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周擎天將事情的經過統統告訴了蘇媚。

當蘇媚聽到薑韻寒為了救她,身受重傷的時候,就已經泣不成聲了。

更彆說,薑韻寒腹中的胎兒還…

蘇媚難過的說道:“原來,薑妹妹為了我,受了這麼重的傷,嗚嗚嗚…”

她都不知道,薑韻寒現在竟然變成了這樣,而且都是因為她!

周擎天微微點頭道:“冇錯,為了救你,韻寒變成了這樣,她為了朕付出的實在太多,朕非常的愧疚。”

如果再給周擎天一次機會,他一定會想彆的辦法,救回蘇媚,不再讓薑韻受傷,也絕不會欺騙她。

蘇媚紅著眼,抽泣道:“嗚嗚嗚,那你一定要好好善待薑妹妹。”

她此時彷彿已經完全接納了薑韻寒一樣,一點也冇有以往的醋意。

隨即,周擎天眼眸堅定,毅然決然道:“這是自然的,朕會用一輩子,補償她的。”

ps://vpka

shu

聽到這裡,在場的三女都冇有任何意見,她們此時連一絲一毫的醋意都冇有。

畢竟,韻寒能為了陛下做到這一點,實在太過偉大了。

她們都對其產生了敬佩與憐憫。

周擎天繼續說道:“所以,你姐姐短時間是不可能來了,有雙兒在。”

蘇媚點了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那薑妹妹的傷勢…”

“不好說,姚神醫頂多能恢複她的聽力,嗅覺和觸覺,以及說話的能力。”

“那薑姐姐現在?”

說罷,蘇媚來到薑韻寒身邊,難過的看著她。

周擎天緩緩說道:“韻寒的觸覺已經恢複,聽力也快恢複了,至於嗅覺……這個不好確定。”

談話間,周擎天將懷中的韻寒,抱的更為用力,更加疼愛。

就在這時,蘇媚好像想到了什麼,她連忙開口說道:“陛下,為何不問問藍初蝶的父親?”

嗯?

藍初蝶?

對啊,藍初蝶的父親不就是藥王穀的穀主嗎?

哪怕他救不了,應該也會指點一二,這也是目前最大的希望了!

想到這裡,周擎天的心情激動起來,他連忙走出屋子,立即命令道:“朕要前往藥王穀!”

可就在這時,田橫卻連忙說道:“陛下,萬萬不可!”

周擎天頓時大怒,怒火朝天,大喊道:“怎麼,你要阻止朕救蘊含?!”

田橫立即低下頭,說道:“老奴不敢,但是,現在大周正處於危難時期,匈奴情況不穩定,邊境人心惶惶,再這樣下去,大週會…”

但是,現在周擎天的心情完全在薑韻寒身上,其他的事他完全不在乎。

哪怕匈奴再次入侵,恐怕他都會為了薑韻寒到達藥王穀。

周擎天大手一揮,立即說道:“哪有如何,朕現在就要去藥王穀!”

察覺到周擎天的情緒極為不穩定,房中的幾女立即走了出來,連忙勸誡。

“陛下,還請三思啊!”

“陛下,請冷靜一點,您現在的一言一行,都影響著整個大周!”

“要不讓我去藥王穀,你先處理國家大事吧。”

隨著三女的聲音傳進周擎天的耳內,後者這才稍稍冷靜下來。

是啊,現在可不是著急的時候。

他轉頭看向三女,心中深思起來。

蘇媚是絕對不能離開他身邊的,一旦被崑崙弟子抓回去,那韻寒的努力就白費了。

雙兒也不行,她現在是最重要的護衛,田橫也不會答應讓她離開朕。

太王妃更是不用想,藥王穀是否會給她這個麵子都不一定。

至於邀請藍太陰,他常年不參與江湖事,給不給他麵子都是個問題。

畢竟在他們那邊,皇帝還頂著個傻子的標誌。

周擎天不由得歎了口氣,然後坐回了臥榻上。

在他苦惱之際,王太妃拉著薑韻寒,將後者送入周擎天懷中。

佳人入懷,柔軟又舒適的手感,讓周擎天頓時來了火氣。

但他現在卻明白,不是想那種事的時候。

匈奴是吧?

一群蠻夷之輩。

他們完蛋了!

隨後,周擎天平靜下來,緩緩說道:“田老,剛纔是朕太過著急了,不過問題不大,兩天後,啟程去藥王穀!”

聽到這裡,田橫依舊連忙說道:“陛下!”

眾人也是一陣疑惑,陛下剛纔不是冷靜了嗎,怎麼有激動起來了?

周擎天擺了擺手,輕聲說道:“大家放心,朕會一天處理好這件事。”

不過眾人依舊不解,難道陛下一天就能滅了匈奴?

當然不能。

周擎天現在明白,大周邊境的百姓和士兵,最為擔心的就是匈奴捲土重來。

雖然兩位王子在爭王位,但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

所以,這個時候,周擎天就要想辦法,讓兩位王子爭權的時間延長,如果能打開就更好了!

隨後,周擎天一手抱著蘇媚,一手拉著田無雙,享受著人間極樂。

要不是蘇媚的意見太大,周擎天就能左擁右抱了。

得想辦法把蘇媚徹底穩定下來。

周擎天來到了乾承宮,毫不猶豫的坐在龍椅上。

他拍了拍蘇媚的翹臀,後者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周擎天的身上。

周擎天招了招手,說道:“魏忠賢?”

聽到皇上的聲音,魏忠賢從一旁連忙走來,說道:“奴纔在,陛下有何吩咐。”

“去把使臣叫過來。”

“奴才遵旨!”

說罷,魏忠賢立即退下,找來了大周使臣。

蘇媚見狀,頓時不解,為什麼要找使臣呢?

察覺到蘇媚的困擾,周擎天解釋道:“找使臣的目的,當然是讓他去匈奴那邊了。”

蘇媚立即皺眉,問道:“為什麼,你都把人家的首領殺死了,再派使臣過去,他們殺掉使臣怎麼辦?”

聞言,周擎天忍不住颳了下對方的小瓊鼻,笑道:“你還真是對戰爭一點都不瞭解。”

周擎天也冇意外,畢竟蘇媚一直都待在山上,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所以,周擎天解釋道:“在戰爭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兩國交戰,不斬來使。”

“哪怕是蠻夷之輩,也明白這個道理,一旦他們殺掉使臣,不僅會惹怒大周,還會留下一個壞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