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首的木匠緩緩說道:“箭弩,是發射箭的弩器嗎?”

周擎天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冇想到他還知道點東西。

隨後,周擎天緩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木匠連忙說道:“草民魯方升,平時一直都在打造軍方的弓弩。”

這個木匠的名字,叫做魯方升,一直以來都是負責製造軍隊的武器。

像什麼長弓,箭矢什麼的,都是他負責製作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會知道。

周擎天再次問道:“你覺得,弓箭與箭弩,哪個的威力更大?”

但這種問題,魯方升哪裡會知道,他隻是製作弓箭的,對於使用他並不是很瞭解。

魯方升也不敢瞎說,眼前的可是皇上,瞎說可是欺君之罪啊。

他隻好答道:“草民不知,還請皇上恕罪!”

“無妨,算了。”

周擎天擺了擺手,冇有多在意,畢竟他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與其問他,還不如讓眾人親自看看。

隨後,周擎天想了想,然後說道:“李珪忠,帶朕去他們製作兵器的地方看看,你們都跟來。”

“魏忠賢,你去把侯亞缺將軍也叫過來,讓她帶幾名士兵過來,記得騎上馬。”

說罷,一行人便來到了作坊。

周擎天等人剛過來,所有人紛紛停下手中的活,朝著周擎天行禮。

這時,身為軍器監的李輝躍,立即跑了過來,朝著陛下行禮,“微臣參加皇上!”

周擎天擺了擺手,“平身免禮,都繼續工作吧。”

“謝皇上!”

隨後,周擎天將來意告訴了李輝躍,也就是這裡的軍器監。

李輝躍聞言,有些不解,他連忙問道:“陛下,您這是要讓他們製造箭弩出來嗎?”

這是當然了,之後可能還要大量武裝上。

不過現在,周擎天倒是不急,他緩緩說道:“嗯,不過這個先不急,朕還有個東西,想讓他們製作一下。”

說著,周擎天將之前畫好的拒馬圖案,遞給魯方升。

魯方升接過帛,仔細觀察了一下,上麵畫著的,是用木柱製成的東西。

是將木柱交叉固定成架子,前端很尖銳,應該是用來阻擋什麼東西的。

魯方升頓時不解,開口問道:“陛下,草民鬥膽,請問這是什麼東西?”

聞言,周擎天微微一笑,然後掃了一眼周圍的眾人,說道:“這個啊,是專門阻擋匈奴騎兵的利器,朕叫它為,拒馬!”

拒馬?

阻擋匈奴的利器?

眾人紛紛不解,他們連忙湊到魯方升身邊,仔細上麵到底畫著什麼。

見狀,魯方升連忙將畫布遞給眾人,這些都是大人物,他可不敢得罪。

先是李珪忠,他拿過畫布,仔細看了看,不就是幾個削尖的木頭綁在了一起嗎?

看著眾人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周擎天笑了笑,隨後說道:“既然眾人都不怎麼相信,那不妨讓木匠製作幾個出來?”

聽到皇上的話,幾名木匠點了點頭,畢竟這玩意倒冇啥技術含量。

隨後,李珪忠讓士兵搬來幾個木柱,供於木匠們製作。

由於拒馬的材料簡單,隻需用木材或竹子,將其削至尖銳,最後將五六根綁起來便是。

所以在幾名木匠的製作下,幾個拒馬,便很快的出現在了這個時代。

當這些東西放在眾人麵前後,眾人上前摸了摸,看了看。

而李珪忠則是一臉困惑,這種東西,真的能抵禦匈奴的騎兵嗎?

為何陛下如此堅信?

他身為縣令,其實對軍方的事情並不清楚,他最多擅長管控百姓就不錯了。

而一旁的軍器監李輝躍,對於軍事倒是頗為瞭解,他一直負責監督軍隊的武器。

所以能看出一二,這被皇上稱為拒馬的防具,聽名字,就是用來防馬的。

它的高度,和前端的尖銳部分,足以將馬阻擋。

但是,李輝躍心中還是不安,就這麼一個用木頭製造的東西,真的能擋住馬匹嗎?

馬匹真的不會跳過去嗎?

周擎天掃了眾人一眼,所有人的臉上都流露出半信半疑,這也是正常的,畢竟他們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就在這時,侯亞缺帶著幾名士兵,騎著馬,緩緩駛來。

在他們見到皇上的一瞬間,便快速下了馬,恭敬的朝著皇上走來。

“末將參見皇上!”

周擎天點了點頭,然後指向身旁的拒馬,說道:“朕研究出幾個阻擋匈奴騎兵的器具,不知侯將軍對此有何評價。”

阻擋匈奴騎兵的器具?

侯亞缺頓時來了興趣,她還為當初被匈奴擊傷的事自責,心中對匈奴的恨意很是強烈。

這也是匈奴王為何會死在王庭的原因。

所以,侯亞缺連忙走到拒馬前,仔細看了看。

不一會,侯亞缺思考片刻,說道:“陛下,這應該是阻擋騎兵前進的器具,但冇有實戰,末將不敢輕易判斷。”

這倒也是,畢竟她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萬一她現在話這個很厲害,但上了戰場,拉跨了怎麼辦?

見狀,周擎天輕聲笑道:“沒關係,實踐纔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就讓你的士兵,騎上馬過來吧。”

騎馬過來?

難怪陛下要讓他們騎著馬過來了。

侯亞缺連忙說道:“是,陛下!”

隨後,她看了看身後的兩名士兵。

兩名士兵紛紛露出欣喜的表情,這可是他們唯一一次在皇上麵前展示的機會。

兩人立即騎在馬上,調整了一下坐姿,然後準備衝向那前方的拒馬。

就在這時,周擎天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出聲提醒道:“不過這東西比較鋒利,讓你的士兵注意點,彆受傷了。”

也不是周擎天謹慎,主要是因為,這東西在當時那個年代,甚至殺死過不少迎麵衝來的騎兵。

尖銳的木柱洞穿馬匹後,直接冇入馬背上的騎兵,將其也洞穿。

而兩名士兵卻是一臉不解,就這種東西,能阻擋匈奴的大軍?

恐怕他們就能騎著馬跳過去了。

不過,既然皇上讓他們嘗試,那就試試吧。

萬一得到皇上或將軍的賞識,他們升一級官也是可以的。

想到這裡,兩名士兵不由得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