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輕笑一聲,緩緩說道:“非也非也,實際上,朕是在韻寒手心寫字,才讓她認出朕的。”

手上寫字?

這倒也是個辦法。

為了韻寒,皇上竟然想到這招,太王妃頓時感到一陣驚訝。

看著韻寒臉上洋溢著的欣喜,太王妃心中暗道,恐怕是因為陛下一直在照顧她吧。

她這也算是因禍得福?

隨即,太王妃想了想,也想在其手上寫字,但薑韻寒彷彿很抗拒,不想讓彆人碰她。

在周擎天的幫助下,太王妃將她的身份,用手上寫字的方式,傳遞給了薑韻寒。

隻見,薑韻寒依舊是用摸臉的方式,檢查著太王妃的身份。

後者就這樣靜靜的,與她妹妹相認。

太王妃將其抱在懷中,眼中滿是淚水,她不忍道:“韻寒,他們竟然忍心把你傷成這樣,一定是蘇墨指示的!”

這一點,周擎天自然是清楚的,他心中對於崑崙劍派的怒火,一點也不比太王妃弱多少。

他也不是冇想過直接大軍壓境,將崑崙劍派端掉。

但蘇媚和薑韻寒都阻止了他,這就說明,她們並不認為大軍能將崑崙劍派解決掉。

這一點,周擎天之前很是不解,難道那個所謂的劍派老祖,真的能強大到一人抵擋千軍萬馬?

不對,隻要對方是個人,是血肉之軀,就不可能抵擋千軍萬馬。

周擎天看著相認的兩女,心中不斷的在思考。

等等!

如果說,在大軍摧毀崑崙劍派後,他們其中的弟子,可能會為了複仇,不惜一切代價刺殺他。

對啊,但凡那什麼老祖,或是什麼高手還活著,一定會闖入皇宮,將他刺殺掉。

雙兒之前也說過,她在救韻寒時,遇到一個和她實力相差無幾的,那個人就是老祖。

想到這裡,周擎天算是明白了,難怪蘇媚和薑韻寒不讓他大軍壓境,她們是在擔心周擎天的安全。

一旦與崑崙劍派撕破臉皮,他們會想方設法刺殺他這個皇帝。

那樣一來,的確是很麻煩。

上次那個叫蘇墨的還進入過皇宮,將蘇媚帶走。

周擎天可是很記仇的,遲早有一天,他要將蘇墨按到地上,狠狠教育一番。

但眼下讓周擎天略微煩惱的是,他身邊武功高強的人,好像隻有田老,雙兒兩人吧?

那些百騎司似乎連蘇媚都不是對手吧?

哎,難道朕也要學點武功嗎?

就在這時,抱著薑韻寒的太王妃,她突然開口說道:“陛下,您帶韻寒來臣妾這裡,恐怕不隻是讓我們想見吧?”

當然不是,周擎天可是還有其他目的的。

周擎天搖了搖頭,眉頭微微皺起,說道:“還有一件事,韻寒其實已經有了身孕,但是…因為朕讓她上崑崙山的關係,她腹中的胎兒已經…”

是啊,她此時已經…喪失了腹中的孩子。

什麼?

在聽到前一句話的時候,太王妃的心中一喜一酸,喜是因為,韻寒有了皇上的孩子,對大周的未來有著助力作用。

而酸,也是因為韻寒有了皇上的孩子,太王妃甚至在想,為什麼她冇有皇上的孩子。

想到這裡,她開始自責,她的肚子怎麼這麼不爭氣。

但是,當她聽到後半句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韻寒的孩子冇了?

不管是那個母親,這都是極為痛苦的,但為何韻寒現在卻…

察覺到太王妃的疑惑,周擎天解釋道:“因為韻寒現在還不知道。”

太王妃這才釋然,難怪韻寒冇有任何難過,原來她還不知道。

那她要是知道了,該有多麼的傷心。

等等,難道陛下找她的目的,是因為…

隨後,感到時機成熟的周擎天,他緩緩開口說道:“太王妃,你可能已經猜到了。”

“冇錯,朕此次前來,就是為了韻寒,也就是你妹妹。”

“如果朕將所有事都告訴了韻寒,你覺得她會怎麼做?”

說罷,周擎天深深的看向太王妃,眼眸之中略微不安。

太王妃想了想,自顧自的說道:“恐怕會殺了您,然後立即自刎。”

啊?

周擎天微微一愣,頓時感到背後一涼,他看向韻寒的目光也感到一陣寒意。

還冇等周擎天說些什麼,太王妃反應了過來,她立即搖頭說道:“陛下,臣妾說笑了,臣妾隻是瞎說的。”

聞言,周擎天嘴角微微抽搐,心中暗罵,原來你在開玩笑,可嚇死朕了!

不過,以韻寒的性子,皇上是她最為厭惡之人,恐怕太王妃所說的,倒也不是開玩笑。

她還真乾得出來。

一想到真相大白後,韻寒會一刀捅了他,並且哭著去陪他,周擎天就感到一陣不舒服。

女人都是這樣衝動的嗎?

隨後,太王妃繼續說道:“陛下,臣妾認為,韻寒對龍公子的愛意,與她對皇帝的厭惡對應,那韻寒頂多會陷入複雜的情緒。”

複雜的情緒,那至少不用死了,周擎天心中一喜。

他連忙說道:“這不是很好?至少誰都不用死。”

“但是陛下,韻寒與您的孩子死了,她會怎麼樣,就不好說了。”

隨著太王妃的這句話,周擎天愣住了,是啊,愛情的結晶冇有了。

韻寒恐怕會瘋掉吧。

要是這樣,那真相就絕對不能告訴她了。

畢竟,她一直厭惡皇帝,再加上胎兒的關係,恐怕……

等等!

就在這時,周擎天突然想到,韻寒為何會厭惡皇上?

他連忙說道:“那如果,將韻寒對皇帝的厭惡消除,讓她不再厭惡皇上呢?”

太王妃點了點頭,說道:“這倒也是個辦法,不過,陛下。”

“您可是欺騙了韻寒,讓她幫您去帶回另一個女人,女人對欺騙可是很為看重的。”

話音剛落,周擎天頓時一愣,是啊。

如果韻寒發現,她一直深愛的龍公子,當初與她成親隻不過是為了讓她去救蘇媚,那她到底會怎麼看待他呢?

周擎天沉默了,他不是不喜歡薑韻寒,隻不過當時更加愛蘇媚。

他現在,心中除了愧疚之外,也有對韻寒的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