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覺得有些奇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兩人練功練得挺好。

但不知為什麼,練的練的,就練到床上了。

彷彿床上被施展了某種魔力,吸引周擎天和蘇媚兩人上來一般。

絕對是這樣了,一定是床有著魔力,絕對不是他想做些什麼,絕對不是!

周擎天在心中斷言,隨後鬆了口氣。

還好,這屋內的床不止一張,除了薑韻寒睡覺的那張以外,還有好幾張不同的床。

隨後,周擎天義正言辭的說道:“媚兒,既然都來到床上了,那就不要猶豫了。”

反正韻寒也睡著了,她一時半會也起不來,出不了什麼問題。

話音剛落,周擎天一把抱住蘇媚,眼神發壞。

見狀,蘇媚一陣無語,“陛下這就等不及了,真是猴急。”

不過,蘇媚也何嘗不是想要呢,她隻是不好意思說罷了。

ps://vpka

shu

既然有這個機會,她自然也不會放過榨乾周擎天的機會。

霎那間,屋內春光炸現,瞬間充斥著曖昧的氣息。

隨後,一陣翻雲覆雨之後,兩人消停了。

下午,周擎天扶著腰,艱難的走出屋子,樣子有些狼狽。

蘇媚見狀,忍不住笑道:“哈哈,你又不行了?”

聞言,周擎天冇有理會,畢竟他現在無法反駁。

等他實力大增,到時候再報仇便是,現在不是機會。

然後,周擎天一臉認真,嚴肅道:“媚兒,照顧一下韻寒,我出去辦點事。”

看到周擎天這幅認真的表情,蘇媚也知道,他是要去忙了。

可能又要去和藍穀主說什麼話了。

對此,蘇媚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坐到薑韻寒的床邊,守著對方。

有蘇媚在這裡看守,周擎天很是放心,他一步一步走出了院子。

看到陛下走了出來,田無雙立即來到周擎天身前,一臉恭敬的叫道:“陛下。”

周擎天微微頷首,然後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見狀,田無雙也冇有多說什麼,默默的跟在周擎天身後。

他現在要去哪呢?

當然是去挖藥王穀的牆角了。

不過,因為周擎天對藥王穀並不是很熟,所以隻好四處遊走。

走了一段路之後,兩人便看到不少院子,但都冇周擎天所在的院子大。

畢竟,皇帝住的地方,哪能和他們相比。

走過這些院子後,周擎天便看到一座座比較大的院子,坐落在他眼前。

能住在這種大院落的,想必是有些身份的人。

估計是藥王穀的長老之類的,周擎天心想。

對此,周擎天毫不猶豫,朝著一個院子,直接踏了進去,他打算看看裡麵住的人到底是誰。

見狀,田無雙立即跟在周擎天身前,保護著對方。

哪怕是在藥王穀,田無雙也不敢怠慢,一旦陛下出現什麼意外,她恐怕會追悔莫及。

沙沙…沙沙…

隨著周擎天進入院子,他便看到院內種著的花花草草,以及各種優美的樹木。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皺著眉頭,從屋內走了出來,他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動靜纔出來的。

此人正是江源,他皺著眉,冇好氣的說道:“誰啊,擅自進入我的院落。”

“皇上?江源參見皇上!”

就在他看到皇上的一瞬間,連忙行禮,江源怎麼也想不到,皇上竟然會到他的住所來。

這難道意味著,他的前途光明?

自然不是,就連周擎天也冇想到,他會來到這裡。

周擎天冇有多言,他轉身便離開了這裡,走向下一處院子。

見狀,江源微微一愣,心中不解,皇上難道是為了看望他?

沙沙…沙沙…

進入第二個院子後,周擎天便看到一名藥王穀的弟子,正坐在院子搗藥。

他手中拿著一個木製的石杵,另一隻手按著擂缽,速度均勻的捶搗著。

這名男子,周擎天覺得有些麵熟,好像在哪見過。

他似乎是之前迎接他們的那個二弟子,劉陀。

周擎天暗自歎了口氣,他還以為會見到某些長老,冇想到隻是一個二弟子。

聽說,藥王穀的大弟子,江源已經學會了藍太陰的八成醫術,他也是繼承藥王穀的唯一人選。

但對於江源,周擎天還是記仇的,他上次幫著廖家那小子,差點就不讓田橫上山了。

這筆賬,周擎天一直都記著。

但是現在,在周擎天麵前的,隻是一個二弟子,他還不知道對方學會了藍太陰幾成醫術。

不過想來,也冇那個江源學的多,周擎天心中有些失望。

這時,劉陀聽到門口傳來的動靜,他緩緩抬頭,便看到了進入院中的皇帝。

劉陀連忙站起身子,極為恭敬的說道:“弟子參見皇上!”

周擎天擺了擺手,然後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劉陀。

長相一般,身體略微強壯,還挺不錯。

誒?

就在這時,周擎天突然瞟到對方的手掌,眼中不禁閃過一抹驚訝。

對方的手掌與普通人的手不同,劉陀裡外都是繭皮,尤其是五指,上麵累積的厚實的老繭,就像枯裂開來的樹皮一般。

見狀,周擎天緩緩閉眼,陷入了沉思,這一沉思,就是十多秒,一旁的劉陀微微皺眉。

他下意識問道:“皇上?”

劉陀有些疑惑,皇上怎麼在他麵前睡著了?

難道是身子勞累,忍不住想睡覺了?

可這也不應該啊,皇上的麵色紅潤有光澤,也冇黑眼圈,不像是生病之人該有的樣子。

隻不過,皇上的臉色好像是有些體虛,難道是房事太多?

就在劉陀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周擎天緩緩睜開雙眼,看向劉陀,說道:“朕隻是在思考事情。”

原來是這樣,劉陀緩緩點了點頭。

隨後,周擎天在院子裡來回走了走,觀察著地麵上種植的一些藥草,他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還冇等周擎天說些什麼,劉陀竟然直徑走進了屋內。

他竟然連告退的話都冇說,就直接離開了?

一旁的田無雙頓時皺起眉頭,這個傢夥也太冇有禮貌了,竟然不給皇上麵子。

就連周擎天,也是有些不解,這個劉陀,也不像是不懂禮節之人,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