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勝雲聽到這話,眉頭不經意一挑,心中犯起了嘀咕。

他心中自然清楚,他的詩其實就是站在萬仙樓門口聽來的。

當時有個人大喊一聲,把詩念出來後,就消失無蹤,大家四下尋找到底是誰念得時,他就站出來承認了。

因為世子這層身份在,大家自然也就信了。

現在看到周擎天如此言之鑿鑿,他有點心虛,莫不是真碰到正主了?

可詩句這東西,又怎麼證明?

想到這裡,吳勝雲臉上立刻露出標誌性的柔和笑容:“好,你拿出證據,我自當給你道歉,但若你拿不出證據,我朋友怎麼挨的打,你就要怎麼挨回來!”

“大膽!”

田橫忍不住一聲怒喝。

這他孃的是想打皇帝嘴巴子?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世子麵前喊大膽!”吳世子身後,有一個壯漢站出來,抬手怒斥田橫。

ps://m.vp.

周擎天嗬嗬一笑,攔住要殺人的田橫,道:“那你可聽好了,我的證據就是,我閒來無事,寫了大概幾十來篇差不多的詩,我想,如果我都吟誦出來,足以證明我不需要抄任何人的詩吧!”

前世的諸位詩仙詩聖詩鬼,今天對不起了!

也隨著周擎天此言一出,人群轟的一聲炸開了。

眾人都用驚詫的眼神看著周擎天,眼中儘是不敢相信。

嘰嘰咋咋的議論聲,更是立刻擴散而開。

“百十來篇……”

“差不多水準?”

“這人在說瘋話吧,這等絕句,能見一兩首,已經罕見,百十來首,絕對是說瘋話!”

不等周圍人繼續質疑,周擎天張口就道:“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才第一句,場中就有一些有真才實學的公子哥,就要崩潰了:“天啊!這纔是絕句!這纔是真正的絕句啊!”

周擎天冇有理會周圍的驚呼,繼續吟誦道:“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

這一句相比上一句更加通俗,一下子,周圍的人群全都炸開了!

在場諸位,誰不是人生得意,誰不是千金散去?

太貼切了,太妙了!

“好!太好了!”

“這纔是我的絕句!”

“我要寫下來,天天吟誦!”

人群中無儘歡呼。

周擎天還在繼續吟誦:“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儘帶黃金甲!”

“好一首壯闊絕句,這纔是我喜歡的詩!”

一下子,人群被這首詩的熱烈氣氛點燃了。

周擎天依舊在吟誦,一首首千古絕句,絕世名篇,就像不要錢一樣,從他嘴裡流出。

現場的氣氛,總是隨著一首新詩的出現,直接到達最巔峰,美酒佳肴,更是在此刻不斷在場中流轉,香豔美人都沉醉了,金銀珠寶,更是不要錢一樣的亂灑,紙醉金迷,不過如此!

但卻有一人和場中氣氛格格不入。

正是吳世子,吳勝雲!

他冇想到,周擎天竟然會用這麼極端的辦法,來證明詩是他自己寫的。

此刻他感覺自己就像個小醜。

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帶著無儘的嘲弄,讓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吳勝雲,從未丟過這麼大的人!

與此同時,在樓上一間寬敞雅緻的香閨中,隻見到一美得不可方物,好似天上仙子般的白衣女子,坐在一方古琴前。

她便是林仙兒。

今日,她出的題,就要決出勝者了。

她在這紅塵中,艱難守護的身子,今夜無論如何,也要交給彆人了。

想到自己淒慘的身世,林仙兒便忍不住想要撫琴抒發。

可樓下出來的陣陣歡呼,一波比一浪更高的叫好聲,讓她無法靜下心來。

終於,她忍不住朝門口呼喚道:“小葉子,今日外麵為何如此吵鬨?”

一個水靈靈的小丫頭,立刻進來回道:“小姐,你不知道,外麵來了個驚世才子!”

“驚世才子?難道他寫出了比吳世子更好的詩?”

林仙兒眼中帶著一絲黯然,我見猶憐。

她很不喜歡吳世子,但她今夜,多半隻能被吳世子占有。

小葉子連連點頭:“小姐,不止!這位新來的龍公子,不但寫出了堪比吳世子的詩,還寫出了幾十首絲毫不遜色的絕句,而且他還在寫,聽說要寫夠一百首!”

“什麼!”

林仙兒驚訝,她不禁起身,走到窗前,將窗戶掀開一條縫,朝下放看去。

周擎天此刻也放開了,一首破陣子,正在吟誦:“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裡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林仙兒不禁聽得心潮澎湃。

特彆是當她聽到‘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這裡時,心頭更是感慨萬千。

她本是千金之軀,卻因為父親了卻君王事,就讓她如今落得這麼個下場。

“小姐,你不是不喜歡吳世子嗎,這個龍公子我看比吳世子好多了,他來總比吳世子好!”

小葉子有些歡喜地說道。

林仙兒歎了口氣,從回憶中醒來,苦澀一笑:“傻孩子,我哪有資格決定誰來啊,決定權在祁媽媽那裡!”

與此同時,一個衣著華貴風騷的中年女人,浪笑著從樓梯上走下:

“各位公子,我家仙兒,已經選出了題詩最佳的那位公子,讓我來宣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