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劉方出班發難,其他文武大臣,也立刻附和。

“一國之君,竟然去那種煙柳之地,簡直是恥辱!”

“大周千百年來,從未聽說過有這等事情發生!”

“如果這是真的,哼,老臣寧願告老還鄉,也不願在這汙濁之人的朝堂之上呆了!”

“皇上,還請你立刻回答,這事兒到底是不是真的!”

滿朝文武,你一言,我一語,吵鬨個不停。

劉方臉上掛著得意笑容。

如今他在宮中的內應,被周擎天剷除了個乾淨。

但皇帝走出皇宮後,他還是能掌握一下的。

再加上昨夜事情鬨得太大了,想不知道都不行。

在劉方看來,這純粹是皇帝的傻勁兒又犯了,否則怎麼會給出這麼好的把柄,任他揉捏?

他也不怕周擎天不承認。

隻要周擎天敢說一個不字,他準備好的證人,立刻就能當朝指證周擎天。

到那時,周擎天的處境就會越發艱難,他劉方就算不能趁此機會,謀朝篡位,也能以此為由,乾掉周擎天手下的幾個人。

但就在這時,龍椅之上的周擎天卻一臉輕鬆道:“看來各位愛卿訊息都很靈通啊,冇錯,朕昨天下午的確去了萬仙樓,晚上纔回宮的!”

“什麼!皇上您竟然真的做了這等事情?”

這一下,都不用劉方開口了,朝中那幾個一直處於中立的幾個老臣,都忍不住驚撥出聲。

這些日子,他們一直都在關注周擎天。

看著周擎天接連辦掉好幾個劉方的狗腿子,他們已經開始動搖,覺得周擎天在慕容婉兒的指點下,已經像模像樣。

再加上王珪在一旁吹風,他們已經有人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冇有問題的話,就向周擎天表忠心。

可誰知到周擎天竟然作出夜入青樓這等有失國體的事情。

這皇帝還是那個傻皇帝啊,哪兒能為這種傻皇帝儘忠,還嫌死的不夠快嗎?

看到老臣們的表現,劉方越發欣喜。

如果今天能將這些老臣,全都從周擎天身旁趕走。

那周擎天可就算得上是孤家寡人了!

周擎天目光掃視著朝中群臣,特彆是劉方絲毫不加掩飾的笑容,不由得一聲冷笑,道:“朕是去了萬仙樓冇錯,不過朕去萬仙樓,是為了保護林丞相的遺孀!”

“什麼?”

劉方一愣。

林丞相,他可記得很清楚,乾掉林丞相之後,他纔算掌控了朝局,是個裡程碑人物!

老臣們則驚疑不定:“林丞相?皇上說的林聽濤丞相嗎?”

“正是!”

周擎天傲然道。

這一下,老臣們都不淡定了。

當初林聽濤在朝堂上,是最後一個能阻止劉方的人。

雖然他失敗了,落得個被斬首,妻離子散的下場。

但誰不懷念他?

“朕無意間知曉,林丞相的女兒林仙兒,流落風塵,試問朕能不管不顧嗎?朕自然隻能出手,將其救離火海!”

周擎天坐在龍椅上,聲音猶若雷霆滾滾,振聾發聵:“你們若是不信,大可去打聽,去調查,朕昨夜做了什麼,當時的人證很多!”

“皇上!老臣知錯了!”

聽到這裡,一個老臣直接跪下磕頭,滿臉都是感動的淚水。

試問,天下有幾個皇帝,能冒著被群臣攻擊的風險,卻救一個死掉老臣的兒女?

明君!大大的明君啊!

“皇上聖德,天下含有,老臣竟然誤會皇上,請皇上降罪!”

其他老臣也按捺不住,紛紛出列,朝周擎天跪下磕頭,以表忠心。

情勢忽轉之下,讓劉方措手不及。

他睜大了眼睛,怎麼都冇想到林仙兒,竟然還有這層身份。

這回完了,不但冇有把老臣從周擎天身旁推走,反倒是讓周擎天好好收買了一波人心。

周擎天臉上帶著笑意,親自走下去,將跪下認錯的老臣,一個個全都扶起來。

“諸位愛卿,是朕一開始冇說清楚,你們剛直不阿,朕怎麼會怪你們呢!”

周擎天又說了兩句收心的話。

這一下,又惹得幾個老臣感動不已。

皇帝對劉方等人,那可是吹毛求疵,一個不注意就抓住小辮子砍頭。

對他們卻如此寬容。

這等聖君,再不輔佐的話,老天爺不是白給了他們這條命嗎!

於是有老臣當即跪下朝周擎天叩首:“皇上,從今往後,老臣定要為皇上身先士卒,盪滌朝廷!”

說話間,老臣們的目光,都朝劉方那裡飄去。

這相當於已經明擺著跟劉方宣戰了!

劉方手足微微顫抖。

今天事情的演變,一再出乎他的預料。

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這皇帝的手段,也太高明點了,不,不是皇帝的手腕,是在背後指點周擎天的慕容婉兒的手段!

他心中不禁暗罵,蘇媚啊蘇媚,你到底在乾嘛,怎麼還不朝慕容婉兒出手,莫不是皇帝冇有寵幸你?

想到這個可能後,劉方忽然心頭一跳,越覺得這就是原因。

否則以蘇媚的那姿色容貌,怎麼可能拿不下一個傻子皇帝?見不到慕容婉兒?

思緒及此,劉方當即站出來,道:“皇上有這等心意,微臣也很感動,此事就暫且揭過吧!”

說到這裡,他話鋒陡然一轉:“現在臣這裡還有一事,還請皇上照辦,那就是皇上前日選妃已經完成,卻一直冇聽說有子嗣訊息,國本空虛對皇朝可不好,還請皇上早早寵幸新妃,繁衍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