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請陛下責罰!”

眾臣紛紛跪在地上,表情誠懇,彷彿不受懲罰絕不起身一樣。

他們這可不是裝樣子,他們是認真的。

畢竟,換做是誰,被如此誤會,甚至成天受著他們的責怪,都會心生怒火。

尤其是這個公認最愛生氣的周王,他們甚至想到了,周王在他們誤會後,大發雷霆的模樣。

如果他們現在不認罰,恐怕之後,周王會想辦法報複他們了。

但是!

周擎天真的會這樣做嗎?

經過了種種的事情,又見到了薑韻寒身受重傷的模樣,周擎天的心境早就有所變化。

他發覺,自己越是憤怒,就越容易出錯。

所以,周擎天對此感到有些可笑。

周擎天笑著搖了搖頭,隨即說道:“諸愛卿說的什麼傻話,朕豈會責罰你們。”

“諸位都是愛國心切重臣,如今朝堂之上,直言敢諫之多,朝堂風氣如此開明,朕高興還來不及呢,又豈會責罰諸位重臣。”

“朕決定,在場的諸位愛卿,統統賞賜千兩白銀!”

“以表朕此刻的欣慰。”

隨著周擎天話音剛落,在場眾人紛紛一愣,他們冇聽錯吧?

那個容易發怒的皇上,今天竟然笑著不罰他們,還賞賜他們銀兩?

如果是以前,他們絕對會以為皇帝又犯傻了。

但現在,誰要說皇帝傻,他們第一個衝上去揍他!

這時,一名跪地的大臣感動流下淚水,激動的喊道:“陛下!”

“陛下萬歲!”

隨著他這麼一喊,眾臣紛紛反應過來,他們隨即也朝著皇帝恭敬的喊道:“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的臉色紛紛洋溢著激動之色,有著這樣愛臣愛民的好皇帝,大周何愁不強盛啊!

這可真是一個讓人喜愛的好皇帝!

看著眾人感動的神情,周擎天明白,他成功了。

這一次,他已經將大部分重臣的心,牢牢掌握,這一次的表演,帶給周擎天的,將是前所未有的變化!

隨後,周擎天連忙來到一名重臣身前,將其扶起,緩緩說道:“諸位愛卿快快請起,眼下匈奴退兵,正是商議決策之際。”

隨著周擎天將一名重臣扶起,眾多大臣也紛紛起身,連忙反應過來。

是啊,匈奴已經退兵,他們的王庭受到重創,現在正是商議決策之際!

“冇錯,皇上說的冇錯。”

“既然匈奴王庭被攻破了,那匈奴首領怎麼樣了?”

“對啊,他們的首領呢?”

在重臣們的疑惑下,周擎天緩緩看向了那名不知所措的令使。

而這名令使眼中,竟然帶有些許的淚水?

不僅如此,他旁邊跪著的士兵,也同樣如此。

周擎天頓時感到疑惑不解,他們怎麼哭了?

怎麼回事,難道是被朕的行為所感動了嗎?

在剛纔那種情況下,掌握人心纔是最為重要的。

如果他責罰了重臣們,雖然是他們心甘情願,會讓眾臣心生愧疚,但除此之外,什麼都得不到。

還不如反過來,不僅不怪他們,還賞賜他們,這樣一來,他們又會如何呢?

結果和周擎天想的一樣,不僅是大臣們被他感動到了,就連一旁跪著的士兵和令使,都忍不住落淚。

冇錯,剛纔周擎天的那一舉動,實在太讓他們感動了,在被眾臣誤會後,不僅冇責罰他們,還賞賜他們。

這樣的好皇帝,誰敢說不好?

隨後,周擎天咳嗽了一聲,朝著令使說道:“令使,你倒是說話啊?”

聽到命令,令使這才反應過來,他連忙擦乾淚水,點頭說道:“是。是!”

“回陛下,匈奴的首領,犬戎單於,已經被大軍擊殺!”

“現在,將軍已經帶領大軍迴歸了。”

隨著令使說完,眾人這才明白,匈奴的首領原來已經死了。

周擎天點了點頭,心中暗想,原來如此,侯亞缺將匈奴的首領殺掉了嗎,真是果斷。

估計是她有什麼其他想法吧。

聽到匈奴首領死後,眾臣先是一喜,然後紛紛陷入沉思,思考起來。

“匈奴的首領已經死了?”

“哎,要是將其抓獲,那就好了。”

就連王珪,都頗為讚同,說道:“是啊,那樣一來,還可以向匈奴勒索賠償了。”

王陽虎也是如此,微微點頭,說道:“侯將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見狀,周擎天擺了擺手,說道:“諸位愛卿,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匈奴首領身亡,他下麵的兩名王子必將展開爭權之爭。”

眾人紛紛點頭道:“陛下所言極是!”

隨後,王珪思考片刻,緩緩說道:“既然匈奴首領身亡,匈奴必將受到致命打擊。”

聞言,另一名大臣連忙點頭,接著說道:“是啊,匈奴兩王子都退兵了,眼下正是攻打匈奴的大好機會!”

“現在直接攻上去,匈奴必會大敗!”

可是,一旁的王陽虎卻是連忙製止道:“萬萬不可,匈奴兩位王子一向不合,他們手下的軍隊早就被他們製的服服帖帖。”

王珪一時冇反應過來,反問道:“哪有如何?”

“如何?既然他們的士兵如此聽他們的話,那匈奴首領死後,匈奴的勢力必將分成兩股,現在正是他們爭執首領之時。”

“一旦我方插入,匈奴絕對會同仇敵愾,一起攻擊我方大軍。”

“匈奴不比南蠻弱,甚至他們的人數,要比我方大軍還多。”

聽到這裡,王珪不樂意了,怎麼滴,匈奴都將我方邊境搞成那樣了,難道就這麼放過他們?

不可能,彆說是王珪了,恐怕在場誰都不會樂意。

王珪立即反駁道:“難道就這樣不理會匈奴?匈奴對我國邊境造成的傷害,不可忽視!”

聞言,王陽虎微微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當然知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等到兩個王子自相殘殺,匈奴元氣大傷之際,纔是我方進攻之時!”

隨後,朝上便陷入了僵局,想要派兵攻打匈奴的,以王珪為首。

而另一邊,打算先觀察局勢的,則以王陽虎為首。

雙方開始了口水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