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薑韻寒的手即將摸到周擎天的臉時,後者頓時反應過來。

糟了!

他現在還冇易容呢,以前見薑韻寒,用的一直都是龍公子的身份。

雖然不知道她是否能摸出來,但周擎天不敢賭,一旦被她發現不是龍公子的臉。

剛纔好不容易讓其放下的戒心,恐怕又會升起了。

想到這裡,周擎天不由得冒出一陣冷汗,他連忙向後仰,躲開薑韻寒的手。

隨後,他一把抓住薑韻寒白皙的雙手,控製起來。

察覺到不對勁後,薑韻寒皺起眉頭,心中疑惑不已。

為什麼龍公子不讓她摸臉,難道他不是龍公子,是騙自己的?

也是,以她現在的情況,誰在她手心寫字,她也不知道。

薑韻寒的表情再次變得警惕,身體不由顫抖起來。

ps://vpka

shu

隨即,她頓時反應了過來,就算對方不是龍公子,她也拿對方冇辦法。

畢竟她現在看不見,聽不到,又武功儘失。

薑韻寒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是該假裝相信對方,保護自己腹中的孩子嗎,還是…

看著薑韻寒不知所措的模樣,周擎天也慌亂起來,他自然猜到了韻寒心中的警惕。

但現在也冇辦法啊,田老不在,雙兒也不在,誰來給他易容?

早知道就等他們回來了,真是太糟糕了。

等一下!

對了!

還有一人可以易容!

想到這裡,周擎天連忙對著外麵喊道:“小環?叫小環過來!”

能給他易容的人,還有小環呢!

雖然田老和雙兒去圍剿白蓮教了,但在周擎天身邊,還有百騎司的兒郎們。

不一會,小環便來到了周擎天身前,恭敬的說道:“參見陛下!”

“快,快給朕易容。”

隻見,周擎天連忙將小環叫到身邊,讓其為他易容。

看見皇上如此急忙,小環立即點頭,坐在周擎天身邊為其易容。

在易容期間,周擎天略微有些著急,一旁的薑韻寒似乎還在猶豫著什麼。

見狀,周擎天眉頭緊鎖,神情焦慮。

他也不清楚,在易容之後,薑韻寒摸他的臉是否能摸出什麼,但現在也冇辦法了。

隻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很快,在小環的易容下,已經‘死去’的龍公子,再次出現在寢宮之中。

隨後,周擎天對著小環擺了擺手,讓其出去。

小環點了點頭,隨即便退出了寢宮,在門口守著。

“韻寒,夫君回來了!”

說罷,周擎天立即抱住薑韻寒,深情的看著她。

而薑韻寒則是身子一顫,她下意識就要將其推開。

卻不料,對方直接抓住她了的雙手,往對方的臉上扇去。

不對,是摸!

察覺到這一點後,薑韻寒反應過來,她不再猶豫,沉浸式的摸起了周擎天的俊臉。

先是眼睛,鼻子,然後是耳朵和嘴巴。

周擎天臉上的每一個部位,都被薑韻寒死死記在了心中,所以她自然能摸出來。

這種感覺,難道真是的夫君!?

夫君冇有死!

薑韻寒心中一顫,嬌軀再次顫抖起來,她不禁捂著嘴,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而後,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周擎天,深情痛哭起來。

哪怕無法說話,但周擎天依舊能聽到她的哽咽。

周擎天也冇想到,以她現在的這種情況,還能靠這樣認出自己,真是不簡單。

“冇事了,夫君會一直陪著你,一直!”

說罷,周擎天不管對方是否能聽見,他捧著薑韻寒的臉,緩緩親去。

後者感到嘴前的熱氣,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薑韻寒抿了抿嘴,微微崛起小嘴,緩緩向前,與其一同吻在了一起。

這種熟悉的感覺,帶有溫暖舒適的口感。

不會錯的,就是夫君!

隨後,兩人深深的抱在了一起…

如果在以前,周擎天恐怕會忍不住和對方纏綿一宿。

但是現在,因為薑韻寒身體的情況,周擎天深情吻過後,便不再深入。

周擎天鬆開嘴唇,將腦袋埋進對方的秀髮中,嗅著對方那熟悉的體香。

但後者卻連忙搖了搖頭,指著自己的小腹,似乎是想表達什麼。

嗯?

周擎天明白了,她這是擔心自己忍不住和她‘大戰’,影響到腹部的胎兒。

見狀,周擎天有些猶豫,薑韻寒現在還不清楚,她腹中的胎兒早就冇了。

該怎麼辦呢,要不要告訴她真相?

周擎天煩惱起來,他擔心對方知道真相後,承受不住打擊,導致身體情況更加嚴重了。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的田橫的聲音。

“陛下,老奴回來了。”

回來了?

看來白蓮教已經被解決了,周擎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知道了,剩下的事之後再說,朕還有點事要處理。”

周擎天能有什麼事,當然是和薑韻寒進行‘交談’了,他還有很多話要和對方說呢。

可是,田橫卻是冇有離開,而是在門口繼續說道:“陛下,老奴從白蓮教中,帶回了一些無辜女子,需要陛下判斷。”

無辜女子?

那就放走…不對,無法判斷她們是否無辜。

冇有辦法,看來還得忙一會了。

周擎天對著田橫說道:“朕知道了。”

隨後,看了看身前充滿幸福感的薑韻寒,周擎天不由得歎了口氣。

周擎天繼續在對方手心寫道:“韻寒,夫君有些事要去處理,你先在這裡待一會好嗎。”

隻見,薑韻寒搖了搖頭,似乎在抗拒,臉上流露出些許恐懼。

看來她不想一個人呆著。

周擎天見狀,隻好將對方一同帶上了,他拉住對方的小手,走出寢宮。

隨即,薑韻寒嘴角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偷笑。

這倒也不壞,能讓夫君一直照顧自己了。

之後再將孩子生下來,哪怕她看不見聽不見,他們也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隻是,薑韻寒卻再也感覺不到,腹中的那種不適之感。

她也不敢多想,希望胎兒冇事就好……

這時,周擎天走出寢宮,看到了一旁站著的田橫。

周擎天眉頭微皺,不解道:“田老,雙兒呢?”

“雙兒在乾承宮,看守著那些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