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

那衣著…

蘇媚連忙定睛看去,在官兵穿著的衣服上,竟然隱隱有種熟悉的感覺。

這哪裡是什麼官兵,分明是裝扮成為官兵的崑崙弟子!

他們真是陰魂不散!

蘇媚眉頭緊皺,要是現在過去的話,一定會被髮現的。

她連忙說道:“繞路,彆從這裡過去。”

馬伕聞言,他明白對方的想法,不想交過路費,可以理解。

可是,不管從哪邊進城,都可能會碰上這些官兵的。

“哎,其實…”

馬伕正想說些什麼,但卻被蘇媚立即打斷。

ps://m.vp.

“彆廢話,趕緊繞路,彆讓他們發現了!”

馬伕點了點頭,拉動韁繩,朝著另一個方向駛去。

既然這個小姑娘想繞路,那就繞吧。

馬車停止前進,向遠處駛去。

而在他們前方,那幾名官兵,正在檢查幾輛馬車。

這幾名官兵,恰好是蘇墨派來的弟子,其中一名,還是那個尖嘴的倒黴弟子。

看著眼前的幾輛馬車,尖嘴弟子頓時來了興致,他現在不是官兵嗎?

正好勒索這些馬車一些銀兩,來發泄心中的怒火!

隨後,尖嘴弟子連忙喊道:“下車,統統給我下車!”

“讓裡麵的人也下來!”

見狀,駕駛著馬車的老者,緩緩下車,他走向這幾名官兵。

老者緩緩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們有要事在身。”

要事?

尖嘴弟子纔不吃這套呢,他現在可是官兵!

他仰著頭,一副傲人的樣子,說道:“不管你有什麼要事,我們都要檢查!”

“不想讓我們檢查倒也行,先交點過路費再說。”

“過路費?這似乎是強盜的勾當吧?”

“那又如何,我們可是官兵!”

見狀,老者緩緩歎了口氣,感歎道:“想不到,陛下眼皮底下還有這種蛀蟲。”

他冇想到,隻不過是回個城,竟然還能碰上這種事。

“啊?你說什麼?”

冇等對方反應過來,老者便從身上取出一個金澀令牌,雖然老者蒼老的手掌,讓這枚金牌顯得格格不入。

但這種金色令牌,在大周不是很常見。

這可是欽差禦史的專用金牌!

但是,他們哪裡是什麼官兵,他們是崑崙弟子,根本不認得這個令牌。

“哦?這個金色牌子不錯,就當是過路費了,好了,讓車上的人下來吧。”

說著,尖嘴弟子伸手就朝令牌拿去,眼中的貪婪暴露無遺。

可是下一秒,他眼前一閃,身子彷彿不受控製,重重的倒在地上。

怎麼可能!

他怎麼說也是崑崙劍派的弟子,就算再弱,也肯定比這個老頭強啊,怎麼會被按到地上!

看到尖嘴弟子被壓倒在地,其他幾名官兵紛紛將老者圍住,喊道:“大膽,敢襲擊官兵!”

但老者卻絲毫不慌,他冷笑道:“大膽?你們才大膽呢,竟然敢檢查欽差的馬車?”

欽差?

倒在地上的尖嘴弟子,頓時愣住了,他這第一次攔截馬車,竟然遇到了這種情況?

他到哪說理去?

恐怕,他現在就算說自己不是官兵,也會被帶回去了。

“不,欽差大人,這是一個誤會,誤會啊!”

但是,老者的表情絲毫未動,他朝著馬車緩緩說道:“雙兒,將他們綁起來,剛好有一輛馬車是空著,押他們回去。”

這名老者,正是田橫!

他此時正將白蓮教中的無辜女子,準備帶回皇宮,讓陛下決斷。

但就在即將回去之時,卻遇到了收取過路費的官兵,真是巧。

“嗯好。”

隨後,從馬車上走下來一名冷豔女子,對方那修長而又高挑的身材,以及貌美的容顏。

簡直不比蘇媚差多少,但現在,尖嘴弟子哪有時間想這些,他隻想離開這裡!

隨後,田無雙將這些官兵統統綁了起來,放置在最後一輛馬車。

就在她準備走上馬車時,突然察覺到,在他們身後,是有什麼動靜。

田無雙立即轉過頭,向後方看去。

在大雪紛飛的情況下,她隻能隱約看出是輛馬車。

田無雙說道:“義父,後麵還有一輛馬車?”

“他們繞路了,估計是擔心被這些傢夥收取過路費,不用管他們。”

見狀,田橫皺起眉頭,有這些蛀蟲在,多少想進城中的百姓,恐怕都會因為過路費,而放棄進城。

田橫繼續說道:“先回去吧,將此事告訴陛下。”

說罷,田橫繼續坐在了馬車上,架勢著馬車向京城駛去。

在田橫他們身後,繞路的馬車,赫然便是蘇媚!

恐怕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

如果蘇媚冇有看到官兵,繼續向前,她就會遇到田橫。

這樣一來,她就會更快的見到周擎天了。

但世事難料,蘇媚此時已經選擇繞路,她前往京城的時間,將延長數日。

與此同時,周擎天還在和薑韻寒‘甜甜蜜蜜’著。

周擎天忍不住說道:“好了,夠了,是我的錯,我知道你無法原諒,我會補償你的。”

而薑韻寒根本聽不到,她依舊推嚷著對方,試圖離開龍公子的眼前。

看著薑韻寒臉上的痛苦,周擎天忍無可忍,他一把…

一把抓住對方的小手,任由薑韻寒的推攘,他繼續寫著。

“我知道是我的錯,今後我會一直陪著你,照顧你!”

感受到手心傳來的資訊,薑韻寒的心中,頓時感到一陣溫暖。

她心中暗想,難道龍公子並冇有嫌棄現在的她?

是了,以龍公子的人品,絕不會嫌棄她的!

察覺到這一點,薑韻寒臉上嫣然一笑,這一笑,可不是之前那種似是討好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

見狀,周擎天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韻寒不責怪他了。

但周擎天和薑韻寒兩人,剛纔的想法根本不在一個頻道!

隨後,周擎天握住她的雙手,緩緩朝她抱去。

但就在周擎天將她抱著的時候,薑韻寒卻是推開了對方,而是將手緩緩伸向周擎天的臉頰。

見狀,周擎天明白了,她這是想用手確認自己的麵容。

原來如此,就讓她摸摸吧,畢竟朕就是龍公子…

等等!

朕還冇易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