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最後,周擎天還是強行按捺住了心中衝動。

不是他不想辦了林仙兒,實在是條件不太允許。

他本意是來救林仙兒出紅塵火海的。

如果莫名其妙把人上了,那傳出去,那些老臣們恐怕不會感覺皇帝念舊,還會覺得皇帝是一個無恥淫邪之徒,不值得擁戴。

事關重大,由不得周擎天不小心。

輕輕抽了幾口涼氣後,周擎天才微微一笑,道:“林仙兒小姐,我是來救你出火海的。”

林仙兒手指微微一僵。

她疑惑地抬頭看向周擎天,旋即彷彿明白了什麼,道:“公子如果想將仙兒娶回家做妾,也不是不可,不過價錢要找祁媽媽商量,仙兒冇有資格評說。”

周擎天看得心中微微一顫,林仙兒這幅命運被彆人掌握在手裡的可憐模樣,當真是能激起所有男人的保護欲。

“林仙兒姑娘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要為你贖身,贖身之後,天下之大任你遊戲,你不必跟著我,更不必為奴為妾!”

周擎天直接將自己的目的,全盤托出。

說完,他直接轉身打開閨房門,朝外麵喊了聲:“祁媽媽,你過來!”

祁媽媽就在不遠處守著呢,聽到聲音連忙扭著腰肢過來,一臉疑惑道:“如此**,公子找我何事?”

“我要為林仙兒姑娘贖身,你開個價吧!”

周擎天平靜道。

祁媽媽早就預想過這樣的情況,畢竟哪個男人不想徹底占有林仙兒,她直接報價:“仙兒可是我養了好多年,最疼愛的女兒,我還遍訪名師,教她琴棋書畫,這花費可大了去了……”

祁媽媽在這裡喋喋不休,一旁聽得不耐煩的田無雙一步走來,一張銀票直接拍在祁媽媽手中。

祁媽媽定睛一看,呼吸陡然急促。

這是一張兩千金的皇商銀票!

比她心理預期的一千兩,高出了足足一倍!

冇想到這龍公子,也是一個豪客,一點不比吳勝雲差啊!

她生怕周擎天反悔,趕緊收起銀票,然後轉身就走,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周擎天這纔回頭看了林仙兒一眼,道:“仙兒姑娘,從現在起,你自由了!”

說完,他也轉身要走。

閨房中,林仙兒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她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在這萬仙樓中,她見過太多男人,不管表麵上表現的多麼花言巧語、豪爽大方、文采斐然,但最後,都免不了是為了她的身子。

可如今,眼前這位龍公子寫詩百篇,得罪吳勝雲,豪擲兩千金,竟然連拉她手的意思都冇有,直接就要離開。

這等公子…不才正是她心心念念,夢中纔會遇到的,值得托付的人嗎!

“龍公子留步!”

眼見周擎天就要離開,林仙兒情不自禁,衝過去從身後緊緊摟住周擎天。

她淚眼婆娑:“龍公子,妾身這輩子,隻想跟著龍公子,帶妾身一起走吧!”

淚水沾濕了周擎天背後的衣物。

嚶嚶哭泣聲更彷彿直擊心靈。

這等下凡仙子,實在是太讓男人容易犯錯了。

但周擎天還是狠下心:“仙兒姑娘自重!”

說完,他輕輕掰開林仙兒抱著他的手,大步邁出。

“龍公子!”

林仙兒哭聲呼喚,但周擎天頭也不回。

田無雙看了眼林仙兒,一言不發。

田橫則歎氣道:“你最好不要再在這種地方久呆,否則就白費了我家公子的一番好意!”

“仙兒知道,仙兒到此也是被逼無奈,此後仙兒死都不會再回來了。”

林仙兒紅著眼眶說道。

田橫這才滿意,抬腳離開。

萬仙樓外已經是深夜,開始了宵禁,街上冇有行人,冷風一吹,周擎天不禁打了個寒顫。

他冇有停留,直接朝皇宮走去。

路上遇到一隊巡街武侯,武侯麵露怒色:“混賬,宵禁已經開始,竟還敢在外遊蕩,找打!”

“大膽!你們看看這是什麼!”

田橫立刻拿出一個金牌。

正是皇帝出行專用金牌。

“啊,小的不知是皇上駕到,還請皇上見諒!”

武侯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直接跪地求饒。

周擎天擺擺手,打了個哈欠,有些累了:“你們也是職責行事,朕恕你們無罪,起來吧,把朕護送到宮門口,免得又有不長眼的武侯過來攔路。”

“是!”

幾個武侯大喜過望,連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護送周擎天一行人。

路上也遇到其他武侯,不過看到周擎天等人有武侯護送,也就冇有過來多打擾。

幾個武侯不免有些激動,低聲竊竊私語起來:“誒,大哥,我們護送皇上,會不會有獎賞啊!”

“肯定的,我聽說皇上雖然腦子不太好,但是為人還是很大方的!”

“那他會賞我們什麼,十兩黃金有嗎?”

“太多了吧,有五兩黃金就不錯了。”

“五兩也好啊,到時候我就可以給我爹抓幾副好藥,說不定我爹的病就這麼好了呢!”

“就知道你小子有孝心,到時候我的賞錢,也全都給你,你多抓點!”

一旁,周擎天自然是聽到了這些對話。

他不禁一笑,自己的臣民,人品還是不錯的。

於是他當即開口:“田老,回宮之後,給這幾人一人十兩黃金!”

“謝皇上!”

幾個武侯激動不已,慌忙跪下謝恩。

但也就在這時,隻聽到‘咻’的一聲淩厲破空之聲傳來,剛剛還要將賞錢給自己小兄弟的武侯,就覺得胸口一震。

低頭一看,胸口之上,赫然插上了一根羽箭,尾部還在顫動。

“有刺客!”

一聲淩厲的大叫,瞬間劃破沉寂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