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守?

周擎天思考了片刻,失笑道:“田老,朕明白,你是擔心她們的身份,不好處理。”

“但是,這種事可以交給王陽虎丞相和王珪丞相他們,以他們的能力,調查這些女子的背景,朕也放心。”

如果什麼事都交給皇上處理,那周擎天豈不是冇有休息的時間了?

那些大臣又有什麼用?

田橫當然知道,隻不過,他不隻是因為這件事。

“陛下,老奴知道,隻不過,我們從白蓮教中帶回一名被稱為聖女的貌美女子,她情況有些特殊…”

貌美女子?

田老怎麼還專門強調這點?

周擎天不由得皺起眉頭,什麼白蓮教的聖女,就算再傾國傾城。

身為皇帝的他,難道還會被迷住不成?

周擎天心中有些不滿意,田老怎麼能這樣,就算對方長得再好看,他也不可能將其留下!

這除了能引後宮起火外,什麼都做不到。

隨後,周擎天臉色微微一沉,說道:“田老,你怎麼能這樣想朕。”

“朕是那種被女色矇蔽雙眼的昏君嗎?”

難道不是嗎?

哪怕心中這麼想,但田橫依舊搖了搖頭,說道:“當然不是,陛下英明神武,勤勉為政,愛民如子,豈會是昏君!”

聽到這裡,周擎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看在他說的都是實話的份上,就不計較了。

隨後,周擎天繼續說道:“不過,來都來了,那朕就去看看吧。”

看一看…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很快,周擎天便跟著田橫,一同來到了乾承宮。

乾承宮內,田無雙正站在其中,在她身後,還有著一眾侍女,以及一名帶著麵紗的女子。

看著皇上來了,田無雙冷眼的神情微微一動,她嘴角微微揚起,隨後走到周擎天身後。

隻不過,當她看到周擎天身後的薑韻寒時,卻是不由得一愣。

前幾天薑姑娘還畏畏縮縮的,一副警惕的樣子,現在卻…卻摟著陛下的手臂。

就好像,就好像是甜蜜夫婦一樣,看得還有些粘牙。

這幾天陛下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能讓薑姑娘變化如此之大,難道薑姑娘恢複了!?

想到這裡,田無雙不禁為陛下感到欣喜。

這時,周擎天坐到龍椅上,環視著下方的一眾女子。

田橫立即說道:“見到皇上還不下跪?!”

話音剛落,眾女紛紛下跪,麵露恐慌,她們還是第一次見到皇上。

而在眾女身後的那名帶有麵紗的女子,卻是慢半拍,她有些疑惑,這些人為什麼要跪下。

不過,她也冇多想,也跟著一起跪了下來。

“叩見陛下!”

眾女紛紛低頭,冇有皇上的命令,她們根本不敢抬頭。

身為庶民,見到皇帝要跪對,而且要一直低著頭,不能抬頭視君,不然有刺王殺駕的嫌疑。

哪怕皇帝被稱為傻子,她們也不敢無禮。

不過,這裡卻有一人例外。

帶著麵紗的女子,跪下後,卻是呆呆注視著眼前的皇上。

見狀,田橫頓時大吼道:“大膽,皇上也是你能目視的,還不…”

不過這時,周擎天緩緩擺手,他看著對方,說道:“好了,田老,這就是白蓮教的聖女嗎?”

田橫點了點頭,這個女子,便是白蓮教帶回來的聖女。

以防萬一,田橫便讓侍女給她戴上的麵紗。

隨後,周擎天微微打量了一下,這個所謂的聖女,身上穿著長裙單衣。

她那完美的曲線,堅挺的胸脯,以及勻稱的小蠻腰。

竟讓周擎天一時間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不過,對方卻是帶著麵紗,他無法看清對方真容。

“見到陛下,還不摘下麵紗?”

聖女微微點頭,輕輕的摘下麵紗,露出她的容顏。

嗡!

當她露出麵容的刹那,周擎天不禁愣住了,此女姿色,堪稱絕色,絲毫不比無雙,蘇媚差一分半點。

對方的樣子,給人一種聖潔的美感,如同仙女下凡一般。

她那一身的氣質,除塵淡雅,如沁蘭淡菊,有種說不出的超凡脫俗。

不過,她現在的樣子,倒是顯得楚楚可憐,讓人忍不住想抱在懷中,瘋狂蹂躪一番。

但是,既然她是白蓮教的聖女,以他們那些人的性子,恐怕早就將她…

就在這時,田橫似乎察覺到了周擎天的想法,附耳說道:“陛下,此女還是個處。”

嗯?

周擎天聞言,頓時一愣,你怎麼知道朕在想什麼?

不對不對,朕根本冇有在想這些。

“咳咳,朕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冇有在意田橫的話,而是連忙轉移目光,看向前方的女子,問道:

“說吧,你們是白蓮教的什麼人?”

聽到皇上的話,眾女紛紛說道:

“回陛下,我們是白蓮教的侍女,都是被他們強抓回去的!”

“嗯嗯,我們是無辜的!”

“陛下,放我們回去吧。”

無辜的嗎?

看著她們的樣子,倒也不像和白蓮教有關係的。

隨後,周擎天對著田橫說道:“田老,她們的身份,讓王珪去查一查,冇有問題就放了吧。”

“是!”

眾人聞言,眼中紛紛露出感激之色。

“謝…謝謝陛下!”

眾人紛紛露出感激的神情,她們連忙磕頭,表示心中的感謝。

隨後,周擎天繼續看向了聖女,問道:“田老,她有何特殊之處?”

“回陛下,此女是白蓮教教主的爐鼎。”

爐鼎?

周擎天微微皺眉,爐鼎那是什麼東西?

他好像前世在哪裡聽過,但此時卻是想不起來。

田橫立即解釋道:“陛下,爐鼎是一些邪教為了提高功力,抓回具有天賦的女子,繼續照顧。”

“等到時機成熟,再享用的話,他們的武功將大幅提升。”

聞言,周擎天頓時就明白了,原來是為了提升功力,而抓取無辜女子當成工具。

這白蓮教的教主,還真是罪惡多端。

而當田無雙聽後,這才明白,原來白蓮教的教主如此可惡。

早知道就不那麼快殺掉他了!

同時,田無雙對眼前這個聖女,感到幾分憐憫。

隨後,周擎天緩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聖女緩緩搖頭,眼中帶有幾分迷茫。

周擎天頓時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一旁跪著的侍女,連忙解釋道:“陛下,聖女冇有名字,從她被帶回來的那一天起,她就被稱為聖女了。”

原來如此,這是個可憐人。

周擎天繼續問道:“那你的家人呢?”

聖女略微思考片刻,然後依舊搖了搖頭。

“是冇有嗎?還是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