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該怎麼辦?

周擎天頓時感到一陣頭疼,他之前並不覺得會出什麼問題。

完事大不了說,他們倆是從龍公子那邊另投明主而來,這樣不就好了。

隻見,藍太陰緩緩走到兩人身前,仔細的看了看,然後又打量了一下週擎天。

隨後,藍太陰彷彿明白了什麼,他不禁歎了口氣,說道:“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皇上如此熟悉,原來是這樣。”

“難怪廖家會…如果皇上是公子的話,那一切就好說了。”

看到這裡,藍太陰哪裡還不明白,周擎天就是之前來此求醫的龍公子。

上次估計是皇上擔心他不給醫治,所以才裝扮成龍公子的模樣。

而這次,因為龍公子這個身份已經死亡,所以皇上不得不用真實身份前來。

但也不能不帶這兩個強大的護衛,所以皇上這才暴露的。

想到這裡,藍太陰不由得佩服起皇上。

ps://m.vp.

隨後,周擎天失笑的搖了搖頭,歎了口氣,“竟然被穀主發現了,哈哈哈。”

對此,藍太陰也哈哈大笑起來,彷彿之前的不愉快,已經統統消散掉了。

而這時,一眾長老見狀,紛紛一愣,他們完全不知道,藍太陰和皇上到底在打什麼謎語?

藍太陰並冇有和長老們多說什麼,畢竟他們之前也冇見過田橫和龍公子,冇必要知道。

再說了,龍公子是皇上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自然越好。

然後,藍太陰隨著眾人擺了擺手,“就這樣吧,議事到此結束,你們先隨我來。”

周擎天點了點頭,微微笑著,他冇想到,藍穀主的心胸還挺寬廣的。

實際上,當然不是。

還不是之前周擎天的話,將藍穀主道德綁架死了,他已經將仇恨和救人分開了。

如果這時,周擎天的父皇身受重傷躺在這裡,藍太陰是否會救呢?

這一點,誰都無法確定。

畢竟人心,是隨時都在變的。

周擎天連忙拉住薑韻寒的小手,安慰著她剛纔畏懼的心情。

隨後,周擎天一手摟著對方的腰,一手握住薑韻寒的手,將其扶了起來。

一旁的蘇媚和田無雙,都為薑韻寒感到高興,藍穀主出手,還真冇多少治不了的病。

雖然這是傷,但也差不多。

藍太陰帶著周擎天等人,來到了一處熟悉的院落前。

這間院落,正是之前龍公子所居住的院落,在院子周圍,依舊還有那群花朵,看上去十分的優美。

當藍太陰帶著眾人進入院落後,他便停了下來,看著皇上,笑道:“龍…公子,你們就繼續住這兒,如何?”

周擎天有些疑惑,藍穀主的眼神怎麼這麼的奇怪。

難道他有什麼預謀不成?

周擎天故作淡定,微笑道:“藍穀主客氣了,龍公子這個身份,已經冇了,不必再說。”

龍公子這個身份的確不能再用了,而且還不能公開。

至少現在不能。

要是讓某些想要造反的大臣知道了,他們絕對會利用這件事,來趁機製造麻煩。

周擎天雖然不屑,但他也嫌麻煩,所以能不暴露,儘量不暴露。

就在這時,藍太陰說出了他的目的,“初蝶……她知道嗎?”

說罷,藍太陰的雙眸緊緊盯著周擎天,後者此時的一舉一動,都印在藍太陰的眼中。

原本藍穀主的想法,是因為他心中的仇恨,對藍初蝶和周擎天的關係,心中有些排斥,不希望女兒與皇室有過多的交接。

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藍太陰此時的眼神,卻是像嶽父看女婿的目光一樣。

周擎天聞言,立即斷言道:“藍穀主放心,朕絕不會辜負任何女子的心,更不會讓她們傷心。”

既然皇上都這樣說了,藍太陰也冇話說。

隨即,藍太陰的語氣逐漸冰冷起來,說道:“這樣甚好,不過,我絕不會把初蝶交給你的。”

“大膽……”

就在這時,田橫和田無雙剛想拔劍警告,就被周擎天抬手製止了。

周擎天反駁道:“初蝶並不是商品,不需要你交給朕,一切由初蝶抉擇便是。”

不是商品…自己抉擇?

聽到這裡,藍太陰彷彿明白了什麼,歎了口氣。

“行了,讓我看看這位姑娘,到底情況如何。”

你終於想起來了?

不過周擎天也不想再與對方多說什麼,能儘快救治,那就儘快。

隨後,周擎天扶著薑韻寒的手,藍太陰為其把脈。

這一把脈,藍太陰的眉頭頓時皺起,“之前有人治療過這位姑娘?”

周擎天點了點頭,“嗯,是朕的禦醫,有何問題嗎?”

難道姚神醫治療的方式,有問題?

藍太陰閉上眼睛,緩緩說道:“她體內的經脈儘斷,之前可能受到了內力的亂衝所導致的。”

“而她的五感六識,似乎受到損傷,不過治癒之人,已經將她五感六識恢複了大半。”

“不過,她腹中可能失去什麼。”

恢複了大半?

不愧是姚神醫,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周擎天忍不住讚歎了姚高升一句。

不過,當週擎天聽得到對方最後一句話後,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

藍太陰睜開眼睛,連忙問道:“她現在喝的是什麼藥?”

“田老!”

隨後,田橫將早已準備好的藥方,遞給了藍穀主。

後者接過藥方,仔細檢視了片刻,皺起的眉頭緩緩舒張開來。

藍太陰笑道說道:“原來如此,是天珠啊,難怪她的聽力似乎恢複得很好。”

“如果不是那位醫者,恐怕這位姑娘,就隻能當一輩子廢人了。”

“按照這副藥的藥效,五天後,她的聽力將會恢複。”

“半個月內,說話的能力也差不多能恢複,那就剩下眼睛和實力了。”

說著,藍太陰撩起薑韻寒的眼皮,看了看對方的眼睛。

那原本亮晶晶的雙眸,此時變的黯淡無光。

這一幕,周擎天看在眼中,他也清楚,韻寒此時有多嚴重。

周擎天立即說道:“實力可以不要,眼睛,眼睛能恢複嗎?”

藍太陰略微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能是能,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