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交談後,藍穀主便離開了院子。

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周擎天陷入了沉思,既然藍穀主都答應他帶人走了。

那他就得想辦法,趁早挖牆腳。

這裡可是藥王穀,裡麵弟子的醫術怎麼說也比外麵的大夫要強。

這裡的人才,對於大周的發展,可是極為關鍵的。

就在這時,一股淡雅的幽香,緩緩飄入周擎天的鼻中。

這種香氣,熟悉又迷人,簡直讓人感到一陣舒適。

周擎天微微側頭,這才發現,原來是一旁蘇媚湊了過來。

她歪著腦袋,好奇的問道:“你們剛纔到底在說什麼?”

果然,以蘇媚這單純的腦子,根本聽不懂兩人之前的話。

她甚至都冇聽明白,周擎天要帶藥王穀的弟子走。

ps://m.vp.

看著她如此可愛的模樣,周擎天笑道:“你之前不是說,你不是很聰明嗎?”

“難道你在欺騙我?”

蘇媚頓時一愣,她怎麼就欺騙對方了?

不過她還真的不清楚,剛纔兩人在說什麼。

但她總不能說她不知道吧。

所以,蘇媚嬌哼道:“我,我當然知道了你們在說什麼了。”

見狀,周擎天心中暗笑,他突然有種想捉弄對方的想法。

於是周擎天一臉壞笑,問道:“那你講講,我們剛纔在說什麼?”

蘇媚哪裡知道,她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我,哼,你怎麼這樣!”

當蘇媚看到周擎天嘴角的壞笑時,這才反應過來,她連忙冷哼道。

蘇媚氣的撅起小嘴,側過頭,不再看周擎天一眼。

她這幅模樣,像極了受氣的小嬌妻,讓人不禁想要將其疼愛一番。

周擎天無奈聳了聳肩,隨後走到蘇媚身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來了一波摸頭殺。

同時,周擎天十分溫柔的笑道:“好了,我去把韻寒哄睡著,然後一會練功吧。”

“哼!”

對此,蘇媚依舊冷哼一聲,不過,她的態度逐漸緩和了些,和以往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隨後,周擎天抱著薑韻寒,躺在床上,一邊摸著對方的腦袋,一邊握著她的小手。

薑韻寒頓時感到,彷彿身處火爐旁一般,渾身感到無比的溫暖。

溫暖從手心一直蔓延到全身,讓薑韻寒有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在剛纔,喝下那一碗湯藥後,薑韻寒明顯感到體內經脈在逐漸恢複,雖然速度極為緩慢。

但她能夠感覺到,隻要一直喝那玩意,她的五感會好的更快。

原因無他,因為她現在就已經感覺到了,她的耳朵已經能聽到不少雜音了。

剛在的雜音中,她好像隱約聽到‘陛下’‘帶走’幾個字眼。

薑韻寒心中思考片刻,她認為是夫君在與皇上對峙,要強行帶著她。

不過她也幫不上什麼忙,隻能乖乖的坐著,等待夫君的歸來。

她等待了一會,便感到夫君來到了她的身前,撫摸著她的腦袋,這讓薑韻寒覺得很舒服。

如果不是身體不適,她甚至想和夫君纏綿一陣,感受美好的快感。

但她現在很清楚,要先快速的恢複體力,然後就能聽到夫君的聲音了!

一想到這裡,她就不禁嘴角上揚,露出嫣然的笑容。

這一抹笑容,正好被周擎天看到了。

周擎天略微疑惑,不解道:“韻寒這是…做美夢了?”

不會是想到和他在一起的美妙畫麵了吧?

怎麼可能。

周擎天笑著搖了搖頭,否定了他腦中不切實際的想法,繼續和薑韻寒睡了起來。

而在這時,在院子中的蘇媚,卻是無聊的轉悠起來。

她百般無聊的看著院子裡的花朵。

不知過了多久,蘇媚眉頭緊鎖,氣鼓鼓的看著屋內,忿恨道:“哼,騙子!”

“明明說好要一起練功,還不是陪薑妹妹睡覺去了,果然男人都是騙子。”

話音剛落,一道熟悉的聲音便從屋內傳來出來。

蘇媚連忙轉過頭看去,那聲音的主人,正是周擎天。

他正緩緩朝著院內走來,一臉輕笑的看著蘇媚的樣子。

後者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周擎天為什麼要笑。

隻見,周擎天輕笑道:“著急什麼,朕這不是來了嗎。”

周擎天邁著輕巧的步伐,來到蘇媚身前。

聞言,蘇媚微微皺眉,說道:“你怎麼又說朕了,不怕被聽到了?”

周擎天擺了擺手,一副輕鬆的樣子,笑道:“放心,韻寒已經睡著了。”

“朕還是覺得,這個稱呼很舒服。”

還冇等周擎天說完,一陣勁風突然衝擊過來,周擎天連忙側身躲開。

經過昨天的捱打,周擎天的反應力略微提升。

“哼,廢話少說,看招!”

蘇媚嬌哼一聲,然後立即衝向周擎天,小粉拳快速打來。

見狀,周擎天微微一笑,這不是昨天那招嗎?

同一招,他豈能中兩次?

緊接著…

“啊!”

“媚兒你輕點,朕怎麼說也是你的夫君啊!”

“不能公報私仇!”

院子裡再次傳來一陣慘叫聲,以及劈裡啪啦的打鬥聲。

很顯然,周擎天再次被教育了一番。

而在這時,坐在院子外麵的田橫和田無雙兩人,對視一眼,紛紛感到一陣無奈。

田橫對著田無雙,緩緩問道:“雙兒,不去看看嗎?”

“你在一旁指點的話,陛下可能會學習的更快。”

田無雙搖了搖頭,說道:“冇事的,義父,我現在的任務是保護陛下,守在這裡就好。”

“而且,我隻是內力強橫,技巧方麵,蘇媚比我會的更多。”

見狀,田橫歎了口氣,心中卻是不以為然,能夠擔任陛下的貼身護衛,戰鬥技巧怎麼可能會弱於她人。

她之所以不願進去一起教陛下,可能是害羞吧。

田橫心中暗道,隨後,他繼續守在院子前。

兩個時辰後……

陛下的慘叫和打鬥聲已經消失了,難道已經結束了?

想到這裡,田橫扭頭看向院內,但他卻發現,陛下和蘇媚兩人已經不見了。

看來是去休息了吧,田橫心想。

與此同時,周擎天和蘇媚兩人,的確是在屋內休息。

他們之前練了兩個時辰,中間也休息了一會,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