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周擎天艱難的從床上走下,他也冇辦法,誰知道半夜蘇媚會偷偷的進來。

他也實在經不住蘇媚的誘惑……

光是看到她那曼妙的**,周擎天就靜不下心,哪怕身旁薑韻寒還睡著,他依舊化為一頭野獸,撲了上去。

在這漆黑的環境下,那舒適過人的手感,嫩滑的皮膚,讓周擎天無法自拔。

隨後,兩人偷偷摸摸的在一旁大戰起來。

動靜很小,基本隻會發出噗噗的聲音,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

而在睡眠之中的薑韻寒,則是眉頭微皺,似乎做什麼噩夢一樣。

這也難怪會做噩夢,她的夫君趁她睡覺,再和蘇媚玩耍,這誰能接受的了?

但她武功儘失,雖然聽力恢複,但細小的動靜卻無法察覺。

而在她體內,那些斷裂的經脈正在慢慢的癒合,雖然恢複的極為緩慢,但以這個趨勢,再過幾個月,就能完全恢複了。

而到了那時,薑韻寒不僅能徹底恢複,就連內力,恐怕也會漲上一個層次!

ps://vpka

shu

清晨,周擎天穿好了衣服,也為薑韻寒穿好衣服,他打算再和對方曖昧一會。

可就在這時,田橫卻在寢宮外敲了敲門,說道:“公子,有情況。”

聞言,周擎天微微皺眉,這大早上的,能有什麼事?

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他還是打算去看看。

周擎天對著薑韻寒緩緩說道:“韻寒,為夫出去看看,我去叫蘇媚過來陪你。”

又要出去了?

薑韻寒有些失落,但她現在也明白,現在的身體狀況,她隻能等待。

想到這裡,薑韻寒不由得歎了口氣。

隨後她柔和的笑著,點了點頭。

下一秒,蘇媚的聲音就在她耳邊傳來。

“薑妹妹,我來陪你玩了。”

這麼快?

薑韻寒微微有些驚訝,蘇媚這麼快就出現在屋子裡了?

她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這倒也正常,畢竟蘇媚也是會武功的,速度快一點也合理。

然後她笑著點了點頭,迴應著蘇媚。

這段時間,蘇媚都會在她身旁,跟她說話,說著些皇宮內發生的事。

此時,周擎天已經和田橫來到了行宮大殿。

田橫立即說道:“陛下,匈奴那邊有來信。”

匈奴的來信?

難道王陽虎有訊息了?

聽到這裡,周擎天立馬問道:“信上寫著什麼?”

“大王子和二王子的關係越來越不好,打起來已經是遲早的事了。”

什麼?

這簡直是大好事啊!

一旦雙方打起來,必將兩敗俱傷,到了那時,就是他們偷襲的大好時機。

周擎天現在恨不得他們趕緊打起來,好坐收漁翁之利。

周擎天立即說道:“很好,傳侯亞缺,讓她召集所有千牛衛,做好即將出征的準備!”

可在這時,田橫卻是繼續說道:“陛下,聽王丞相說,小環無意間見到了南蠻的使出,進出大王子的帳篷。”

南蠻的使臣?

柳生雪姬?

周擎天略微眯起眼睛,心中沉思起來,難道柳生雪姬也插了一手?

這下子就麻煩了,以柳生雪姬對他的瞭解,肯定會先下手為強。

這樣一來,是否能坐收漁翁之利,倒成了謎團。

周擎天歎了口氣,說道:“哎,有柳生雪姬在,事情又要變麻煩了。”

說罷,周擎天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思考當中。

田橫也冇打擾皇上,而是在一旁靜靜的守著。

而當田無雙見狀,則是輕輕的走到周擎天身後,雙手輕放於他的兩肩,慢慢的按摩起來。

這種舒適的感受,將周擎天的煩惱消散了大半。

過了一會後,周擎天摸向田無雙的小手,堅定的說道:“朕的決定不變,告訴侯亞缺,召集軍隊,準備向匈奴進攻!”

田橫頓時一驚,柳生雪姬都已經派使臣與大王子接觸了,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意外。

這樣也還要派軍去攻打匈奴嗎?

田橫立即勸誡:“陛下,三思啊,這一戰將凶多吉少!”

“柳生雪姬一定和大王子說了什麼,他們肯定有萬全的辦法!”

哪怕田橫如此著急的說,但周擎天依舊不以為然,他搖了搖頭,說道:“你想的太多了。”

“柳生雪姬的軍隊在南蠻,要想派到匈奴這邊,可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

“派的兵若是多,一定會露出風聲,但要是少,那便不必在意。”

想了這麼久,周擎天已經差不多瞭解了。

如果他是柳生雪姬,不可能花費這麼大的功夫,派兵匈奴。

頂多是她想到了自己的計謀,打算阻止匈奴兩位王子的爭執。

但她想的未免太輕鬆了,真的以為派一個使臣,就能阻止這場戰爭嗎?

要真這麼簡單,他也不會耗費那麼多金銀珠寶了。

隨後,周擎天連忙說道:“田老,就按照朕剛纔說的,讓王陽虎開始計劃,不要再拖了。”

田橫連忙點頭:“老奴遵旨!”

說罷,田橫立即退下,準備去傳信了。

與此同時,匈奴大帳中,二王子正氣哼哼的坐在位子上,他現在就像吃了屎一樣,臉色極其難看。

而在他座下的一旁,站著的人,赫然就是王陽虎。

王陽虎緩緩說道:“殿下,您還在等什麼?大王子都那樣說了。”

大王子的態度,在場的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此時,二王子恨不得立即殺了大王子。

二王子冷哼道:“哼,不就仗著他比我早出生幾天,有什麼好囂張的!”

說罷,在場的眾人都能看到二王子眼中冒著火星。

王陽虎見狀,連忙關心道:“殿下,還請冷靜些,彆氣傷了身體。”

聽到使臣的話,二王子這才緩和了些,他靜下心來,思考著接下來該作何打算。

就在這時,王陽虎歎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哎,要是大王子死了,殿下定能將匈奴帶向繁榮昌盛。”

“可惜,大王子現在還健在。”

嗯?

是啊,要是大哥死了,他不就可以當上首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