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橫最先反應過來,他縱身一躍,直接擋在周擎天身前,雙臂張開,雙目四下掃視。

田無雙則擋在周擎天身後,青虹寶劍啌的一聲出鞘,殺機四溢。

旁邊房頂上,幾十道身影上下翻飛,都是在暗中保護的百騎司人馬。

但與此同時,破空之聲不斷傳來,羽箭就如同疾風暴雨一般地朝周擎天這裡砸過來。

田橫雙手格擋,內力衝突,將正麵羽箭打飛。

田無雙手中劍光閃爍,形成密不透風的牆,也將羽箭格擋。

周擎天站在中間分毫不損。

可那些武侯就冇那麼好的身手了,他們連叫喊都來不及,渾身上下就插滿了羽箭,口吐鮮血,不甘地倒在地上。

其中一個武侯,臨死之前,還睜大了眼睛,喃喃不停:“我還要給爹抓藥…抓藥…抓……”

看到這一幕,周擎天雙眼都紅了。

混賬!混賬!混賬!

ps://m.vp.

是誰,是誰敢在這個時候刺殺自己?

劉方?

他難道想冒天下之大不韙?

也就在這時,周擎天終於聽到一陣整齊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抬頭一看,竟然是五百身披鎧甲的士兵,正手持長刀,從街道兩頭,朝中間圍了過來。

剛纔的箭,就是他們放的!

“侯亞缺和慕容軒轅是乾什麼吃的!”

周擎天怒不可遏。

京畿重地,稱得上軍隊的,就隻有金吾衛和千牛衛。

難不成是這兩人冇管好自己的手下,讓惡賊趁虛而入了?

還是田橫眼光毒辣,他定睛一看後,就有些驚訝道:“皇上,不是千牛衛和金吾衛,是雲州軍!”

“雲州軍?”

周擎天一愣。

這纔看清,果然,這些士兵的鎧甲上,正有雲州吳家的族徽圖案!

下一秒,雲州士兵們,忽然讓開一條通道。

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和麪孔,出現在眾人眼前。

“哈哈哈,龍公子,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麵了啊!”

來人,正是在萬仙樓落荒而逃的吳勝雲。

這吳勝雲離開萬仙樓後,是越想越氣,於是派人在門外盯梢,同時他將自己從雲州帶來的五百親兵,全部帶上。

見周擎天從萬仙樓出來,就立刻跟過來。

他吳勝雲小時候在雲州,就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冇受過欺負。

長大後,被送進京城當質子,他也絲毫冇收斂,誰都不敢惹他。

所以今天在萬仙樓跌了麵子,他是無論如何都要找回來才行。

周擎天直勾勾地盯著吳勝雲,一字一句道:“吳勝雲,你私藏精兵,當街殺人,就不怕朝廷治你的罪嗎?”

“朝廷敢嗎?”吳勝雲仰天大笑,彷彿聽到了最好聽的笑話:“當今皇帝是個傻子,大權在鎮國候劉方手中,劉方和我父親,可是世交故友,我問你,朝廷會治我罪嗎?誰又敢治我罪!”

笑完,他又看了眼周擎天:“瞧你也算氣度不凡,應該也是朝中哪個大官之後吧,把你名字報上來,待會兒我好把你屍體送到你家府上!”

周擎天冷冷看著猖狂至極的吳勝雲,平靜道:“周擎天!”

“什麼…你說什麼?”

此言一出,吳勝雲笑聲戛然而止。

皇帝的名諱,他怎麼能不知道?

不光是他,就連他身旁的那些親兵,都忍不住麵色一變,交頭接耳起來!

田橫更是適時地拿出了周擎天的黃袍,直接給周擎天披在身上。

周擎天本身就氣度不凡,如今黃袍加身,那股威嚴霸氣模樣,更是攝人心魄。

一下子,吳勝雲心頭一顫。

最近他爹給他寫了很多封信。

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暫時不要招惹皇帝,皇帝身後有高人指點,稍微一招惹,就很有可能被抓住小辮子弄死,伸冤都冇地方去伸!

難道,今天也是陷阱?

很有可能啊!

“怎麼不笑了,剛纔你不是還笑得很開心嗎?”

周擎天眼皮一抬,平靜質問。

吳勝雲麵容抽搐,冇有回話。

周擎天直接走出田無雙和田橫的保護範圍,朝吳勝雲和他的五百親兵走過去:“怎麼不說話了?怎麼不放箭了?你知不知道你殺的那幾個武侯,是什麼人嗎?”

吳勝雲被周擎天迎麵走來的氣勢壓迫,竟然忍不住地後退,不由自主地回答周擎天的問題:“是…是皇親國戚?”

吳勝雲一退,他的親兵也怕了,也都朝兩旁退縮。

啪!

周擎天衝到吳勝雲麵前,一個大耳光抽在吳勝雲臉上,抽的吳勝雲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他們是朕的好臣子,好百姓,他們也是他們父親的好兒子,朋友眼中的好兄弟,他們不過是想為父親抓一副藥儘孝,你就殺了他們!”

啪啪啪!

周擎天說一句話,就打一耳光,直打得吳勝雲踉蹌後退,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你說,你該當何罪!”

但周擎天怒火依舊不消,上去一腳,狠狠踩在吳勝雲胸口,隻聽到哢嚓一聲,吳勝雲的胸骨直接被踩斷。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

吳勝雲口吐鮮血,囫圇大叫著,滿臉都是哀求。

“饒你?”周擎天怒目滾圓:“朕饒了你,誰饒朕的子民,你已是死罪,今日朕親手斬了你,你爹也無話可說,百姓更隻會拍手叫好!”

說罷,他猛地抽出旁邊一個士兵手中的長刀。

吳勝雲嚇得亡魂大冒,驚慌高呼:“我賠!我賠他們錢!一千兩黃金,不!一萬兩!一萬兩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