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

周擎天的大腦飛速轉動,他在一瞬間想出了數百個辦法,但下一秒就全部否決了。

就在薑韻寒即將伸手摸向周擎天之時,後者連忙鬆開前者的手。

周擎天連忙轉頭,他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朝著一旁的空氣,恭敬的說道:

“陛下,您怎麼過來了?”

說罷,周擎天輕輕的走到另一邊。

然後他朝著薑韻寒那邊說道:“朕過來看看,你妻子恢複的怎麼樣了?”

周擎天又走到薑韻寒那邊,“回陛下,我娘子已經好很多了,謝皇上關心。”

聽到這裡薑韻寒不知為何,緩緩鬆了口氣。

畢竟,在之前與皇帝交談時,她就知道,皇帝和她夫君的聲音是一樣的。

所以現在,就算周擎天在她麵前演戲,她也根本不可能分清。

ps://m.vp.

但是,周擎天這一頓操作,可把周圍的將領和士兵看傻了。

皇上這是…在和貴妃玩遊戲嗎?

不管是不是,他們也不敢問,也不敢多說什麼。

隻能靜靜的看著皇上的表演了。

而在這時,當週擎天看到薑韻寒的表情後,這才鬆了口氣。

然後周擎天連忙將薑韻寒抱進龍輦中,立即說道:“娘子,我去和皇上交談一會,你先在這裡坐一會,蘇媚會陪著你的。”

見狀,蘇媚噗嗤一笑,她忍不住了,剛纔周擎天那副樣子,實在太好笑了。

不僅是她,就連田無雙眼中,也流露出一抹笑意。

看著兩女如此模樣,周擎天不禁有些麵紅耳赤,他恨得牙癢癢。

等她們進行宮後,一定要乾的她們站不起來!

周擎天暗自決定。

隨後,他走出龍輦後,沉著臉與皇上…不,與侯亞缺問道道:“有什麼事嗎?”

看著皇上如此麵容,哪怕是傻子,都知道皇上在生氣。

侯亞缺不由得流下一滴冷汗,她連忙說道:“回陛下,末將冇有。”

周擎天當然知道,侯亞缺剛纔是在歡迎他,但卻因為薑韻寒耳朵太靈的關係,差點暴露。

其實也不能怪侯亞缺,畢竟她也不知道。

但周擎天現在就是有些難受,他真想好好的懲罰一下侯亞缺。

周擎天搖了搖頭,冇有多計較什麼,“算了,先進城吧。”

侯亞缺見狀,連忙鬆了口氣,說道:“是!”

隨後,她朝著身後的士兵揮了揮手,士兵們紛紛排開,讓出一條寬廣的道路。

周擎天回到龍輦中,他有些後悔,早知道剛纔就不拉著薑韻寒出去了。

為什麼他剛纔不自己出去呢,真是後悔。

而薑韻寒這邊,她心中似乎有些明白了……

…………

大周的邊境,最為靠近匈奴的,便是駝城。

當週擎天進入駝城後,他也不管那些迎接他的大臣,他立即帶著薑韻寒拉到寢宮中。

在一番甜言蜜語中,周擎天成功的讓她安心的留在這裡,等他回來。

隨後,周擎天讓蘇媚先行照顧薑韻寒,而他則是帶著田無雙,準備從行宮中出去。

因為在行宮門口,駝城的縣令,和不少官員都在此處等待著。

駝城的縣令,名叫李珪忠。

自從邊境受到匈奴的侵襲,他就感到心神疲倦。

駝城被破壞的如此嚴重,百姓也死的死,傷的傷。

不過好在,匈奴不知為何退兵了,讓駝城有了一絲生機。

侯亞缺帶領的千牛衛也駐紮在了這裡,隨後,他們不斷的在此幫助百姓。

幫他們建造房屋,給他們吃的喝的,安撫他們。

最終,李珪忠得知,是皇上派兵,讓侯亞缺帶領軍隊偷襲匈奴王庭,這才使他們得以退兵的。

駝城的百姓也都紛紛感謝起了皇上。

但就算這樣,他們還是心中還是很痛苦,因為誰知道匈奴會什麼時候進攻?

萬一他們再進攻一次,邊境就會陷入痛苦交替的時候了。

而最讓李珪忠冇想到的是,皇上竟然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駝城!

這裡可是最為不穩定的地方,一旦匈奴再入侵,皇上也將受到危險!

所以,身為駝城的縣令,當得知皇上要來時,他就在宮中等待了。

但誰能想到,皇上竟然似乎不理會他們這些官員,直接進入到了行宮之中。

李珪忠聽說,那龍輦中還坐著三名女子,難道皇上是已經迫不及待了?

如果真是這樣,李珪忠絕對會對皇上感到失望。

都這種非常時期了,還有心情做那種事嗎?

一旁的官員們也都在猜測,皇上到底是在乾什麼。

他們來到行宮門口後,倒也不敢闖進入。

因為在門口,有著幾名金吾衛,手中拿著長刀,擋在他們身前。

“來者留步!再擅自往前,格殺勿論!”

有著金吾衛們的話,一群官員那裡還敢多說什麼,他們麵麵相覷。

但這也實屬正常,畢竟行宮裡麵的就是皇上了,不這樣的話,會顯得皇上的威嚴不足。

隨後,李縣令思考片刻,開口說道:“本官乃駝城縣令,前來參見皇上,還請通傳一聲!”

幾名金吾衛見狀,微微點頭,略微恭敬的說道:請各位大人等一下,我這就去通稟一下!”

說罷,一名金吾衛立即轉身,進入到行宮當中。

很快,那名通稟的金吾衛便出來了,他開口說道:“諸位大人請跟我來!”

這麼快?

李珪忠有些不解,皇上這纔剛進入行宮,就讓他們進去了?

難道皇上在行宮中已經結束了?

不過,他也冇多想,他和一眾官員冇有猶豫,紛紛抬腿跟了上去。

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行宮中的大殿中。

緊接著,魏忠賢高昂的聲音響起:“皇上駕到!”

話音剛落,大大小小的官員心頭一顫,皇上果然來了!

隨著皇上從後麵走了出來,眾人紛紛下跪行禮,“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在行禮之時,眾位官員還是明白,這時他們不能抬頭看向皇上。

所以,他們都將頭紛紛低著,不敢貿然抬頭去看。

緊接著,一道溫和的聲音緩緩響起,“諸位愛卿,平身免禮!”

隨著皇上的話語落下,眾人這才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