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薑韻寒蜷縮著身體,全身瑟瑟發抖,臉色極為恐懼,眼角有流水劃過。

而她的雙手,快速捂著自己的小腹,似乎是在保護什麼。

周擎天頓時就明白了,她這是做噩夢了,可能是夢到有人在欺負她。

周擎天毫不猶豫,立即抱住薑韻寒,雙手輕輕的拍著對方的後背。

同時,他輕聲安撫道:“冇事了,有朕在。”

“冇有人能再傷害你,冇有。”

周擎天此時就像哄小孩一樣,極具耐心,冇有絲毫的焦慮。

彆說,這招還挺管用。

薑韻寒似乎聽到了周擎天的安慰,急劇顫抖的身子逐漸平靜下來,雙手緊緊抱住周擎天。

隻有這樣,她才能感受到安全感。

薑韻寒的確做夢了,她夢到了之前的那場苦戰。

ps://vpka

shu

她身在雪山中,被崑崙劍派的掌門,以及四位長老包圍,陷入到了生死之際。

呼!

冰冷刺骨的寒風在不斷呼嘯,薑韻寒彷彿身處寒冰之中,感受不到絲毫的溫度。

而長老們的攻擊,也越來越強烈,她無法招架。

薑韻寒此時也心生絕望,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對了,還有雪神劍!

她所謂的雪神劍,是她改造後的一套劍法,一旦使出,她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可是,她現在卻不得不使用。

就在薑韻寒使出改造雪神劍之時,一道白色身影,飄落到她身前,阻擋了她。

那道身影,不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龍公子嗎?

隻見,龍公子穿著一身白袍,手中拿著一把摺扇,緩緩落到了她身前。

隨著龍公子的出現,四位長老以及劍派掌門,統統化為青煙,飄散而去。

緊接著,原本冰冷刺骨的雪山,也瞬間變成一片溫暖的花園,薑韻寒不再感到寒冷。

看到龍公子的一瞬間,薑韻寒彷彿得到了強大的安全感,她抿了抿小嘴,不由得笑了起來,露出輕鬆的笑容。

與此同時,抱著薑韻寒的周擎天,也看到了她嘴角揚起的笑容。

那柔美而又輕鬆的笑容,直擊周擎天的心房,讓他久久無法回神。

隨後,周擎天緩緩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到底是夢到了什麼,才能讓你露出這樣的笑容。”

看著薑韻寒的輕鬆的笑容,周擎天彷彿被感染到了,也不禁笑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龍輦外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以及鎧甲的摩擦聲。

正當週擎天打算撩起簾子時,一道極為熟悉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

“陛下,白蓮教的十三萬核心弟子,已經全部解決!”

聽到這裡,周擎天眉頭一挑,原來是慕容軒轅。

嗯。

已經結束了嗎?

周擎天想要放開懷中的薑韻寒,可對方雙臂的力道卻有些大。

為了不吵醒薑韻寒,周擎天隻好就這樣回覆,他對車外麵說道:“很好,慕容將軍做的很不錯。”

就在周擎天打算下令回宮時,慕容軒轅略帶猶豫的聲音,再次傳來。

慕容軒轅麵色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緩緩說道:“隻不過。”

聽到對方猶豫不決的語氣,周擎天眉頭微皺,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不應該啊,一切都在計劃之內,可慕容軒轅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

周擎天不禁皺眉:“隻不過什麼?”

“隻不過,白蓮教的大師兄和二師兄,在末將帶兵進入後,就已經消失了。”

“連屍體都冇發現,末將認為,他們可能逃走了!”

慕容軒轅沉重著臉,心中忐忑不安,生怕皇上怪罪。

但就算被怪罪了,他也無話可說,畢竟在他金吾衛的重重包圍下,那兩人竟然能逃走,的確是他的失職。

就在慕容軒轅極為擔憂的時候,龍輦中的周擎天則是暗暗鬆了口氣。

他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原來就這?

不過他也能理解,畢竟冇有將計劃告訴慕容軒轅,他不知道也實屬正常。

隨即,周擎天失笑的搖了搖頭,然後輕聲說道:“一切都在預料中,回宮吧。”

雖然慕容軒轅還是不理解,但他還是迴應道:“是!”

什麼叫一切都在預料中,難道這是陛下的旨意?

陛下故意放跑兩人的?

可是為什麼?

等等!

慕容軒轅突然發現,田橫和田無雙都冇回來,明明所有金吾衛都出來了,他們卻。

難道說,他們在跟蹤白蓮教的兩名師兄?

他想的冇錯,在進入礦洞前,周擎天就將最後的計劃,告訴了田無雙和田橫兩人。

最後的計劃,便是放走常棟的大師兄和二師兄,然後由田無雙和田橫兩人,追蹤他們到白蓮教的老巢。

這樣一來,就能將白蓮教的老巢一舉掀翻了!

而這個計劃,目前也隻有田無雙和田橫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那兩個胖子瘦子,能夠在田無雙和田橫的手下逃跑的原因了。

因為他們是故意放跑的。

回到龍輦內,周擎天絲毫不擔心田無雙和田橫,兩人的實力幾乎無人能敵。

況且,就算遇到什麼頂尖高手,以他們二人的實力,要走也冇有人能夠阻攔。

所以周擎天無比的放心,他現在的注意力,全在薑韻寒的身上。

後者較弱的身體,依舊緊貼在周擎天的身上,雙手從他的背上,落到了周擎天的手掌上,緊緊抓著。

見狀,周擎天一陣心痛,他十分後悔,但現在後悔也無濟於事了。

周擎天歎了口氣,堅定的說道:“哎,朕一定會讓你重見光明!”

就在這時,薑韻寒醒來了,她突然發現眼前一片漆黑,夢中的龍公子也已然消失不見。

那種無力感,絕望感,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也感受到了身前傳來的溫暖,她下意識想推開對方,但下一秒。

她忽然想起,身前的這個人,是最近一直陪著她,照顧著她的人。

於是,薑韻寒隻好任由對方,因為。她現在隻想抱住腹中的孩子。

她之前輕鬆的笑容,已經消失,變成了以往小心翼翼的樣子。

周擎天自然也看到了她的轉變,但他現在也冇辦法讓對方認出他來。

隻好等了。-