後者微微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說了半天,也隻是嗚嗚啊啊。

見此情景,蘇媚分析道:“薑妹妹應該快恢複說話能力了,估計再過幾天,她就能開口說話了。”

再過幾天?

周擎天的神情一下子激動起來,握著對方的雙手,也不由得緊握。

ps://vpka

shu

“如此甚好,甚好!”

霎那間,周擎天都有些口齒不清了。

“唔…”

似乎是察覺到手上的力道,薑韻寒眉頭微皺,發出一聲輕吟。

聽到薑韻寒發出的聲音,周擎天也發現了他的失誤,連忙鬆開雙手。

隨後,周擎天麵帶歉意,連忙說道:“為夫太激動了,不小心弄疼你了。”

薑韻寒卻是露出了笑意,輕輕的搖了搖頭。

周擎天摸著她的腦袋,一臉溫柔的說道:“韻寒,你先不要激動,嗓子纔剛有所好轉,不要太用力,再靜養幾天。”

激動?

蘇媚白了一眼周擎天,心中暗道,剛纔最激動的,不就是你嗎?

現在他們兩個是曖昧起來了,而蘇媚自己,就有些不太舒服了。

就好像,她現在不應該待在這裡一樣。

這就讓她很難受。

蘇媚眉頭微皺,緩緩說道:“都這麼晚了,先睡覺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周擎天眉頭微挑,嘴角揚起,他彷彿已經清楚蘇媚的話了。

明天再說?

應該是今晚再說吧,等薑韻寒睡著了,就可以和蘇媚一起玩耍了。

對此,周擎天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抱著薑韻寒進入被窩。

隻留下蘇媚一人,孤零零的站在一旁。

蘇媚大感意外,他這就睡了?

他難道不知道薑韻寒的聽力現在有多好嗎,晚上怎麼可能再偷偷過來。

看著周擎天和薑妹妹睡得那麼舒適,蘇媚眉頭頓時一皺,想都不想,轉身就走。

看她這個樣子,恐怕周擎天不去哄的話,是冇完了。

待得蘇媚氣沖沖的離開寢宮後,周擎天先是和薑韻寒**了一番,卿卿我我,你儂我儂。

最後,兩人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深夜。

周擎天睜著眼睛,躺在床上,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冇錯,他等待的人,正是蘇媚。

但蘇媚已經不可能過來了,周擎天卻壓根不知。

此時的周擎天已經饑渴難耐了,他的浴火都被剛纔的曖昧強行引起,根本忍不住。

為了壓製腹部的浴火,周擎天深吸一口氣,強行靜下心。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薑韻寒突然翻過身,麵朝他,沉睡在夢鄉中。

原本這也冇什麼的,但薑韻寒是穿的太保守了,那一身薄如薄紙的紗衣,根本擋不住她火辣的身材。

見此情景,周擎天連忙轉過身,心中默唸。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噗!

就在這時,薑韻寒似乎像是做了什麼夢,嚇得立馬抱住周擎天,身子輕微顫抖起來。

隨著薑韻寒的緊抱,那兩團柔軟,直接擠壓到周擎天的背部。

周擎天心中大驚,他到底是糟了什麼孽,為什麼要讓他受這樣的痛苦。

他現在真想將撲上去,將韻寒給大口吃掉。

但後者卻因為腹部的孩子,一直阻止周擎天的深入動作,他也不能強行出手。

一想到這裡,周擎天就不由得歎了口氣,他又不能直說‘你孩子冇了,不如今夜侍寢之類的這種話。

隻能順其自然,先等薑韻寒徹底恢複,再說其他的。

不知過了多久,周擎天腹部的邪火這才消下些許,隨即雙眼一閉,整個人就這麼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

當週擎天睜開雙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時,時間已經到了正午。

看到屋外的太陽,周擎天頓時一愣,已經這麼晚了嗎?

他連忙起床,不由分說的讓蘇媚照顧薑韻寒,自己則是帶著田無雙和田橫跑了出去。

看著身旁的田橫,周擎天立即說道:“帶朕去看看那個木匠。”

木匠?

陛下這纔剛起來,就要去見木匠,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哪怕心中如此想著,但嘴上,田橫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道:“是!”

在田橫的帶領下,周擎天再次來到了魯方升所製造兵器的地方。

這裡大概相當於木匠廠吧,裡麵全是運輸進去的木頭,以及往外運出的器材。

光是走到裡麵,就讓周擎天感到一陣清新。

這裡到處都是木材的樹脂味,還有鬆樹的清香,以及楊木的青草味。

隨後,一行人走入木匠等人的工作區,這裡放置著一排排的大型木架。

上麵則是擺放著一排排嶄新的弩箭,看起來是剛製作好的。

走近架子,周擎天拿了一把下來,在手中仔細觀察著。

不得不說,這個叫魯方升的木匠,手藝是真的好,這把弩已經算得上是這個時期最先進的武器了。

不管是速度,還是射程,都比其他弩要來的強。

當週擎天踏入工作區時,所有木匠統統轉過頭,他們這才發現,皇上竟然來了!

“參見皇上!”

眾人紛紛行禮,神情緊張的拜跪著。

見狀,周擎天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免禮。

畢竟他們還在工作中,還是有些不方便的。

隨後,周擎天指著身前一排排的弩,對著魯方升問道:“這些都是製作好的嗎?”

既然都製作好了,為什麼還不上交到軍營中?

還冇等周擎天發問,魯方升連忙走到周擎天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