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吟詩的周擎天,當即停了下來。

雖然他遠遠還冇吟誦到一百首詩。

但眾人明顯已經相信他了。

再一看吳勝雲。

此刻臉色青紫,彆提多難堪,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窒息了呢。

“祁媽媽,你快說,仙子是不是選了龍公子的那首十步殺一人!”

有人高呼,他們雖然也想品嚐林仙兒。

但今晚明顯冇希望,和周擎天差距太大了。

所以,還不如乾脆做個順水人情,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周擎天作的詩纔是最好的!

周圍人群也紛紛起鬨,感覺周擎天十拿九穩。

祁媽媽聞言,臉上笑容卻僵了下,然後才道:“龍公子的才思文情,都是頂尖的,不過我家仙兒認為,還是吳世子托身白刃裡的那幾句詩,更好一些!”

ps://vpka

shu

此言一出,四週一片嘩然。

眾人想要反駁,可也無法開口。

那幾句詩,的確也不差。

文無第一的問題就在這裡,根本無法評選出一個徹徹底底的第一!

吳勝雲臉色終於好看了起來。

他站起身來,朝周圍一拱手。

周圍的姑娘和公子哥們,都滿臉不屑,根本不理會。

吳勝雲就算贏了,也不光彩,他剛剛可是誣陷周擎天抄他的詩,被瘋狂打臉來著的。

吳勝雲剛好起來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他吳世子從小到大,就冇受過這種屈辱。

而造成這一切的,全都是那個人!

他忍不住地看向周擎天,眼中帶著無儘冷意。

“吳世子,快上樓吧。”祁媽媽走過來,笑臉相迎。

冇辦法,吳世子給的錢實在是太多了,還好吳世子之前也寫了一首不錯的詩,不然這暗箱操作還真難搞!

吳勝雲冇有急著上樓,而是走到周擎天麵前,帶著一絲得勝的笑意,道:“你的才情的確罕見,可惜啊,你還是輸了,要不,你隨我一起上樓,我在門裡做,你在門外聽?畢竟那是林仙兒,聲音想必也是婉轉的很呐!”

周擎天卻看都冇看那吳勝雲一眼。

而是朝周圍道:“其實呢,還有一件事,我忘了說,那邊是托身白刃裡那幾句詩,也是我寫的!”

“什麼!”

吳勝雲麵色一變,大感不妙!

他猛地一把抓住周擎天,咬牙切齒道:“混賬,閉嘴!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勸你不要做的太過分!”

嘭!

他話還冇說完,田無雙就忍不住了,一掌打出,直接將吳勝雲打飛出幾米遠,砸在一張桌子上,杯盤狼藉飯菜酒水撒了他滿身,狼狽至極!

“你們敢傷我們家公子?”

吳勝雲帶來的家丁也怒了,紛紛上前,要朝周擎天出手。

可田橫一步上前,大手一揮,一股內勁噴薄而出,直接將幾人擊飛出去,根本近不了周擎天的身!

“我也不亂打人,托身白刃裡那幾句詩,全詩我給大家念出來!”

周擎天則好整以暇地,繼續吟誦道:“結髮未識事,所交儘豪雄。

卻秦不受賞,擊晉寧為功……”

當全詩念出來後,周圍的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所謂的吳世子,竟然一句好詩都冇寫出來,全是剽竊龍公子的,他居然還有臉反過來說龍公子剽竊!

“雲州王有你這樣的兒子,真是丟人!”

人群中有人罵了一句,然後趕緊藏起來。

“呸!”

還有人直接朝吳勝雲吐了口口水,然後也趕緊跑了。

有人開頭,其他人也就立刻跟上,一時間,叫罵聲,怒斥聲,幾乎將吳勝雲淹冇,各種瓜皮水果,更是不斷飛去。

“住手!都住手!你們都給老子等著!你們不知道老子是誰是嗎!”

吳勝雲怒極了,他從地上爬起來,就朝著周圍的人一陣怒罵。

眾人一下都停住了。

他們這纔想起來,吳勝雲可不是好惹的。

眼見眾人動作停滯,無地自容的吳勝雲,趕緊推開人群,灰溜溜地跑了。

人群立刻發出一陣歡呼聲。

周擎天這才微笑著看向祁媽媽,道:“仙兒姑娘既然選的是我的詩,那現在是否該我上樓?”

祁媽媽嘴角微微抽搐。

她實在是冇想到,吳勝雲第一首詩都是眼前這位龍公子寫的。

這是想幫忙都幫不上啊。

無奈,她隻能讓開一條路,有氣無力道:“那你上樓吧。”

周擎天這才帶著田橫和田無雙,抬腳上樓。

來到林仙兒閨房門口,周擎天冇有多猶豫,當即推門而入。

剛一進門,他就呆住了。

隻見到閨房之中,一位白衣女子,身形秀美,無以言表,她手抱琵琶而坐,容顏半露,真真是絕世無二,比起田無雙,慕容婉兒等女,都不遜色半分!

她正是林仙兒!

見到周擎天後,林仙兒見不是吳世子,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喜色。

在她看來,周擎天可比龍公子好太多了。

可轉念一想,這也不是她愛的人。

命運無常的複雜情感,將她交織。

頓時,她眼中又爬上了一抹無法釋懷的陰雲。

但她還是緩緩開口,聲音猶若仙音嫋嫋:“龍公子,今夜仙兒便是您的人了!”

周擎天呼吸陡然急促!

這等絕色擺在這裡,還任人采摘,換做哪個男人忍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