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隨著周擎天話音剛落,薑韻寒卻依舊側著耳,微微傾聽。

這一幕,和之前在花園中一模一樣。

不過,不管怎樣,周擎天還是叫來了姚神醫。

不一會,姚高升就在宮女的帶領下,來到了周擎天的身邊。

“姚神醫,韻寒現在的情況,是不是好點了?”

周擎天略微急切,神情焦慮道。

姚高升先是看了看薑韻寒的麵色,隨後讓周擎天抬起對方的手,為其把脈。

下一刻,姚高升微微一笑,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笑顏。

姚高升之所以如此興奮,還不是因為,隻要他隻好薑姑娘。

他就會被皇上封為大周國醫,還有著侯爵的之稱。

有著這樣的動力,姚高升隻會更加賣力的治療薑韻寒。

ps://vpka

shu

隨後,他放開薑韻寒的手腕,滿臉欣喜的說道:“陛下,薑姑孃的情況正在良好的恢複。”

“她的聽力,也比之前恢複的更加好了。”

話音剛落,周擎天的也激動起來。

姚高升見狀,緩緩說道:“陛下不要著急,雖然薑姑孃的聽力略微恢複,但她隻能聽到大概的聲響,具體什麼她還是聽不到。”

周擎天聞言,激動的心緩緩平靜下來,也是,這才幾天,韻寒能恢覆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那,韻寒什麼時候能徹底恢複聽力。”

姚高升沉思片刻,然後一臉堅定的說道:“草民認為…”

還冇等他說完,周擎天擺了擺手,說道:“誒,你現在是朕的禦醫。”

“是,微臣認為,以薑姑孃的情況來看,不出十天,聽力就會恢複。”

十天?

這倒也等得及,正好在這時間裡處理其他事情。

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此時,周擎天腦中浮現出蘇媚的身影。

不是周擎天不關心對方,隻是最近的事實在太多,先是薑韻寒重傷,又有柳生雪姬給他送子,以及白蓮教的突然出現。

有著如此之多的事要處理,他哪裡有時間去找蘇媚。

不過,以蘇媚的實力,周擎天倒也不擔心。

就算被抓回去了,蘇墨也不會對她怎樣,畢竟是姐妹。

想到這裡,周擎天就有些後悔,如果當時他再耐心一點,冇有著急的讓薑韻寒去崑崙山。

薑韻寒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不過,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再想下去也隻是徒勞,反而會讓周擎天心情沉重。

隨後,周擎天微微點頭,說道:“多謝姚神醫,你下去吧。”

姚高升聞言,連忙搖頭,說道:“不敢,能為陛下效力,是微臣的榮幸,微臣告退。”

說罷,他便退下了,離開了寢宮。

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周擎天嘴角微微抽搐。

之前看病還要掏錢來著,現在就變成他的榮幸了?

真是一個見風使舵的老狐狸。

不過,周擎天倒也不在意,畢竟對方也冇有動什麼歪腦筋。

隨即,他再次看向薑韻寒,後者一直在側耳傾聽著什麼,如果不是因為她臉上一直皺著眉頭,恐怕周擎天還以為她真能聽得見。

“韻寒,你什麼時候才能完全康複啊。”

說罷,周擎天再次握住對方的雙手,深情的看著對方。

要是她能聽見就好了,這樣就能傳遞資訊了。

傳遞資訊?

等等!

就在這時,周擎天腦中劃過一道閃電,他好似想到了什麼。

對了,還有這招!

周擎天在薑韻寒疑惑的表情下,將對方的手心反了過來。

他想了想,然後輕輕的用手指,在對方手心寫著什麼。

冇錯,既然暫時聽不見,那就用這種方法傳遞就好了!

之前薑韻寒身受重傷,五感儘失,但漸漸地,她的觸感便是恢複了。

不然她也無法感覺到有人觸碰她。

而這時,周擎天在對方手心上,寫著:

朕,不對,不對!

周擎天差點將朕寫了上去,好在他連忙停下了。

搞的薑韻寒直皺眉頭,有些搞不懂她身前的人到底要乾什麼。

“我是龍公子!”

嗡!

在周擎天寫下第一個‘我’的時候,薑韻寒就明白了。

對方是想在她手心上寫字,告訴她些什麼。

而當對方將一句話寫完後,薑韻寒先是將文字組合起來,然後默唸了一遍。

隨著薑韻寒將句子默唸之後,她的心頓時遭到了一擊猛錘!

她眼前的人…是她的夫君,龍公子?

可是,他夫君不是已經死了嗎?

想到這裡,薑韻寒忍不住搖起頭來,她怎麼也不相信,龍公子冇有死。

她認為對方是在騙她!

薑韻寒依舊認為,一直照顧她的人,是當是救了她的田無雙。

看到薑韻寒直搖頭,周擎天不禁無奈的說道:“你怎麼不信呢?真的是我啊!”

見狀,周擎天冇有辦法,繼續在對方手心上寫著,一筆一劃極為緩慢,為了讓薑韻寒瞭解的清楚。

“我真的是龍公子,因為我給皇上辦了很多要事,皇上捨不得殺我,隻好將我關進暗牢,對外說是我已經死了。”

這是周擎天想了一會,才決定寫出的話,隻有這樣,他才能解釋。

當時為什麼,在薑韻寒去冒險之時,在她傷心欲絕之時,冇有出來的原因。

而當薑韻寒察覺到對方寫出來的字後,身子再次一震。

畢竟,對方說的還蠻像真的,讓她有些相信。

可饒是如此,薑韻寒依舊有些無法接受事實。

雖然,龍公子如果真的活著,她當然會很欣喜,激動。

但轉念一想,如果是真的,那麼……

之前一直都是她夫君照顧的她?!

她現在這幅模樣,又聾又啞,又瞎又廢,夫君不會嫌棄自己吧?

一想到這裡,薑韻寒不由得一把推開周擎天,然後微微顫抖起來。

“怎麼了?!”

周擎天頓時一驚,薑韻寒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他當初的態度,現在還在怪他?

周擎天心生愧疚,他連忙抱住對方,任由對方的粉拳打在他的胸口上。

不過,對方的力道卻是不大。

見狀,周擎天不躲不閃,任由對方發泄怒火。

但實際上,薑韻寒哪裡是在抱怨,她是擔心周擎天嫌棄她,不想讓對方看到她現在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