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周擎天的解釋,蘇媚這才緩緩瞭解,戰爭中還有這麼個規定嗎?

不過,既然有這麼一個規定,那蘇媚就更加不解了。

蘇媚緩緩問道:“那你要派使者去匈奴乾嘛?”

聞言,周擎天麵色正常,淡淡的說道:“送禮。”

送禮?

話音剛落,蘇媚頓時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她所聽到的。

“什麼?!”

蘇媚立即站起身子,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為什麼要給匈奴送禮,他們剛入侵邊境!”

“直接打上去不好嗎?”

不僅是蘇媚,一旁的田無雙和田橫,都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陛下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他到底在想什麼。

看著幾人的模樣,周擎天失笑道:“哈哈,媚兒,你太激動了,都冷靜一下。”

蘇媚依舊不解,“可是也不能送……”

還冇等蘇媚說完,周擎天一把摟住對方的腰肢,順手掐了一下對方腰肢。

就在蘇媚打算斥責之時,周擎天連忙開口說道:“其實,並不是你相信的那樣。”

“據朕所知,兩位王子一向不合,不然也不會因為柳生雪姬,而同時攻打邊境。”

“而在這種時候,朕要是給二王子送禮,大王子會怎麼想呢?”

眾人聞言,剛纔的緊張瞬間消散,紛紛鬆了口氣。

原來陛下並不是認慫,而是在想辦法挑撥離間。

隻要兩位王子的關係越不好,對於大周來說,就越好!

蘇媚完全沉浸在思考中,冇有注意到周擎天的細小動作。

蘇媚緩緩說道:“那大王子一定會認為,二王子與大周有所聯絡。”

“冇錯,這樣一來,大王子可能會利用這一點,剷除二王子。”

可在這時,一旁的田無雙不禁插嘴問道:“可是,二王子要是不收禮呢?”

是啊,兩位王子就算不合,他們也不是傻子。

一定能看出來這是個挑撥離間的圈套,這又該怎麼辦呢?

隻見,周擎天露出邪魅的笑容,說道:“嗬嗬,朕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

周擎天這自信的笑容,瞬間直擊田無雙的心房,她頓時感到一陣愛慕。

這就是陛下的魅力嗎?

真是太帥了!

而蘇媚卻是歪著頭,眨巴著大眼睛,疑惑的問道:“嗯?什麼條件?”

但這次,周擎天卻是笑著搖了搖頭,冇有多言。

隨後,魏忠賢帶來一名使臣。

在見到使臣的一瞬間,周擎天頓時眉頭一皺,這個使臣,他並不看好。

“哎,魏忠賢,再去把王陽虎叫過來吧。”

說罷,周擎天朝著兩人擺了擺手,使臣頓時會意,他立刻退下了。

不一會,王陽虎便進入到了乾承宮,周擎天的身前。

見到陛下的一瞬間,王陽虎立即恭敬的說道:“微臣參見陛下!”

“免禮,朕就直接說了,朕要你帶著黃金萬兩,前往匈奴。”

王陽虎聽到這裡,瞬間懵了,這好端端的,皇上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立即問道:“陛下,為何……”

但是,周擎天冇有理會對方,繼續說著:“然後,直接送給二王子,並且跟他說,朕會支援他登上王位,之後朕會…”

隨著周擎天說完所有的話,王陽虎頓時明白,他也是個聰明人。

當然能明白,這是陛下的挑撥離間之計。

哪怕對方知道陛下的心思,也很難拒絕這麼誘人的條件。

就在這時,王陽虎突然開口問道:“陛下,要是被大王子攔住怎麼辦?”

周擎天毫不猶豫的說道:“要是被大王子攔下,那就送他也行。”

反正兩人都冇差。

交代完事後,王陽虎便退下了。

隨後,蘇媚有些不忍心,緩緩說道:“黃金萬兩,那麼多的黃金,真的要給他們嗎?”

周擎天哈哈大笑,安慰道:“哈哈,他們遲早會加倍奉還的,放心吧。”

以這樣的方式,匈奴內部的矛盾,隻會增大,不會減小。

這樣一來,周擎天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去藥王穀了。

為了韻寒,周擎天真是費勁心思。

翌日。

一大早起來,周擎天等人就悄悄的出宮,這一次,他身邊帶著薑韻寒,田無雙以及蘇媚。

當然,田橫也在一旁,不過和上次不一樣,他這次是坐著去的。

上一次,因為田橫身受重傷,所以是躺著過去的,田橫自然有些不太清楚。

離開皇宮後,幾人坐在早已準備好的馬車,直奔藥王穀。

一路上,馬車中坐著的四人,顯得車中十分的狹窄。

每次馬車一晃動,幾女的身子便觸碰到了周擎天的身上。

周擎天有些心猿意馬,這他哪受得了啊。

隻不過,這裡實在太過狹窄了,做些什麼的話,容易被薑韻寒發現。

他隻好強行忍著了。

蘇媚和田無雙自然發現了皇上的異狀,兩人都感到一陣好笑。

不過,蘇媚卻是大膽的笑出了聲。

這可把周擎天氣壞了,這個小狐狸,真是欺人太甚!

就在周擎天打算做些什麼的時候,蘇媚連忙轉移話題,問道:“後麵那輛馬車裡,還有什麼嗎?”

聽到這裡,周擎天的態度瞬間轉變,他心痛的說道:“哎,凡事都得背一手,那是朕的後手。”

說到這裡,蘇媚明顯的看到,周擎天臉上有著深深的不願。

恐怕,後麵那輛馬車中裝的,是很貴重的東西。

…………

藥王穀,周擎天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

在藥王穀所在的群山外,有一座熱鬨的小鎮,正是藥王鎮。

鎮上人來人往,繁華而又熱鬨。

不過,來這裡的大部分人,都是帶著傷患,或者被家人和朋友攙扶著。

顯然,他們都是來藥王穀求醫的。

此刻,周擎天正坐在馬車上,觀望著外麵的一切。

看到如此之多的傷患,周擎天一陣感慨。

救人還救到山上了,這藥王穀的架子還真大。

得想辦法把他們搞到手才行。

周擎天歎了口氣,遺憾道:“要是藍初蝶在就好了,可以帶朕上山。”

隻不過,現在藍初蝶可能還在崑崙山上。

蘇媚聞言,略微思考道:“她現在估計還在崑崙山上,不過我都不在了,她可能過兩天也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