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地上一片的屍體,田橫自然明白,田無雙已經將白蓮教的主乾力量全部解決了。

這樣一來,陛下的計劃也就徹底完成了。

接下來就該回去了。

看見田橫的到來,田無雙詢問道:“義父,外麵的都解決了嗎?”

憑義父的實力,外麵那些臭魚爛蝦,應該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為什麼,田橫臉上有些猶豫呢?

果然,田橫的神情顯得有些猶豫不決,他微微點頭:“嗯,外麵的弟子我全解決了,不過。”

不過?

田無雙微微皺眉,難道還有義父無法解決的對手嗎?

整個白蓮教,實力還說的過去的,在田無雙來看也就那個教主一人了。

不過,他施展的武功卻有些邪惡,足以見得,他手下不知死了多少無辜女子了。

田無雙立即問道:“怎麼了,還有敵人?”

如果還有敵人,那就隻能讓自己出手了!

田無雙已經不想在此處逗留了,她想儘快解決這些東西,然後立即前往周擎天所在的地方。

她一刻不再對方身邊,就十分的焦慮,不安。

“不是,你跟我來吧。”

聞言,田橫搖了搖頭,他的確將白蓮教的餘孽都斬殺了。

隻不過,還有一處地方,他暫時不知道如何處理。

田無雙微微點頭,隨即便跟了上去。

兩人的腳步很快,片刻便來到了一處頗為豪華的院落。

剛踏出院內,兩人便看到幾名長相不錯的女子。

眾多侍女見到來者,身體紛紛一顫,隨後連忙躲進屋內,小心翼翼的看著兩人。

她們的模樣,似乎被田無雙和田橫兩人嚇到了。

田無雙問道:“這裡是?”

“不知道,可能是他們抓來的無辜女子所住的地方。”

田橫微微搖頭,他剛纔來到這裡,隻見到裡麵住著一群女子。

而且看她們的樣子,似乎冇有練過武功,像是被抓來的侍女。

兩人立即推開屋子的門,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聽到動靜,躲在屋內的侍女們紛紛縮在一起,報團取暖。

田橫從腰間拿出令牌,在眾女麵前揮了一揮,說道:“我們是奉皇上之命,前來剿滅白蓮教的,你們是什麼人?”

見狀,眾多侍女們這才瞭解,原來他們是來剿滅白蓮教的好人!

侍女們立刻跪倒地上,連忙說道:“大人,我們是無辜的,我們是被他們抓來服侍聖女的。”

“求求大人,放我們回去吧,我們已經不乾淨了。”

“我們已經,嗚嗚嗚。”

看著地上跪求的眾人,田無雙咬了咬牙,心中對白蓮教的恨意更深。

早知道就不那麼快殺掉他們了。

但是一旁的田橫,卻是有些納悶了。

白蓮教是什麼東西,不就是欺騙百姓,組織造反的叛逆組織嗎?

聖女?

他們哪裡來的什麼聖女。

田橫立即問道:“什麼聖女?”

聽到田橫的話,侍女們紛紛說道,她們恨不得將所有事告訴兩人,然後讓其放走她們。

“她是教主十幾年前抓回來的姑娘,說是天資不錯,是最合適當聖女的姑娘。”

“教主讓我們悉心照料,一旦聖女出事,我們都得死。”

“聽說,等教主練成什麼功法,就要讓聖女去陪他。”

幾名侍女眾說紛紜,也不知道她們為什麼瞭解的這麼多,估計是常讓那些師兄弟帶回去暖床吧。

聞言,田橫立馬釋然,心中升起一陣怒火,沉聲道:“這哪裡是什麼聖女,分明是教主的爐鼎。”

爐鼎?

田無雙甚是不解,聖女不就是教中最神聖的女子嗎,什麼是爐鼎?

但田橫並冇有為其解釋,而是讓她們帶路,找到那名所謂的聖女。

在幾名侍女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一處更大的院落,院內種有桃樹,還建著優雅的小溪。

花園頗為華麗,就連院內的房屋都甚至華貴。

侍女推開深處的房門,田橫和田無雙緩緩走進其中。

屋子內有著一張大床,上麵坐落著一名身材優美的女子。

她穿著一身白色衣裳,在這環境之下,顯得極為聖潔,就像仙子一般。

侍女恭敬的介紹道:“這就是聖女大人。”

聽到聲響,坐在床上的聖女緩緩轉過頭,露出一張秀美的麵孔,以及靈動的眼眸。

哪怕是田橫和田無雙,都不禁微微一愣,竟然有著如此美顏,難怪被白蓮教抓回來當聖女。

見狀,田橫立即來到對方身前,一把握住對方的手腕,檢視其狀況。

雖然田橫不會醫術,但檢視對方體內的內力,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著對方粗魯的抓住自己的手腕,聖女冇有任何反抗,而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她明白,她不過是被抓來,給他們滿足淫慾的工具,可能今天就要。

田無雙立即上前,詢問道:“義父,這到底是?”

當她第一眼看到對方時,的確被這個聖女驚世容顏愣了一下。

不過更多的,是她對其產生的憐憫,因為從對方眼中,田無雙能夠看出她的無力,絕望,以及迷茫。

田橫眯著雙眼,緩緩說道:“果然,內力精純,還未使用的爐鼎。”

隨後,田橫放開對方,開始煩惱起來。

雖然白蓮教滅了,但這些無辜的女子改怎麼辦呢?

要帶回去嗎?

可那樣一來,時間上就會浪費很多,保護陛下的護衛,將空缺出來。

如果把她們丟在這荒無人煙的山穀,也有些不合適,她們可是無辜的百姓。

但暫時也不能將她們放回去,誰知道她們說的是不是真的,萬一哪個是教主的女人,或是白蓮教的弟子。

等他們走後,這些女人說不定又會造出一個新的白蓮教呢。

這一點不能不防。

田無雙看出了田橫的煩惱,她沉思片刻,隨後說道:“義父,要不先帶回去,白蓮教中應該有馬車,時間上冇什麼大礙。”

不過,在她說完這句話後,卻有些後悔。

如此聖潔的女子,要是讓陛下看見了,恐怕。又要多一個姐妹了。

雖說皇上的後宮寥寥無幾,是該開枝散葉。

給陛下增加女人,也是為了大周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